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不神話旅行的意義,也不標榜出走找自己。把旅行的意義回歸到身邊出現的人,專註在愛的本身,我想這就是這本書難能可貴之處。

“ 林林去旅行 ” 是我在開 DK 和真雲新書《一起旅行》玩笑時想到的書名。我嘗試客觀一點訪問這兩位我認識了超過二十年的好友。但是偏見總是難免的,這就是一篇挾持偏見(愛)的訪問。

我參與了計劃這本書的開端,當時寫的序言也就是書的副題 《 也只有你(們)如此無懼地拿愛來回應我 》 可以說明他們對人生追求的熱愛。他們常在旅途中捎來短訊及明信片,享受旅途中和人的交集,更不辭勞苦的拍照。踏踏實實的去旅行。不神話旅行的意義,也不標榜出走找自己。把旅行的意義回歸到身邊出現的人,專註在愛的本身,我想這就是這本書難能可貴之處。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結晶品《一起旅行》。

出書與創辦《大腳印》的初衷

出書的念頭一直都蠢蠢欲動,而雲和 DK 卻不時被現實情況和自我要求書的賣點拉回只是念想的原處。

“ 總不能一直說我在旅途中的艷遇吧!” 雲開玩笑地說。

雲有寫札記的習慣,所有的旅行中所遇到的難忘的事情與人,她一一記錄下來。再加上偶爾和羨慕她可以到處旅遊的讀者分享的心路歷程,出書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也許常常告訴讀者們旅行不困難的她也意識到了出書其實如同計劃一場旅程。

雲和 DK 自 2010 年開始背包旅行,幾乎每年都去一趟至少三周的旅行。間中也各自出遊。 DK 說他們在任何形式的旅途中總會遇見善良的天使,無論是出現在他們需要幫助的時候,或是願意交心。這些際遇都成了旅行之後難忘和美好的回憶。除了想用文字記錄他們的旅程與友情外,DK 也想在這個充斥着負面新聞的時代,把那些在旅途中遇見感動他們、充滿正能力的故事寫出來,和更多人分享、散播愛。而籌備這本書的最初想法,便是寫一本充滿正能量的書。出版《一起旅行》還有一個目的,和七年前攜同好友們創辦《大腳印》電子旅遊雜誌的初衷一樣,希望透過文字和照片,誘引更多年輕人出遊看世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第一次游摩洛哥遇見善良、熱情的家人。

文字的力量

他們倆都不約而同地覺得文字和照片皆深具影響力,這也是決定了《一起旅行》之所以圖文並茂的主要因素。

初中時候的雲讀了巴金的《家、春、秋》還有愛情三部曲《霧、雨、電》。常常閱讀到深夜,隨著書里不同人物的遭遇掉淚,隱約覺得自己幾乎要陷入憂鬱的深坑了。那是她第一次非常深刻感受到文字的力量。

“ 如果這世界少了文字,人生就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色彩。” 她說。

中學時期雲也會給我介紹課外讀物,那時她看《鍾愛》和《椰子屋》,也約我到怡保聽文學講座。我看見雲在《一起旅行》中再一次扮演了一個影響其他人去接觸自己所愛的 “ 同學 ” 角色。雲說起自己以前學英語只為了希望在旅行的時候可以與別人溝通,直到英語會話能力比較好了,開始閱讀英文書籍,才真正感受到文字所給予奇妙的感覺。而六年前學丹麥語後,看丹麥文書籍時再次重溫文字的美好。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一起旅行》圖文並茂。

會說謊的老人和逃跑的歹徒

雲說她一直都只喜歡以照片來輔助文字,讓別人可以更深刻體會到故事中的某一刻或某一個情景。

她聊起第一次真正體驗到圖片的力量是《國家地理雜誌》上一個阿富汗女孩的封面。那個女孩淺綠色的眼睛彷彿直接穿透鏡頭直達內心,心裡緊緊抽蓄了一下。而她一直記得那感覺。她曾深信 “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 ”,直到後來她給一個好可惡的老人拍了一張照片後,幾乎每個看到那照片的朋友都認為那老人和藹可親,她無法抑制地大笑。從此以後她就覺得照片可以騙人。

她說起圖文的分別:“ 文字可以用來闡述一件事情、景點或心情,可以很迂迴、詳細交代,有起承轉合。用文字說故事可以比較深入,傳達的都是屬於自己獨有的情感與感受。你得跟別人聊天,然後才能寫出故事,當中有一部分是說聽到的,有一部分是自己的感受。”

她又說:“ 照片可以捉住瞬間,讓那個當下的時間停格,可是照片卻是讓別人以自己的眼光與心情來詮釋。而如果只用照片來說故事的話,那就完全是屬於自己的詮釋。”

雲說自己一直都只喜歡以照片來輔助文字,讓別人可以更深刻體會到故事中的某一刻或某一個情景。

“我想聽別人說故事,不管是在生活中還是旅行中,都是我最喜歡的一件事。”

