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不神话旅行的意义,也不标榜出走找自己。把旅行的意义回归到身边出现的人,专注在爱的本身,我想这就是这本书难能可贵之处。

“ 林林去旅行 ” 是我在开 DK 和真云新书《一起旅行》玩笑时想到的书名。我尝试客观一点访问这两位我认识了超过二十年的好友。但是偏见总是难免的,这就是一篇挟持偏见(爱)的访问。

我参与了计划这本书的开端,当时写的序言也就是书的副题 《 也只有你(们)如此无惧地拿爱来回应我 》 可以说明他们对人生追求的热爱。他们常在旅途中捎来短讯及明信片,享受旅途中和人的交集,更不辞劳苦的拍照。踏踏实实的去旅行。不神话旅行的意义,也不标榜出走找自己。把旅行的意义回归到身边出现的人,专注在爱的本身,我想这就是这本书难能可贵之处。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结晶品《一起旅行》。

出书与创办《大脚印》的初衷

出书的念头一直都蠢蠢欲动,而云和 DK 却不时被现实情况和自我要求书的卖点拉回只是念想的原处。

“ 总不能一直说我在旅途中的艳遇吧!” 云开玩笑地说。

云有写札记的习惯,所有的旅行中所遇到的难忘的事情与人,她一一记录下来。再加上偶尔和羡慕她可以到处旅游的读者分享的心路历程,出书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也许常常告诉读者们旅行不困难的她也意识到了出书其实如同计划一场旅程。

云和 DK 自 2010 年开始背包旅行,几乎每年都去一趟至少三周的旅行。间中也各自出游。 DK 说他们在任何形式的旅途中总会遇见善良的天使,无论是出现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或是愿意交心。这些际遇都成了旅行之后难忘和美好的回忆。除了想用文字记录他们的旅程与友情外,DK 也想在这个充斥着负面新闻的时代,把那些在旅途中遇见感动他们、充满正能力的故事写出来,和更多人分享、散播爱。而筹备这本书的最初想法,便是写一本充满正能量的书。出版《一起旅行》还有一个目的,和七年前携同好友们创办《大脚印》电子旅游杂志的初衷一样,希望透过文字和照片,诱引更多年轻人出游看世界。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第一次游摩洛哥遇见善良、热情的家人。

文字的力量

他们俩都不约而同地觉得文字和照片皆深具影响力,这也是决定了《一起旅行》之所以图文并茂的主要因素。

初中时候的云读了巴金的《家、春、秋》还有爱情三部曲《雾、雨、电》。常常阅读到深夜,随著书里不同人物的遭遇掉泪,隐约觉得自己几乎要陷入忧郁的深坑了。那是她第一次非常深刻感受到文字的力量。

“ 如果这世界少了文字,人生就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色彩。” 她说。

中学时期云也会给我介绍课外读物,那时她看《钟爱》和《椰子屋》,也约我到怡保听文学讲座。我看见云在《一起旅行》中再一次扮演了一个影响其他人去接触自己所爱的 “ 同学 ” 角色。云说起自己以前学英语只为了希望在旅行的时候可以与别人沟通,直到英语会话能力比较好了,开始阅读英文书籍,才真正感受到文字所给予奇妙的感觉。而六年前学丹麦语后,看丹麦文书籍时再次重温文字的美好。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一起旅行》图文并茂。

会说谎的老人和逃跑的歹徒

云说她一直都只喜欢以照片来辅助文字,让别人可以更深刻体会到故事中的某一刻或某一个情景。

她聊起第一次真正体验到图片的力量是《国家地理杂志》上一个阿富汗女孩的封面。那个女孩浅绿色的眼睛仿佛直接穿透镜头直达内心,心里紧紧抽蓄了一下。而她一直记得那感觉。她曾深信 “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 ”,直到后来她给一个好可恶的老人拍了一张照片后,几乎每个看到那照片的朋友都认为那老人和蔼可亲,她无法抑制地大笑。从此以后她就觉得照片可以骗人。

她说起图文的分别:“ 文字可以用来阐述一件事情、景点或心情,可以很迂回、详细交代,有起承转合。用文字说故事可以比较深入,传达的都是属于自己独有的情感与感受。你得跟别人聊天,然后才能写出故事,当中有一部分是说听到的,有一部分是自己的感受。”

她又说:“ 照片可以捉住瞬间,让那个当下的时间停格,可是照片却是让别人以自己的眼光与心情来诠释。而如果只用照片来说故事的话,那就完全是属于自己的诠释。”

云说自己一直都只喜欢以照片来辅助文字,让别人可以更深刻体会到故事中的某一刻或某一个情景。

“我想听别人说故事,不管是在生活中还是旅行中,都是我最喜欢的一件事。”

