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去哪?

当年,一股莫名的傻劲让我在澳洲的心形岛——塔斯马尼亚落脚,且一呆就是五年。离开前,和友人进行了最后一次的探险,也是人生第一次在雪地里远程徒步……

出发前两天,天气预测给摇篮山(Cradle Mountain)裱上了个大大的暴风雪警报。第一次雪地远程徒步,心里格外忧虑。虽然配备已全,还是担心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

六十五公里长的越陆之径(Overland Track)是世界各地徒步者必征之地。它始于澳大利亚的塔斯马尼亚自然世界遗产区(Tasmanian Wilderness World Heritage Area)北部的摇篮山,然后一路迈向南方的圣佳尔湖(Lake St Clair)。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马尼亚|我们用双脚穿越一片梦地

蔚汉有间小别墅,被国王松树包围住。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马尼亚|我们用双脚穿越一片梦地

青山碧湖。

出发,蔚汉,告别

一大清早,参与徒步的大伙们在摇篮山国家公园的蔚汉(Waldheim)碰面,主要是做点小热身,互相检查配件,并向国家公园登记及领取各自的通行证。随行的还有几位前来一日徒步兼为我们送行的友人。(注:摇篮山也适合短途的一日徒步者)

蔚汉是摇篮山国家公园创始人古斯达夫(Gustav Weindorfer)的故居。从小屋内望出去,只见白雪覆盖着大地,温带雨林在晨曦的照射下,绿意荡漾。

“哪天,我也要有间小桥流水的家!”

离开了古斯达夫的世外桃源,我们向第一天的检查站出发——摇篮山山顶。不知是独门的设计,还是无心插的柳,接近三小时的攻顶之行不仅能够筛掉状况不佳者,对缺乏信心的初行者来说也是意志上的告诫。背着二十多公斤的行囊,行动明显地缓慢了下来,内心也开始有些踉跄。

到了山顶后,放眼望去,无尽的山脉和碧蓝的湖泊,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满足。大伙们趁着当天中午的好天气席地野餐了起来。在缓缓融化的白雪与大伙嘻哈声的陪衬下,简易的干粮是否美味已不重要。大学毕业后,大伙们已难有坐下来闲扯的机会。这一别,也许得再等十年,也许不会。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马尼亚|我们用双脚穿越一片梦地

摇篮山山顶。

与世隔绝

与友人告别后,团队瞬间缩了水,只剩萝卜头、茉莉、米子、阿迪和我。天色开始转阴,气温也渐渐下降,遍地的白雪难看出有其他徒步者的足迹。层层的寒衣下,感到背部突如其来的微微凉风。

“是心虚?是多虑?”

同行的五人,静静地,没多说什么。唯有听着拍打在雪水里的靴子滋滋作响,默默一步一脚印地前行。融化的白雪不但谈不上浪漫,泡久了,双脚也会肿涨。

说快不快,说慢不慢,茫茫的白雪渐渐退去,换来的是一块面向悬崖的乐谷——“瀑布之谷”(Waterfall Valley)。与其费时扎营,我们选择在矮小的木屋里度过了初夜。面对着满屋臭味相投的徒步者,同行的萝卜头开玩笑说:“木公,睡得着再说吧!”

极度疲累的我在用完晚餐后,立马卷入睡袋中。很快地,整个思绪也昏沉地淌入这片弥漫着浓浓靴味、汗酸、蒸汽的寒夜。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马尼亚|我们用双脚穿越一片梦地

默默一步一脚印地前行。

漫长的路

第二天,领队的萝卜头利用早餐时间和大家确定后天的路线。为了能够在预期的六天里走完越陆之徒和一些得绕道而行的观点:塔斯最高奥萨山峰(Mt Ossa)和围城山(Acropolis),我们决定在第二天里完成原定第二天和第三天的路线。总的来说,当天我们得走足十四或十五小时的路。

