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就在前往奥克兰市中心还有数公里的高速公路上,我们的车子抛锚了。眼见滚滚浓烟从引擎冒出来,高速公路上的车子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整辆车子被震得左右晃动,我和芸只能呆呆坐着等待救援。

在我咬紧牙关努力工作数月后,正准备启程前往期待已久的环岛之旅时,车子竟然在出发的第一天就发难,瘫痪高速公路上。那一天,我正结束3个星期的换宿生活,准备路经奥克兰与香港朋友会合,再一起出发到北岛北部,开始接下来3 个星期的旅程。殊不知,就在离开费提昂加(Whitianga)的路途上,车子开始不听使唤。

车子出其不意发难,我们只好送修。

汽车引擎冒烟

那天早上,我和朋友芸开着车子前往奥克兰。半途,她突然大喊:“踩不到刹车!”开在崎岖蜿蜒的山路的我们顿时一阵紧张,急忙找个安全的地方下车检查。一掀开引擎盖,一阵浓烟冒出来,引擎水槽的水沸腾了。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所幸车上备有水,我们立即将它灌入引擎内。就这样一直灌一直灌,等到引擎冷却下来,总算顺利启动,我们才再度出发。这时心里不断祈祷着:“希望可以安然无恙抵达奥克兰市中心,至少在那里可以找到修车厂,不然荒山野林,谁来救我们?”

这里地广人稀,面对紧急状况时,想找人求救,实在有点困难。

一路忐忑不安,眼见奥克兰市中心近在咫尺,路牌上指着还有数公里的路程,我总算松了一口气。谁料,车子再度罢工,滚滚浓烟从引擎冒出来。这时,我们真的慌了,车子启动不了,只好任由它停放在高速公路旁。看着大道上的车子一辆接一辆呼啸而过,这一刻的我们真的不知所措,因为担心拖车费太贵,不敢叫拖车公司。只好在车上干等,准备待引擎冷却后,再继续发动。就在此刻,一位巡逻警察在我们车后停下,了解我们处境后,主动帮我们联络上拖车公司,他还告诉我们,不用付拖车费。这才让我们安心一些。警察先生事后因有任务在身,先行离开,而我们当然继续留在事发现场。

此时,来了一位热心的洋人大叔,他见我拿着大瓶子,就猜想到我们的情况,于是主动载我到附近油站取水。之后,他不但帮我们检查车子,还替我们更换零件。

一度遭人宣布报废的车子,在车厂内等待修复。

祸不单行

经过一番抢救,原以为雨过天晴,怎知接下来却面临车子被宣布报废的噩耗!在我们行驶一段路后,突然发现车子震得非常厉害,于是就到修车厂去检查。结果那位韩国的修车老板出其不意的冒出这么一句:“Your engine is finished”(你的引擎完蛋了),这也意味辆车子已经没救了。我不甘心,一再追问,他还是给予一样的回应,并说如果要修理,不如买一辆新车。

我们不愿意单凭一个人的定论就认定结果,于是勉强开到另一间修车厂要求检查,怎知对方也给了一样的答案,说车子已经报废,除非换上新的引擎。因为我们坚持不让车子报废,最后他建议我们换上二手引擎,虽然了解价格不菲,我们只好咬紧牙关,忍心耗掉我一大半的旅费,为的就是把车子修好。

相机进水

“屋漏遇上连夜雨”,用来形容我的处境,实在不为过。因为除了花钱修车外,其实早在两星期前,陪伴我4年余的半单眼相机,也在温泉沙滩(Hot Water Beach)之时,遭海水入侵,一命呜呼了。

回想当时,我奋力保护手上的相机,一度庆幸相机安然无恙,不过当我发现实况,才知道原来那只是我的幻觉,因为心爱的相机早已遭被海水渗入,就连屏幕都有水迹。

我还记得,那时候天将暗,我们一时玩过头,回过神发现海水已涨上膝盖,必须涉水越过大岩石才能回到入口处。这时,汹涌的海浪冲向我们,我和朋友不小心踩到水底下暗藏的石头,一时重心不稳,差点绊倒。所幸,我和朋友及时扶住了对方,没有因此掉入水里。这时我还在心里嘀咕:“还好没事,还好相机也没事。”只是我丝毫都没有发现,此刻溅起的海水原来已经沾湿了相机,到我发现时已经回魂乏术。尽管我试过各种方法,都无法让它重新启动,尽管万分不舍,我的第一部相机就这样和我告别了。真是祸不单行!

mm

陈婷燕

文字创作新兵,喜欢文字所以投身新闻界,有着安于稳定却向往自由的矛盾个性。喜欢人群,更钟情于大自然;期许用文字记录、分享生命中的每个感动,走过的每一个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