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說白了,那兒是它們的居所,我們只是外人。我想,不只限於鋼骨叢林里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就是在熱帶雨林里人與生物之間的互動,我們都該學習彼此包容。因為尊重,從來都是相互的。

對我而言,馬拉西亞砂勞越的巴哥國家公園Bako National Park)之所以珍貴,主要是因為其 “原始” 面貌。

“猴子成群結隊地在走道上嬉戲、甚至會偷走遊客背包里的東西。身型龐大、滿臉鬍子的野豬看起來很兇悍。長鼻猴對聲音很敏感,若要目睹其風采就得保持安靜。至於蛇、水蛭等,或都在不遠處注視着你。” 出發前我曾給朋友略略描述了這地方,他們卻聽得心驚膽跳。

“別擔心,一般來說它們都不是愛惹事的傢伙。”

說白了,那兒是它們的居所,我們只是外人。

我想,不只限於鋼骨叢林里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就是在熱帶雨林里人與生物之間的互動,我們都該學習彼此包容。因為尊重,從來都是相互的。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退潮。小溪流就像一條銀光閃爍的綢帶,給巴哥鑲上了美麗的花邊。

遇見英雄

朋友說從他家打車去巴哥村並非易事,因為車費與路程不成正比,很多司機都不願意接送。

出發前我們還是嘗試使用手機應用程序打車,意外得到一位馬來男司機的立時回應。

原來他才開始打這份工,也不清楚前往目的地的路途遙遠。於是我們向他坦白,他在搞清楚狀況後竟沒攆走我們,反而還傻笑起來。

“你為何還願意接這單生意呢?” 我們問。

“客戶給我的回饋很重要啊。” 他笑答。

司機是個樂觀幽默的人,整個車程都和我們有說有笑。抵達巴哥村時,我們多給了一些小費,並告知再過一會兒就會有旅客從巴哥國家公園返回古晉市,如此他就可以多賺一程的車費。

法國作家羅曼 · 羅蘭說,這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那就是在認清生活的真實面目後,依舊熱愛生活。

生活從來都不是件易事,但就算艱難,當中也一定會有正在努力生活的英雄們。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大自然的珍貴藝術品。

大自然的藝術品

巴哥這地方我已重遊了兩回。

記得初次到來,當船夫將船停在距離沙灘約十米的海上,我們跳下海赤着腳走向岸時,最吸引我的莫過於屹立在海邊的那些繽紛砂岩。

當時我在想:究竟是誰幫這些砂岩穿上了迷人色彩的服裝?她們就好像姿態婀娜的美人,與海的另一邊的山都望(Santubong)山相望着。

這些砂岩在大海的沖刷、浪潮與海風的侵蝕下成就了雄偉、造型獨特的岩柱。粉紅砂岩和鐵礦沉積物交疊堆砌,在崖壁上勾畫出迷人的紋路。

這些無價的天然藝術品無法拿來拍賣,也不能放在博物館裡供參觀。她們的美只能用眼觀看、用心欣賞。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長鼻猴常躲着人類,但終究按耐不住,還是為巴哥美麗的黃昏添了一道景色。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樹枝上悠遊自在的“小青”。

幸福不複雜

徒步時,旅伴恐龍忽然指着身旁的樹問:“這是橡膠樹嗎?”

我搖搖頭,之所以這麼肯定是因為我小時候住的地方有片被荒棄的橡膠園。每次到了橡膠種子成熟的季節,玩伴們都會玩起尋找橡膠種子的遊戲。比賽進行時大夥都儘可能在時限里撿拾最多的橡膠種子。每逢橡膠樹繁殖季節,種子爆裂的清脆聲此起彼落,充斥整片林子。這種感覺就像參加了一場嘉年華。

“那時候呵,只要聽見這聲響,我就會樂上一整天。”

我常常會因為太專註於聆聽這聲音而忘了比賽還在進行中。那是我聽過最好聽的聲音之一。那段沒有電腦網絡、沒有手機微信的日子,簡單卻幸福。歲月過去才明白,小時候的幸福很簡單,長大後簡單卻成了一件很幸福的事。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Tanjung Rhu。

慢活的藝術

第二天徒步回程,恐龍在半途叫住了我,說自己不太舒服。我讓他躺在一處休息,慢慢調整呼吸,自己也坐下歇息。

那個午後,巴哥正因為炙熱的天氣顯得浮躁,卻在我們停下腳步的瞬間平靜下來。陽光刺着我倆的皮膚,雲朵在藍天里緩緩飄着,海風吹過樹林發出優美的旋律。那一刻,時空靜止。

我不禁想起小時候在公公的果園的那個場景。為了躲避果樹下的果蠅,我在附近找到一個隱秘處,將自己藏在那兒。蹲久了,發現四周開始安靜下來,漸漸地聽不清果蠅發出的聲音,聽不清大人們的呼喚聲,後來也聽不清微風的聲響。再後來,就只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只有靜下來,我們才能聆聽自己。

有時候徒步走的就好像人生路。我們是否都在匆匆忙忙地趕路?我們可曾放緩腳步、甚至停下來歇歇?有些事,真的不是追趕就能促成的。

慢下來,給自己一點時間,等一等自己,也等一等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彩虹為午後寧靜的沙灘涂上一抹繽紛。

旅遊資訊:

關於巴哥國家公園

  • 世上最古老的雨林之一,也是馬來西亞砂拉越最早期的國家公園,於1957年落成。
  • 佔地27 平方公里,距離古晉市約37公里。
  • 擁有壯觀的自然景色、豐富的野生動植物,包括僅婆羅洲才有的珍稀長鼻猴和多達150餘種的鳥類。

交通

  • 從古晉市前往巴哥村(Kampung Bako):乘坐 Petra Jaya 6號巴士(從早上七點至下午五點,每30分鐘發車,馬幣3零吉)/迷你巴士/打車(馬幣25-35)或自駕
  • 從巴哥村乘船前往國家公園:汽艇(每人馬幣15),30分鐘。

食宿

  • 餐廳提供一般的菜肴、米飯麵條、糕點類,價格比古晉市貴5-2倍。
  • 可自帶食材(有些住宿提供冰箱)、炊具和電熱壺(住宿不提供)。
  • 註:之前公園的自來水略顯渾濁,現今水源處理已改善。
  • 6種住宿房間供選擇,價格介於馬幣5(紮營地,不提供帳篷)至50。
  • 價位的差異在於空調、棉被、毛巾等設施提供,不提供熱水器。
  • 可聯絡負責部門(+60)82248088或上網預訂住宿床位/房間。

物品清單

  • 一般徒步必備:運動鞋或徒步鞋、太陽眼鏡、防晒霜、帽子、雨具、乾糧
  • 防水袋子、毛巾
  • 拖鞋
  • 水瓶、足夠的飲用水
  • 驅蟲劑
  • 急救箱、私人藥品
  • 手電筒、頭燈
  • 食材、炊具、電熱壺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Bigfoottraveller.com|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熱帶雨林里初始的呼喚

砂勞越巴哥國家公園

mm

慧鶯

一位希望能以聽筒為病人傳遞溫暖、靠雙腳走到天涯海角、用鏡頭看世界的美麗與哀愁、即使身在磚塊格子里也能聞到海風氣息、在忙碌工作時也能聽見海鷗聲音、喜愛不合邏輯,卻又生活實在的女子。

行醫、登山徒步、寫作、作畫、攝影都是她的生命。2009年去了一趟日本後開始愛上旅行。目前為止走過的地方不多:日本、泰國、香港、柬埔寨、越南、澳洲、尼泊爾。

始終相信:只要心中有愛,沒有到不了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