让真云知道照片会说谎的老人。

文字与照片的重要性

在这样一个 “速食年代” 里,照片能迅速地表达一个场景、故事、人物情绪。

DK 回想起年少时看过香港科幻作者倪匡写的卫斯里系列作品,里头对探险或逃生技巧他至今都还记得。他印象深刻都是作者说如果歹徒在你面前,准备攻击你,逃跑是上计。然而最有效的逃跑方式,是往匪徒的方向跑,而不是转头往后跑。一,是给匪徒一个出其不意;二,当你转头往后跑的时候,你转身的那百分之一秒,其实给了匪徒反应的机会。反之,若匪徒须转身追你,其实给了你百分之一秒的优势。他雀跃地分享文字的渲染力,认为文字可以用时间酝酿,可以更好、更恰当地表达一个想法,抒发一些无法说出口的情感。

《一起旅行》图文并重是 DK 的坚持,他们都热爱文字,而云自从买了单反相机后,对摄影更加热衷。 DK 非常喜欢 CerealKinfolk 这两本杂志,在这之前他就一直在想若有天出书了,也要走这图文并茂的简约风格。在出版《一起旅行》,云很放心地让 DK 去发挥并决定这本书的设计和排版。用的就是这一种沉淀了多年依旧坚信的风格。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突尼西亚。DK 教当地小孩拍照。

DK 继而说:“ 我认为照片赋予第一印象,一张好的照片能吸引读者的目光、引起他们的兴趣,进而把他们引进文字里,再用文字更深入表达照片背后的故事。文字和照片配搭,才能发挥最大的效果。我希望能继续用照片和文字来说故事,摄影是我的强项。”

他觉得自己骨子里流着摄影人的血液,尤其在这样一个 “速食年代” 里,照片能迅速的表达一个场景、故事、人物情绪。

“ 我也爱文字,但每当自己的作品刊登于报章或杂志上,我会先留意排版是否好看,接着看自己喜欢的图片是否被录用、版面有多大,最后才看文字。”

他强调自己并不会介意文字被删减,倒是会非常介意不甚满意的排版。他认为照片赋予第一印象,一张好的照片能吸引读者的目光、引起他们的兴趣,进而把他们引进文字里,再用文字更深入表达照片背后的故事。文字和照片配搭,才能发挥最大的效果。他希望能继续用照片和文字来说故事。

云不接 DK 的电话

我和 DK 还有云甚少这样认真的聊天。知道《一起旅行》是他们的心血结晶,也希望读者们可以看见他们的用心,于是认真的想了和书相关的话题。他们都是属于新世代的作者,却没有考虑过以电子书的方式来呈现《一起旅行》。那是因为他们都坚持实体书所能给予人的温度、香气和触感是电子书无法取代的。

问到《一起旅行》的概念是独立成书呢,还是有计划开展成一系列的作品,DK 开玩笑地说在出书的过程中,云被他追稿追得气喘如牛,他担心建议出第二本书时,云会不接他的电话。《一起旅行》的设计和排版是独立的,但在内容、风格和理念上,他们确实有机会发展成系列作品。云补充说明就和他们当初第一次一起背包旅行一样,不容易,可是之后就欲罢不能。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缅甸。DK 和真云第一次一起背包旅行。

读者应该买哪一本书?

我希望他们给读者们推荐一本他们喜爱的旅游书 。云毫不犹豫地推荐了当年让她对旅行/流浪充满憧憬的《撒哈拉的故事》。她觉得华人世界已经没有第二个三毛了。

云说:“ 三毛在旅行还不那么容易也充满神秘感的时候去了很多地方,为旅行与流浪画下美丽的等号。”

而 DK 则推荐了独立出版,设计大胆的《 LOST 》。

“ 这本关于旅行和自我探讨的杂志书直至目前为止,一共出版了四本,每期邀请十位各地旅者分享旅游心态及领悟。它是一本图文并茂的书,而且是双语的,图文素质都很高。”

DK 也欣赏并支持创办人 Nelson Ng 筹办独立杂志书的勇气和坚持。

在他们回答了这道题后,我给他们设了一道陷阱,问说如果读者在他们推荐的旅游书和《一起旅行》当中只能买一本,他们会希望读者买哪一本?云毫不考虑地叫读者一定要买《一起旅行》!因为里头收集了她和 DK 各自与一起旅行所遇到的精彩的人与事,也记录了一对男女之间非常难得的友情。 DK 则暗骂了我一声 Bxxxx ,说:“ 我希望读者少喝两杯咖啡,两本都买!因为两本都是用心制作、有温度的书。两本都值得收藏。”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古巴的旅程结束前 DK 订了一间豪华酒店,于是假装豪客两天。