冒着细雨,我们再次匆忙上路。

一路上望着连绵的山脉,我们上了又下,下了再上,不断地重复。庆幸的是,海拔的变迁和地形的不同,让我们能够看见形形色色的植物与风景。当中印象深刻的是极其普遍却足以代表塔斯早期原著民(the Aboriginal People)的钮扣草(Button Grass)。纽扣草是一种能够依靠野火迅速传播的植物。望着无止尽的钮扣草原,脑海里不停地想像当初在这儿生活的原著民是怎么与这些被西方统治者标为 “杂草” 的钮扣草密切地生存下来。他们靠着燃烧这些草,把猎物赶到陷阱,再捕抓;纽扣草也靠着原著民规划性的焚烧得以广泛地传播和生存了下来的。说到底,人类的智慧还是源自吃的念头,哈!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马尼亚|我们用双脚穿越一片梦地

小休片刻的米子。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马尼亚|我们用双脚穿越一片梦地

突变的景色。

衡量不了的时空

不得不承认,第二天是整个徒步行走里最难熬的一天。十多小时的上下后,大伙们的体力已差不多支透。同行的唯一女生——茉莉,更是煎熬。身形较为小巧的她,加上那接近二十公斤的行囊和一整天被雪水泡肿的双脚,让大伙们极为忧虑。然而,泥菩萨过江,同行的伙伴们的行囊都是二十五六公斤起跳,能帮的终究还是有限。

那晚,我们在乌漆麻黑的寒夜里熬到了山屋,虽比原先计划好的时间迟了好几个小时,但很庆幸,我们一个都没走丢。睡前,躺在黑暗中的我,反复地思考了第一天看到古斯达夫生前的语录:“Where there is no time, and nothing matters”(衡量不了的时空里,生活没有琐碎的事),借此对当天的行程有了小小的感悟。同行的伙伴们仿佛都习惯了与彼此保持一段固定的距离。我很喜欢这种距离,觉得它很重要,不近不远,刚刚好。放眼望去看得到前方渺小的同伴以不至于失散,同时也保留了我们各自的隐私,和大自然对话的空间。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马尼亚|我们用双脚穿越一片梦地

人烟稀少的路途。

撑上高峰(用手)

接下来的四天里,天气依旧难以预测,时而天晴,时而刮雪雹。长时间被挤压的脚板从来没让我们好受过。大伙们仿佛都习惯了这种慢性的折腾,渐渐开始有种活在现实,却期待梦醒的感觉。

上奥萨山峰(Mt. Ossa)的那段路我毕生难忘。眼见前几天的大雪已融化得七七八八,队里的男生们立志登山塔斯马尼亚最高峰。虽然心里有些担心,但还是抑制不了攻顶的那份渴望。

起初,隐约看得到云雾里的顶峰,心里较为踏实,但,靠近后,才发现顶峰的雪并没有完全融化。由于雾气浓厚,堆积的白雪多少也为独自导航的我们带来了不少的困难。寻觅路标的当儿,我的左脚踩了个空。幸好及时环保住身边的大石才不至于连人带包滚下山。原来,底部的雪已经软了,完全无法承受人的重量。接下来的那段路,我不再信任双脚。反之,使尽蛮力地靠着双手和那怕死的精神一路撑到峰顶。达顶那刻,发觉长时间撑在石头上的双手也已发麻无力。

站在奥萨顶峰,我开始怀疑  “奥萨”也许与 “Oh shit!” 有那么一点点的关系。唉,危机关头,往往最需要的还是那无奈的笑点来平衡一下。下山,我们另寻它路,用着极慢的速度,我们最后安全下了山。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马尼亚|我们用双脚穿越一片梦地

