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當年,一股莫名的傻勁讓我在澳洲的心形島——塔斯馬尼亞落腳,且一呆就是五年。離開前,和友人進行了最後一次的探險,也是人生第一次在雪地里遠程徒步……

出發前兩天,天氣預測給搖籃山(Cradle Mountain)裱上了個大大的暴風雪警報。第一次雪地遠程徒步,心裡格外憂慮。雖然配備已全,還是擔心自己心有餘而力不足。

六十五公里長的越陸之徑(Overland Track)是世界各地徒步者必征之地。它始於澳大利亞的塔斯馬尼亞自然世界遺產區(Tasmanian Wilderness World Heritage Area)北部的搖籃山,然後一路邁向南方的聖佳爾湖(Lake St Clair)。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蔚漢有間小別墅,被國王松樹包圍住。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青山碧湖。

出發,蔚漢,告別

一大清早,參與徒步的大夥們在搖籃山國家公園的蔚漢(Waldheim)碰面,主要是做點小熱身,互相檢查配件,並向國家公園登記及領取各自的通行證。隨行的還有幾位前來一日徒步兼為我們送行的友人。(註:搖籃山也適合短途的一日徒步者)

蔚漢是搖籃山國家公園創始人古斯達夫(Gustav Weindorfer)的故居。從小屋內望出去,只見白雪覆蓋著大地,溫帶雨林在晨曦的照射下,綠意蕩漾。

“哪天,我也要有間小橋流水的家!”

離開了古斯達夫的世外桃源,我們向第一天的檢查站出發——搖籃山山頂。不知是獨門的設計,還是無心插的柳,接近三小時的攻頂之行不僅能夠篩掉狀況不佳者,對缺乏信心的初行者來說也是意志上的告誡。背着二十多公斤的行囊,行動明顯地緩慢了下來,內心也開始有些踉蹌。

到了山頂後,放眼望去,無盡的山脈和碧藍的湖泊,頓時有種說不出的滿足。大夥們趁着當天中午的好天氣席地野餐了起來。在緩緩融化的白雪與大夥嘻哈聲的陪襯下,簡易的乾糧是否美味已不重要。大學畢業後,大夥們已難有坐下來閑扯的機會。這一別,也許得再等十年,也許不會。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搖籃山山頂。

與世隔絕

與友人告別後,團隊瞬間縮了水,只剩蘿蔔頭、茉莉、米子、阿迪和我。天色開始轉陰,氣溫也漸漸下降,遍地的白雪難看出有其他徒步者的足跡。層層的寒衣下,感到背部突如其來的微微涼風。

“是心虛?是多慮?”

同行的五人,靜靜地,沒多說什麼。唯有聽着拍打在雪水裡的靴子滋滋作響,默默一步一腳印地前行。融化的白雪不但談不上浪漫,泡久了,雙腳也會腫漲。

說快不快,說慢不慢,茫茫的白雪漸漸退去,換來的是一塊面向懸崖的樂谷——“瀑布之谷”(Waterfall Valley)。與其費時紮營,我們選擇在矮小的木屋裡度過了初夜。面對着滿屋臭味相投的徒步者,同行的蘿蔔頭開玩笑說:“木公,睡得着再說吧!”

極度疲累的我在用完晚餐後,立馬捲入睡袋中。很快地,整個思緒也昏沉地淌入這片瀰漫著濃濃靴味、汗酸、蒸汽的寒夜。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默默一步一腳印地前行。

漫長的路

第二天,領隊的蘿蔔頭利用早餐時間和大家確定後天的路線。為了能夠在預期的六天里走完越陸之徒和一些得繞道而行的觀點:塔斯最高奧薩山峰(Mt Ossa)和圍城山(Acropolis),我們決定在第二天里完成原定第二天和第三天的路線。總的來說,當天我們得走足十四或十五小時的路。