一起出发到远方,生活在当下

我不想每一次回首看自己的曾经时心里是带着遗憾的。

《一起旅行》虽然出发到远方,可以感受到的是 DK 和云都很用心地生活在当下。云在三十岁后才真正体会到生活在当下的重要,更知道人生真的很苦短。

“ 我不想每一次回首看自己的曾经时心里是带着遗憾的。”  她说。于是她很认真地过她的生活,很认真地活在当下,因为当下才是自己可以掌握的。

而 DK 说自己是个喜欢新鲜感的人。生活在远方一直是个梦想,他想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生活一段日子,觉得腻了,便又换一个地方。

“ 我尽可能在旅行途中体验这样的生活方式。尽管怀有梦想,我还是觉得活在当下更实际一些,在日常里带着旅行的心态出发,把家里布置得像美丽的 Airbnb……”

双子座双重性格的他喜欢生活在当下幻想着远方。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摩洛哥。继续与陌生人牵手。

别人对他们的创作的赞美

创作一般都会迎来批评及赞美。 DK 重拾华文后,开始写游记。那时云常说他的作品很 “ 中学 ”,就是老师会给很高分数,但她一点儿也不屑的那类文章。 DK 觉得这归咎于中学全校作文比赛云被他打败而耿耿于怀。(云按:我那次根本没有参加作文比赛!否则的话,冠军怎么可能是 DK?!)

他后来开始得到 “ 用诗人眼光捕捉光影 ”、“ 进步太多、是我接触的撰稿人中图文素质最高的,没有之一 ”、“ 文笔和他拍摄的照片一样清新 ” 的赞美,让他乐得简直要飞上天。而云回想起写作至今并没有听过什么严厉的批判。写信给她的读者都是因为他们真心喜欢她的文字。她听过最让她开心的赞美是:“ 我的梦想没有机会实现,谢谢你带我去看世界。”

只有你如此无惧地拿爱来回应我

知道出书是一件辛苦的事 ,云和 DK 身在不同的国度,猜想时空的距离更是让协调过程变得艰难。想到这点就决定问问他们在出版这本书的过程中有什么是彼此不知道,同时是很想告诉彼此的。云说起他们决定将出书的念头付诸行动时,她每天都活在高度的压力中。

“ 有好几次放工回到家已经很累,在想要松口气时,想到还有很多出书的事情要处理,差点崩溃。话虽如此,我还是想谢谢 DK 的忍耐和包涵,也谢谢他的信任。”

DK 说独立出书真正要花多少钱,云并不知道。 他开玩笑说现在她知道后应该会害怕被他追债而从此不接他的电话。 DK 说反正他去找钱便是了,钱财是身外物,能和云一起出书,去传递他们都坚信的理念,那便值得了!他要感谢云愿意参与出书这段精彩的旅程,当初云约他一起去背包旅行,如今他约云一起出书。问他日后还有什么事情是可以一起做的?他开玩笑地说若云生小孩,他是绝对不会替云看小孩的。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中国。第二次一起背包旅行。走了5500公里。

一路走来

《大脚印》因为有读者们而变得有意义和有价值。

云一直都保持低调,她从来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喜欢她的文字。在网上预售这本书的过程中,有许多读者留言说非常喜欢曾经她以冬尔这个笔名在《少年月刊》写的文字,她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读者陪伴她一起成长。她想告诉这些喜欢她的文字的人:

“ 谢谢这一路上有你们。你们让我坚持用文字记录我的旅行。”

创办《大脚印》的 DK 想借此机会感谢读者们:“《大脚印》因为有读者们而变得有意义和有价值。如今献上同样用心经营的《一起旅行》,但愿读者也和我们一样珍惜。” DK 希望网购的读者们收到书从信封里取出新书后,记得先闻一闻。

我想不标榜寻找人生或旅行的意义这回事,是他们 “找到” 这意义,或其实他们根本就是在实践,根本不用寻找。那就是好好爱。

///

Bigfoottraveller.com|他和她一起去旅行

《一起旅行》现已上架。

《一起旅行》现已在新马两地的书局和独立咖啡馆上架,或可上有店网站购买。欲查询代售处,可浏览此网页

///

《一起旅行》的首场新书分享会兼签书会,将于2018年2月3日,下午3PM,于新加坡城市书房举行。欢迎读者出席。详情请浏览此网页

Josh李奕进

生物医疗工程博士研究生,现居奥克兰。业余文字工作者,作品曾见于香港《Metropop》、马来西亚《Let’s Travel》、《Citta Bella》、《南洋商报》及《New Icon for Him》等报章杂志。相信旅程是由很多个忽然构筑而成,而旅者生活在忽然之間,因而放肆,因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