我要一层一层的越过你。

一瞥鸭嘴兽

徒步结束的前一天,我们走到了圣加尔湖边的水仙河畔(Narcissus River)。尽管河水的温度不及摄氏五六度,我们还是趁着烈日当头跃入湖里。冰冷的河水带来刺骨的痛感,内心不停地呐喊着“我们都是醒着的人啊!”。不到两分钟,大伙们皆上了岸,享受冰镇后曝晒在阳光下的反差感。我顿时明白为何挪威的老外们钟爱冷热交替的泡澡:诀窍在于心里的平衡。

我们就这样,懒人般地呆在河畔的浮架上,什么都不做,等着夕阳西下。傍晚的河面瞬间浮起了个小影子,并且向着我们靠来。我们从远处凝视着它那双冒出水面的小眼睛。它游着游着,我们静静地望着望着。直到那小影子游到我们五米的视线范围内时,阿迪突然爬了起来大吼:“X!鸭嘴兽呐!”

“扑通!” 被吓着的鸭嘴兽又沉进了湖底。至今,那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夕阳。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马尼亚|我们用双脚穿越一片梦地

我跃!

不搭汉堡渡轮

最后一天,茉莉抛下我们,自个儿搭了当地人俗称 “汉堡快餐号” 的渡轮,沿着圣加尔湖提早抵达终点。剩下我们一队臭男生,以清风拂袖的速度穿越沿湖而立的丛丛古林。六小时后,终于在终点相会。

谢谢你,让我在离开前,好好地看看你。

带不走这儿的人事物,也搬不走这儿的山河海。用记忆将你们全部打包,让我在快忘记的时候,能在热带雨林的家里看见你们。

Bigfoottraveller.com|塔斯马尼亚|我们用双脚穿越一片梦地

会回来看你的。

旅游资讯:

 塔斯马尼亚越陆徒步道须知

  • 进入越陆徒步道(Overland track)远足是须向塔斯马尼亞国家公园和野生动物服务处(官方网站)预定的。如果当天的徒步人额满了当局就不会接受任何新的徒步者。
  • 位于六月一日和九月三十日的徒步者须购买国家公园出入证(可根据车辆或人头计算);如果是在十月一日和五月三十一日之间徒步的徒步者则须购买国家公园出入证(可根据车辆或人头计算)和越陆徒步道的使用费(依人头计算)。详情可参考此网页
  • 十二月到四月间是徒步的最佳时段。天气较温和,白天的时间也较长。
  • 由于五月和八月期间的温度较低,而且步道的可见度会被降雪影响,该国家公园只鼓励经验丰富的徒步者进入。近期,两位中国学生因准备不足而在步道上丢了性命。
  • 由于出发和终结点不同,记得安排好接送司机。一旦出发了通讯是十分有限的。
  • 请徒步者们安排友人接送。外籍人士可向此巴士公司预定前往和离开国家公园的巴士。
  • 徒步者须视自己当时的体力以及当天的天气状况选择徒步的天数(平均六天至十天)。
  • 一路上的水源多为干净,但最好是在过滤及杀菌处理后才饮用。
  • 徒步者们可选择留宿于离摇篮山国家公园一个小时的雪埠(Sheffield)。小镇里有基本的补给设施。
  • 即使徒步日期定于冬季以外的季节,徒步者一定得准备好耐寒的配备,如:睡袋,登山装等。塔斯马尼亚高原的夏天差不多每年都有降雪的记录。
  • 如果仔细规划徒步的路线,包括需绕道而行的景点,你会发觉很多独一无二的风景,如塔斯马尼亚最高峰——奥萨山(Mt. Ossa)、围城山(Acropolis)、俯瞰迷宮(Labyrinth)和巴恩斷崖(Barn Bluff)等。
  • 文中提到最后一天的渡轮得在越陆步道上最后一间山屋里的一架卫星电话预订。

签证

  • 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居民皆须签证。可在出发前上网申请电子旅行授权(ETA),费用为20澳币。

延伸阅读

  • 澳大利亚旅游局路线参考(请点击链接)。

From Cradle To Clair:

山木公

城市男孩,虽有点高大,却独钟于穿越延绵无际的原野山林,发掘自己的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