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拉帕斯如此讓人迷眩。山谷、高處、高海拔、常年無海水侵潤的乾燥、喧囂的市集、新穎先進的纜車公交、祭拜 pachamama 大地之母的女巫秘術店、古典而帶着藝術氛圍的哈恩街。這座城在冷靜與熱情之間,矛盾處處,讓人難以捉摸。說不完,講不清。

海拔將近四千至五千米,荒原里的幾棟石屋靜悄悄的,迎接一季又一季的遊客。在冷清與熱情之間,我想石房子究竟怎麼度過了四季。而守屋人在清冷時節,可曾感覺荒涼得想要死去?

那天暮日時分,旅舍里三數張桌子瞬間坐滿了一桌又一桌的拼車旅人。各自歡笑,喧嘩着空氣,瞬間溫熱了高海拔冰冷的石屋。餅乾、茶,我忘了究竟當晚吃了什麼樣的晚餐。只記得每桌都被端上了旅行社標準配給的一瓶紅酒。那一夜,杯觥交錯里,當真是五湖四海齊聚一堂。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在拉帕斯,一抬頭很容易就會看見那終年積雪的 Illimani 山。

同車的西班牙男生說起一部韓國電影《老男孩》。裡頭有一句話:Si sonries, todo el mundo sonrie contigo. Si lloras, lloras solo. 當你微笑,全世界與你一起歡笑。當你哭泣,你只能獨自流淚。咀嚼着這句曾從網友處聽過的話,我鑽進涼涼的被子里試圖入睡。酒精開始在體內發酵,衝擊着頭疼欲裂,催促着心跳加速。可九點以後就切去所有電源的房子里的冷空氣冰凍着臉。我將被子蓋過臉,卻幾乎呼吸不過來。將被子拉下,臉龐卻冷得受不了。如此反覆,我竟一剎慌張憂慮,睡着以後會否倏然斷氣,在高海拔的稀薄空氣里,因酒精作祟而與人間訣別。

而這是天堂般的地方。天堂般的地方啊。

許多天以前,在進入非常人間的拉帕斯(La Paz)以後,即使曾經聽聞,卻從未想象過在這樣奇特的一個國度里,還存在着恍若只應天上有的絕美,在烏尤尼鹽田。當然,我終究沒有在這天堂般的地方死去。

回首當日,我們自邊界的 Copacabana 來到拉帕斯。車子一路行經荒野似的高原地帶,夜色如網撒上大地的時候,我們靠近邊城了。彷彿看見星光瀉滿了山谷。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哈恩街(Calle Jaen)其實是很短的一道街,但在亂糟糟的拉帕斯市中心裡,這道小街讓人感覺像走進了歐洲的某小鎮的某道街。這些大概就是西班牙當年的侵入掠奪之後,留下的難得的建築資產吧。

和平之城

可司機將我們停在不知名的街道上。好不容易循着遠處隱隱約約的燈光來到中心,一陣茫然失措之後終於搭乘德士找着湊合著的住宿。

來到拉帕斯,彷彿才來到玻國的中心,好似在此才得以一窺傳說中冷漠的高原居民。沒有海洋,只有高山。恆常的空氣稀薄是否造就了冷冷冰冰的玻利維亞人?從熱情洋溢的秘魯來到玻利維亞,又豈是海拔之間的差距?

我們仨穿梭在高低起伏,轉角即是四十五度傾斜的階梯的城裡。走在煙塵瀰漫卻充斥着熱鬧民生的街頭。在女巫店裡東瞧瞧西摸摸。觀那高高弔掛在天花板上的小羊駝屍。白花花的日光竄進店裡的時光,不覺詭異只覺新奇。那一袋又一袋的不知名種子,五彩斑斕似的瓶瓶罐罐,像攪混起來就能製成一瓶忘憂水。或愛情毒藥。