冒着細雨,我們再次匆忙上路。

一路上望着連綿的山脈,我們上了又下,下了再上,不斷地重複。慶幸的是,海拔的變遷和地形的不同,讓我們能夠看見形形色色的植物與風景。當中印象深刻的是極其普遍卻足以代表塔斯早期原著民(the Aboriginal People)的鈕扣草(Button Grass)。紐扣草是一種能夠依靠野火迅速傳播的植物。望着無止盡的鈕扣草原,腦海里不停地想像當初在這兒生活的原著民是怎麼與這些被西方統治者標為 “雜草” 的鈕扣草密切地生存下來。他們靠着燃燒這些草,把獵物趕到陷阱,再捕抓;紐扣草也靠着原著民規劃性的焚燒得以廣泛地傳播和生存了下來的。說到底,人類的智慧還是源自吃的念頭,哈!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小休片刻的米子。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突變的景色。

衡量不了的時空

不得不承認,第二天是整個徒步行走里最難熬的一天。十多小時的上下後,大夥們的體力已差不多支透。同行的唯一女生——茉莉,更是煎熬。身形較為小巧的她,加上那接近二十公斤的行囊和一整天被雪水泡腫的雙腳,讓大夥們極為憂慮。然而,泥菩薩過江,同行的夥伴們的行囊都是二十五六公斤起跳,能幫的終究還是有限。

那晚,我們在烏漆麻黑的寒夜裡熬到了山屋,雖比原先計劃好的時間遲了好幾個小時,但很慶幸,我們一個都沒走丟。睡前,躺在黑暗中的我,反覆地思考了第一天看到古斯達夫生前的語錄:“Where there is no time, and nothing matters”(衡量不了的時空里,生活沒有瑣碎的事),藉此對當天的行程有了小小的感悟。同行的夥伴們彷彿都習慣了與彼此保持一段固定的距離。我很喜歡這種距離,覺得它很重要,不近不遠,剛剛好。放眼望去看得到前方渺小的同伴以不至於失散,同時也保留了我們各自的隱私,和大自然對話的空間。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人煙稀少的路途。

撐上高峰(用手)

接下來的四天里,天氣依舊難以預測,時而天晴,時而颳雪雹。長時間被擠壓的腳板從來沒讓我們好受過。大夥們彷彿都習慣了這種慢性的折騰,漸漸開始有種活在現實,卻期待夢醒的感覺。

上奧薩山峰(Mt. Ossa)的那段路我畢生難忘。眼見前幾天的大雪已融化得七七八八,隊里的男生們立志登山塔斯馬尼亞最高峰。雖然心裡有些擔心,但還是抑制不了攻頂的那份渴望。

起初,隱約看得到雲霧裡的頂峰,心裡較為踏實,但,靠近後,才發現頂峰的雪並沒有完全融化。由於霧氣濃厚,堆積的白雪多少也為獨自導航的我們帶來了不少的困難。尋覓路標的當兒,我的左腳踩了個空。幸好及時環保住身邊的大石才不至於連人帶包滾下山。原來,底部的雪已經軟了,完全無法承受人的重量。接下來的那段路,我不再信任雙腳。反之,使盡蠻力地靠着雙手和那怕死的精神一路撐到峰頂。達頂那刻,發覺長時間撐在石頭上的雙手也已發麻無力。

站在奧薩頂峰,我開始懷疑  “奧薩”也許與 “Oh shit!” 有那麼一點點的關係。唉,危機關頭,往往最需要的還是那無奈的笑點來平衡一下。下山,我們另尋它路,用着極慢的速度,我們最後安全下了山。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我要一層一層的越過你。

一瞥鴨嘴獸

徒步結束的前一天,我們走到了聖加爾湖邊的水仙河畔(Narcissus River)。儘管河水的溫度不及攝氏五六度,我們還是趁着烈日當頭躍入湖裡。冰冷的河水帶來刺骨的痛感,內心不停地吶喊着“我們都是醒着的人啊!”。不到兩分鐘,大夥們皆上了岸,享受冰鎮後曝晒在陽光下的反差感。我頓時明白為何挪威的老外們鍾愛冷熱交替的泡澡:訣竅在於心裡的平衡。

