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就在前往奧克蘭市中心還有數公里的高速公路上,我們的車子拋錨了。眼見滾滾濃煙從引擎冒出來,高速公路上的車子從我們身邊呼嘯而過,整輛車子被震得左右晃動,我和芸只能獃獃坐着等待救援。

在我咬緊牙關努力工作數月後,正準備啟程前往期待已久的環島之旅時,車子竟然在出發的第一天就發難,癱瘓高速公路上。那一天,我正結束3個星期的換宿生活,準備路經奧克蘭與香港朋友會合,再一起出發到北島北部,開始接下來3 個星期的旅程。殊不知,就在離開費提昂加(Whitianga)的路途上,車子開始不聽使喚。

車子出其不意發難,我們只好送修。

汽車引擎冒煙

那天早上,我和朋友芸開着車子前往奧克蘭。半途,她突然大喊:“踩不到剎車!”開在崎嶇蜿蜒的山路的我們頓時一陣緊張,急忙找個安全的地方下車檢查。一掀開引擎蓋,一陣濃煙冒出來,引擎水槽的水沸騰了。面對突如其來的狀況,所幸車上備有水,我們立即將它灌入引擎內。就這樣一直灌一直灌,等到引擎冷卻下來,總算順利啟動,我們才再度出發。這時心裡不斷祈禱着:“希望可以安然無恙抵達奧克蘭市中心,至少在那裡可以找到修車廠,不然荒山野林,誰來救我們?”

這裡地廣人稀,面對緊急狀況時,想找人求救,實在有點困難。

一路忐忑不安,眼見奧克蘭市中心近在咫尺,路牌上指着還有數公里的路程,我總算鬆了一口氣。誰料,車子再度罷工,滾滾濃煙從引擎冒出來。這時,我們真的慌了,車子啟動不了,只好任由它停放在高速公路旁。看着大道上的車子一輛接一輛呼嘯而過,這一刻的我們真的不知所措,因為擔心拖車費太貴,不敢叫拖車公司。只好在車上乾等,準備待引擎冷卻後,再繼續發動。就在此刻,一位巡邏警察在我們車後停下,了解我們處境後,主動幫我們聯絡上拖車公司,他還告訴我們,不用付拖車費。這才讓我們安心一些。警察先生事後因有任務在身,先行離開,而我們當然繼續留在事發現場。

此時,來了一位熱心的洋人大叔,他見我拿着大瓶子,就猜想到我們的情況,於是主動載我到附近油站取水。之後,他不但幫我們檢查車子,還替我們更換零件。

一度遭人宣布報廢的車子,在車廠內等待修復。

禍不單行

經過一番搶救,原以為雨過天晴,怎知接下來卻面臨車子被宣布報廢的噩耗!在我們行駛一段路後,突然發現車子震得非常厲害,於是就到修車廠去檢查。結果那位韓國的修車老闆出其不意的冒出這麼一句:“Your engine is finished”(你的引擎完蛋了),這也意味輛車子已經沒救了。我不甘心,一再追問,他還是給予一樣的回應,並說如果要修理,不如買一輛新車。

我們不願意單憑一個人的定論就認定結果,於是勉強開到另一間修車廠要求檢查,怎知對方也給了一樣的答案,說車子已經報廢,除非換上新的引擎。因為我們堅持不讓車子報廢,最後他建議我們換上二手引擎,雖然了解價格不菲,我們只好咬緊牙關,忍心耗掉我一大半的旅費,為的就是把車子修好。

相機進水

“屋漏遇上連夜雨”,用來形容我的處境,實在不為過。因為除了花錢修車外,其實早在兩星期前,陪伴我4年余的半單眼相機,也在溫泉沙灘(Hot Water Beach)之時,遭海水入侵,一命嗚呼了。

回想當時,我奮力保護手上的相機,一度慶幸相機安然無恙,不過當我發現實況,才知道原來那只是我的幻覺,因為心愛的相機早已遭被海水滲入,就連屏幕都有水跡。

我還記得,那時候天將暗,我們一時玩過頭,回過神發現海水已漲上膝蓋,必須涉水越過大岩石才能回到入口處。這時,洶湧的海浪沖向我們,我和朋友不小心踩到水底下暗藏的石頭,一時重心不穩,差點絆倒。所幸,我和朋友及時扶住了對方,沒有因此掉入水裡。這時我還在心裡嘀咕:“還好沒事,還好相機也沒事。”只是我絲毫都沒有發現,此刻濺起的海水原來已經沾濕了相機,到我發現時已經回魂乏術。儘管我試過各種方法,都無法讓它重新啟動,儘管萬分不舍,我的第一部相機就這樣和我告別了。真是禍不單行!

陳婷燕

文字創作新兵,喜歡文字所以投身新聞界,有着安於穩定卻嚮往自由的矛盾個性。喜歡人群,更鐘情於大自然;期許用文字記錄、分享生命中的每個感動,走過的每一個足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