讓真雲知道照片會說謊的老人。

文字與照片的重要性

在這樣一個 “速食年代” 里,照片能迅速地表達一個場景、故事、人物情緒。

DK 回想起年少時看過香港科幻作者倪匡寫的衛斯里系列作品,裡頭對探險或逃生技巧他至今都還記得。他印象深刻都是作者說如果歹徒在你面前,準備攻擊你,逃跑是上計。然而最有效的逃跑方式,是往匪徒的方向跑,而不是轉頭往後跑。一,是給匪徒一個出其不意;二,當你轉頭往後跑的時候,你轉身的那百分之一秒,其實給了匪徒反應的機會。反之,若匪徒須轉身追你,其實給了你百分之一秒的優勢。他雀躍地分享文字的渲染力,認為文字可以用時間醞釀,可以更好、更恰當地表達一個想法,抒發一些無法說出口的情感。

《一起旅行》圖文並重是 DK 的堅持,他們都熱愛文字,而雲自從買了單反相機後,對攝影更加熱衷。 DK 非常喜歡 CerealKinfolk 這兩本雜誌,在這之前他就一直在想若有天出書了,也要走這圖文並茂的簡約風格。在出版《一起旅行》,雲很放心地讓 DK 去發揮並決定這本書的設計和排版。用的就是這一種沉澱了多年依舊堅信的風格。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突尼西亞。DK 教當地小孩拍照。

DK 繼而說:“ 我認為照片賦予第一印象,一張好的照片能吸引讀者的目光、引起他們的興趣,進而把他們引進文字里,再用文字更深入表達照片背後的故事。文字和照片配搭,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我希望能繼續用照片和文字來說故事,攝影是我的強項。”

他覺得自己骨子裡流着攝影人的血液,尤其在這樣一個 “速食年代” 里,照片能迅速的表達一個場景、故事、人物情緒。

“ 我也愛文字,但每當自己的作品刊登於報章或雜誌上,我會先留意排版是否好看,接着看自己喜歡的圖片是否被錄用、版面有多大,最後才看文字。”

他強調自己並不會介意文字被刪減,倒是會非常介意不甚滿意的排版。他認為照片賦予第一印象,一張好的照片能吸引讀者的目光、引起他們的興趣,進而把他們引進文字里,再用文字更深入表達照片背後的故事。文字和照片配搭,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他希望能繼續用照片和文字來說故事。

雲不接 DK 的電話

我和 DK 還有雲甚少這樣認真的聊天。知道《一起旅行》是他們的心血結晶,也希望讀者們可以看見他們的用心,於是認真的想了和書相關的話題。他們都是屬於新世代的作者,卻沒有考慮過以電子書的方式來呈現《一起旅行》。那是因為他們都堅持實體書所能給予人的溫度、香氣和觸感是電子書無法取代的。

問到《一起旅行》的概念是獨立成書呢,還是有計劃開展成一系列的作品,DK 開玩笑地說在出書的過程中,雲被他追稿追得氣喘如牛,他擔心建議出第二本書時,雲會不接他的電話。《一起旅行》的設計和排版是獨立的,但在內容、風格和理念上,他們確實有機會發展成系列作品。雲補充說明就和他們當初第一次一起背包旅行一樣,不容易,可是之後就欲罷不能。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緬甸。DK 和真雲第一次一起背包旅行。

讀者應該買哪一本書?

我希望他們給讀者們推薦一本他們喜愛的旅遊書 。雲毫不猶豫地推薦了當年讓她對旅行/流浪充滿憧憬的《撒哈拉的故事》。她覺得華人世界已經沒有第二個三毛了。

雲說:“ 三毛在旅行還不那麼容易也充滿神秘感的時候去了很多地方,為旅行與流浪畫下美麗的等號。”

而 DK 則推薦了獨立出版,設計大膽的《 LOST 》。

“ 這本關於旅行和自我探討的雜誌書直至目前為止,一共出版了四本,每期邀請十位各地旅者分享旅遊心態及領悟。它是一本圖文並茂的書,而且是雙語的,圖文素質都很高。”

DK 也欣賞並支持創辦人 Nelson Ng 籌辦獨立雜誌書的勇氣和堅持。

在他們回答了這道題後,我給他們設了一道陷阱,問說如果讀者在他們推薦的旅遊書和《一起旅行》當中只能買一本,他們會希望讀者買哪一本?雲毫不考慮地叫讀者一定要買《一起旅行》!因為裡頭收集了她和 DK 各自與一起旅行所遇到的精彩的人與事,也記錄了一對男女之間非常難得的友情。 DK 則暗罵了我一聲 Bxxxx ,說:“ 我希望讀者少喝兩杯咖啡,兩本都買!因為兩本都是用心製作、有溫度的書。兩本都值得收藏。”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古巴的旅程結束前 DK 訂了一間豪華酒店,於是假裝豪客兩天。