我們就這樣,懶人般地呆在河畔的浮架上,什麼都不做,等着夕陽西下。傍晚的河面瞬間浮起了個小影子,並且向著我們靠來。我們從遠處凝視着它那雙冒出水面的小眼睛。它游着游着,我們靜靜地望着望着。直到那小影子游到我們五米的視線範圍內時,阿迪突然爬了起來大吼:“X!鴨嘴獸吶!”

“撲通!” 被嚇着的鴨嘴獸又沉進了湖底。至今,那是我見過最可愛的夕陽。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我躍!

不搭漢堡渡輪

最後一天,茉莉拋下我們,自個兒搭了當地人俗稱 “漢堡快餐號” 的渡輪,沿着聖加爾湖提早抵達終點。剩下我們一隊臭男生,以清風拂袖的速度穿越沿湖而立的叢叢古林。六小時後,終於在終點相會。

謝謝你,讓我在離開前,好好地看看你。

帶不走這兒的人事物,也搬不走這兒的山河海。用記憶將你們全部打包,讓我在快忘記的時候,能在熱帶雨林的家裡看見你們。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會回來看你的。

旅遊資訊:

 塔斯馬尼亞越陸徒步道須知

  • 進入越陸徒步道(Overland track)遠足是須向塔斯馬尼亞國家公園和野生動物服務處(官方網站)預定的。如果當天的徒步人額滿了當局就不會接受任何新的徒步者。
  • 位於六月一日和九月三十日的徒步者須購買國家公園出入證(可根據車輛或人頭計算);如果是在十月一日和五月三十一日之間徒步的徒步者則須購買國家公園出入證(可根據車輛或人頭計算)和越陸徒步道的使用費(依人頭計算)。詳情可參考此網頁
  • 十二月到四月間是徒步的最佳時段。天氣較溫和,白天的時間也較長。
  • 由於五月和八月期間的溫度較低,而且步道的可見度會被降雪影響,該國家公園只鼓勵經驗豐富的徒步者進入。近期,兩位中國學生因準備不足而在步道上丟了性命。
  • 由於出發和終結點不同,記得安排好接送司機。一旦出發了通訊是十分有限的。
  • 請徒步者們安排友人接送。外籍人士可向此巴士公司預定前往和離開國家公園的巴士。
  • 徒步者須視自己當時的體力以及當天的天氣狀況選擇徒步的天數(平均六天至十天)。
  • 一路上的水源多為乾淨,但最好是在過濾及殺菌處理後才飲用。
  • 徒步者們可選擇留宿於離搖籃山國家公園一個小時的雪埠(Sheffield)。小鎮里有基本的補給設施。
  • 即使徒步日期定於冬季以外的季節,徒步者一定得準備好耐寒的配備,如:睡袋,登山裝等。塔斯馬尼亞高原的夏天差不多每年都有降雪的記錄。
  • 如果仔細規劃徒步的路線,包括需繞道而行的景點,你會發覺很多獨一無二的風景,如塔斯馬尼亞最高峰——奧薩山(Mt. Ossa)、圍城山(Acropolis)、俯瞰迷宮(Labyrinth)和巴恩斷崖(Barn Bluff)等。
  • 文中提到最後一天的渡輪得在越陸步道上最後一間山屋裡的一架衛星電話預訂。

簽證

  • 馬來西亞、新加坡、香港居民皆須簽證。可在出發前上網申請電子旅行授權(ETA),費用為20澳幣。

延伸閱讀

  • 澳大利亞旅遊局路線參考(請點擊鏈接)。

From Cradle To Clair: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馬尼亞|我們用雙腳穿越一片夢地

mm

山木公

城市男孩,雖有點高大,卻獨鍾於穿越延綿無際的原野山林,發掘自己的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