這雜亂而混合著煎炸油膩氣味、車子廢氣味道的城市,這座在山谷里的 “和平” 之城,看來如此紛亂,卻有新穎時尚的纜車公交。如同全球的大都會幾乎都有在地下或地上穿梭,帶動城人流動的地鐵系統。拉帕斯因地制宜,發展成了在高空穿梭的公交。連接 “地面” 的城與 El Alto 高處的城。三玻利維亞披索,連接了拉帕斯城人的便利與日常。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日盡、月升、燈亮。那是拉帕斯最美的時刻吧。

窺見那城市的溫柔

距離市中心的紅線纜車站碰巧整修,於是我們與當地人擠在麵包車裡到城的另一處搭乘黃線,興緻勃勃地來到高處 El Alto。這裡有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國際機場,也有惡名昭彰的治安。我們看着纜車線下山谷里密密麻麻的房子,和遠處常年披雪的 Illimani 山峰。日光漸熄,一盞又一盞燈爭相亮起,讓暮色漸濃的城像被點亮了一顆一顆的蠟燭。日落與星子最靠近的時候,就是這曖昧時分吧。日將落,夜初升。彼時彼刻,我們站在纜車站周邊簡陋的紅磚房子間逡巡,雖不至於窺探了他人的生活,卻還是見證了這座城市溫柔的一刻。

如此庶民、如此喧嚷,如此亂糟糟的一座城,只在那蒙昧時分特別溫柔。或許美麗只出現在蒙昧里,無法被喧嘩。而寧靜,恰巧遮掩了白晝里張牙舞爪的瑕疵。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拉帕斯是一座建在山谷里的城市。越往低處越富裕,越往高處反而越貧窮。貧民彷佛被推往城市邊沿。而邊沿即是高處。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街角的女巫店。最詭譎不外乎弔掛在屋頂的羊駝屍。據說不是宰殺而得,而是不幸剛出世就夭折的小羊駝屍體或流產的胚胎。傳統上玻利維亞人會在新屋建成之前將羊駝胚胎或小羊駝屍埋在房子底下,為護佑全家人的象徵。

五味雜陳的人間

我們在此城短暫停留,在城內攀上爬下。奇異着為何這兒的人特別喜歡煎炸食物,在鴿籠般的小格子店裡看那新油出爐般的雞蛋肉片漢堡,瞪大了眼睛嘴巴成了 O 型,然後還是送進口裡大啖;默默嘀咕着生活指數不比秘魯低廉,又碎碎念着玻國商販的冷淡與驕傲;最後在車站還差點錯過前往蘇克雷的夜車。這是座無序而不讓人輕易有好感的城。

然而拉帕斯如此讓人迷眩。山谷、高處、高海拔、常年無海水侵潤的乾燥、喧囂的市集、新穎先進的纜車公交、祭拜 pachamama 大地之母的女巫秘術店、古典而帶着藝術氛圍的哈恩街。這座城在冷靜與熱情之間,矛盾處處,讓人難以捉摸。說不完,講不清。

在這兒,連在廣場大電視下看了一場足球賽,等了一場失望,玻人都可如此冷靜。玻國球隊輸了以後,竟連嘆息聲也難以聞得,人群只默默散開。夜未央時分,球賽結束之後,我們再次自那滿山滿坑似的數檔麵包攤位面前經過,就在那小小的轉角。麵包攤後的店鋪是油膩味滿溢的炸雞店。我們走上那四十五度斜角的階梯,準備回到旅捨去。或許途中也經過了那白晝里逛過的女巫店。彼時大門深鎖。本來就冷清吧,夜裡是否更添詭譎?

拉帕斯有種在人間熱絡活着的昂揚。她是我在玻國最意外的相遇,感覺最矛盾的綜合體。與後來的烏尤尼鹽田相較,恍若走過了精彩人間,最後來到了天堂。

天堂讓人繾綣眷戀,人間讓人五味雜陳。無論何者,都該認真走一回。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我們在纜車站附近的住宅隨意地走着,沒見到什麼人,倒是碰見了一隻貓。

旅遊資訊:

關於拉帕斯

  • La Paz 在西班牙語里是 “和平” 的意思,全名 Nuestra señora de La Paz(我們的和平夫人)。這座城是當年的西班牙征服者 Alonso de Mendoza 於1548年10月20日,為了紀念四年前,西班牙征服者 Gonzalo Pizzaro(與他的夥伴)和當時秘魯總督 Blasco Núñez Vela 之間的對抗結束,恢復和平,而建立起來的。當初原址為拉哈(Laja,一座印加城鎮),後來才遷至如今的地理位置。拉帕斯平均海拔 3650 米,(或錯誤或正確地)被譽為全球海拔最高的首都。
  • 許多人都將拉帕斯理解為玻利維亞的首都,可是在玻國憲法里,蘇克雷(Sucre)才是唯一的首都。然而拉帕斯經濟活動熱絡,儼然玻利維亞一大重鎮,得自政府的撥款與發展不輸(甚至超越)蘇克雷。玻國的行政與立法議會設於拉帕斯,最高法院則在蘇克雷。如今大多將拉帕斯視為“實質上”(de facto)的首都,或稱之為玻利維亞的行政與立法首都;而蘇克雷則是憲法上,也是唯一一個名正言順的玻利維亞首都(constitutional capital city)。
  • 無論拉帕斯是否真正的首都,這都是一座矛盾而有趣的城。

簽證/交通

住宿

  • 拉帕斯的背包客住宿可在女巫市場(El mercado de las brujas)附近的小巷子里找。我們後來住的是 Hostal Inti Wasi (前身是El Solario),價格便宜,地點理想,附近還有市集可找到便宜吃喝。地址是 776 Calle Murillo,算是比較理想的青旅,但是公共浴室的熱水時有時無,在冬天是一件非常折騰人的事。

溫馨提醒

  • 來到拉帕斯,一定要嘗試搭當地纜車到 El Alto 看日落,但在 El Alto 必須注意安全。距離市中心 Plaza Mayor 較為靠近的車站是 Estación Teleférico Cementerio(Ajayuni – Aymara語),紅線。搭到終站是 3 b/s(Bolivian pesos)一趟。我們去的時候,這個纜車站正好關閉,於是我們搭 shared van(類似麵包車)到黃線的 Estación Teleférico Libertador(Chuqi Apo – Aymara語)搭到 Mirador 站。
  • 女巫市場的那道街上其實大部份店面已變為賣紀念品的商店。留存的“女巫店”,遊客可到裡頭逛逛。她們大多不會打擾你,但也請尊重他們。
  • 拉帕斯已經是海拔三千米以上的都市,若從低海拔處剛到此處,建議停留兩、三天適應海拔才到烏尤尼。拉帕斯城內的地勢總是忽高忽低,在城內遊走有時候必須得放緩速度。空氣素質也不會太理想。
  • 玻利維亞的平民飲食其實與秘魯相近,就是餐館內會配有湯、飯和飲料。可是素質比秘魯粗糙。
  • 若會一些簡單的西班牙語,無論在智利、阿根廷、秘魯,還是玻利維亞,都能增加背包旅行的便利性。烏尤尼的三天兩夜團,大部份旅行社的司機的英語都不太好,若會一點西班牙語可以更容易和司機溝通。
  • 無論是烏尤尼還是拉帕斯,就像所有的旅遊城市、大都會一樣,必須保持一樣的警戒心。尤其智慧型手機,切忌在路上邊看邊刷,然後隨手塞進外套的袋子或褲袋裡。這樣會讓不懷好意的人有機可乘。

玻利維亞視頻: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Bigfoottraveller.com|玻利維亞拉帕斯|戀戀人間

秀屏

滿腦子“其他事比較重要”的藥劑師。旅行久了想回來工作,工作久了又想丟下一切去旅行。任何人都無法捆綁,最討厭被人管的自由水瓶座。膽子特小,偏偏不自量力。不旅行的時候寫字看書幻想,旅行的時候寫字看書計劃和——憂慮。常常做着一件事,腦子裡想的卻是另一件事。反正就是亂七八糟,喜歡什麼都看一點、學一點。雖然還不確切知道往後的自己會變得怎樣,卻時時提醒自己要維持健康的身體,旅行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