一起出發到遠方,生活在當下

我不想每一次回首看自己的曾經時心裡是帶着遺憾的。

《一起旅行》雖然出發到遠方,可以感受到的是 DK 和雲都很用心地生活在當下。雲在三十歲後才真正體會到生活在當下的重要,更知道人生真的很苦短。

“ 我不想每一次回首看自己的曾經時心裡是帶着遺憾的。”  她說。於是她很認真地過她的生活,很認真地活在當下,因為當下才是自己可以掌握的。

而 DK 說自己是個喜歡新鮮感的人。生活在遠方一直是個夢想,他想到一個自己喜歡的地方生活一段日子,覺得膩了,便又換一個地方。

“ 我儘可能在旅行途中體驗這樣的生活方式。儘管懷有夢想,我還是覺得活在當下更實際一些,在日常裡帶着旅行的心態出發,把家裡布置得像美麗的 Airbnb……”

雙子座雙重性格的他喜歡生活在當下幻想着遠方。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摩洛哥。繼續與陌生人牽手。

別人對他們的創作的讚美

創作一般都會迎來批評及讚美。 DK 重拾華文後,開始寫遊記。那時雲常說他的作品很 “ 中學 ”,就是老師會給很高分數,但她一點兒也不屑的那類文章。 DK 覺得這歸咎於中學全校作文比賽雲被他打敗而耿耿於懷。(雲按:我那次根本沒有參加作文比賽!否則的話,冠軍怎麼可能是 DK?!)

他後來開始得到 “ 用詩人眼光捕捉光影 ”、“ 進步太多、是我接觸的撰稿人中圖文素質最高的,沒有之一 ”、“ 文筆和他拍攝的照片一樣清新 ” 的讚美,讓他樂得簡直要飛上天。而雲回想起寫作至今並沒有聽過什麼嚴厲的批判。寫信給她的讀者都是因為他們真心喜歡她的文字。她聽過最讓她開心的讚美是:“ 我的夢想沒有機會實現,謝謝你帶我去看世界。”

只有你如此無懼地拿愛來回應我

知道出書是一件辛苦的事 ,雲和 DK 身在不同的國度,猜想時空的距離更是讓協調過程變得艱難。想到這點就決定問問他們在出版這本書的過程中有什麼是彼此不知道,同時是很想告訴彼此的。雲說起他們決定將出書的念頭付諸行動時,她每天都活在高度的壓力中。

“ 有好幾次放工回到家已經很累,在想要鬆口氣時,想到還有很多出書的事情要處理,差點崩潰。話雖如此,我還是想謝謝 DK 的忍耐和包涵,也謝謝他的信任。”

DK 說獨立出書真正要花多少錢,雲並不知道。 他開玩笑說現在她知道後應該會害怕被他追債而從此不接他的電話。 DK 說反正他去找錢便是了,錢財是身外物,能和雲一起出書,去傳遞他們都堅信的理念,那便值得了!他要感謝雲願意參與出書這段精彩的旅程,當初雲約他一起去背包旅行,如今他約雲一起出書。問他日後還有什麼事情是可以一起做的?他開玩笑地說若雲生小孩,他是絕對不會替雲看小孩的。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中國。第二次一起背包旅行。走了5500公里。

一路走來

《大腳印》因為有讀者們而變得有意義和有價值。

雲一直都保持低調,她從來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喜歡她的文字。在網上預售這本書的過程中,有許多讀者留言說非常喜歡曾經她以冬爾這個筆名在《少年月刊》寫的文字,她才知道原來有這麼多讀者陪伴她一起成長。她想告訴這些喜歡她的文字的人:

“ 謝謝這一路上有你們。你們讓我堅持用文字記錄我的旅行。”

創辦《大腳印》的 DK 想藉此機會感謝讀者們:“《大腳印》因為有讀者們而變得有意義和有價值。如今獻上同樣用心經營的《一起旅行》,但願讀者也和我們一樣珍惜。” DK 希望網購的讀者們收到書從信封里取出新書後,記得先聞一聞。

我想不標榜尋找人生或旅行的意義這回事,是他們 “找到” 這意義,或其實他們根本就是在實踐,根本不用尋找。那就是好好愛。

///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一起旅行》現已上架。

《一起旅行》現已在新馬兩地的書局和獨立咖啡館上架,或可上有店網站購買。欲查詢代售處,可瀏覽此網頁

///

《一起旅行》的首場新書分享會兼簽書會,將於2018年2月3日,下午3PM,於新加坡城市書房舉行。歡迎讀者出席。詳情請瀏覽此網頁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Josh李奕進

生物醫療工程博士研究生,現居奧克蘭。業餘文字工作者,作品曾見於香港《Metropop》、馬來西亞《Let’s Travel》、《Citta Bella》、《南洋商報》及《New Icon for Him》等報章雜誌。相信旅程是由很多個忽然構築而成,而旅者生活在忽然之間,因而放肆,因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