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當時我們可是步步為營,費了多少的勁才不至於讓你們誤入歧途。我們沒受過太多的教育,為人父母的學問,我們也是邊做邊學。沒有人傳授我們什麼高超的馴馬術,我們只知道拉緊捆綁着你們的韁繩,免得你們脫韁而去。

這裡比想象中來得寒冷,原以為將平時上高原時穿的外套帶上,就足以抵禦外國的冬天,這些都已是衣櫃里最厚重的衣物,然而卻還是不合時宜,只怪自己的孤陋寡聞和缺乏經驗,低估了國外的冷,這可讓年輕人給見笑了。別怪我,畢竟我到了這個年紀,才有機會到外國去看看這個世界,我沒有你們對世界認知的經驗老道,一年裡到處飛,世界在你們眼中就只不過像是個包在殼裡的牡蠣。我年輕時候的世界,只不過是來回於工作和家庭的範圍內,我眼裡的世界,早已經全都寄望到了你們身上。幸好你往我的行李一看,就知道這些衣服根本不夠保暖,帶我多買了保暖衣服,還借了我圍巾。

Bigfoottraveller.com|野馬這裡的夕陽看起來和家鄉的不一樣,是照射的角度,抑或是綻放出來的色調不同呢?總之就是看起來特別柔和美麗,那投映在湛藍海面上的金燦波光,粼粼起舞,天地中的各種色彩都如夢幻一般,不知不覺看得痴了。似乎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認認真真地看過夕陽,這讓我想起了青春時期,當時看什麼都覺得特別柔和美麗。

我不知道現在所佇立的地方在地圖的那個角落,我只知道我站在一個離家很遠的地方,一個靠着寬闊海洋的山崖邊,山崖的另一邊是綿延起伏的山坡,綠草如茵,不時還有袋鼠在草叢間跳躍。那真是個可愛的動物,聽說澳大利亞人會吃袋鼠肉,真難以想象這麼可愛的動物他們怎麼可以忍心吃掉。上午還看過了樹熊,可不是布娃娃,而是貨真價實的活樹熊,雖然它們懶得幾乎如布娃娃般一動不動。除此,還看了企鵝,成群成群的企鵝在我腳邊神態滑稽地搖搖擺擺而過,我笑得合不攏嘴,人無論到了什麼年紀,還是會保存着一顆童稚之心,純真無邪的一面。

Bigfoottraveller.com|野馬Bigfoottraveller.com|野馬你們問我這段旅行開心嗎?我當然開心,其實無論去那裡都開心,無論是遙遠的西方,或是鄰近的東方,我並不是非要到昂貴的歐洲才覺得無憾,就算只是去台灣我也感到非常滿足了。你們帶我去葡萄園紅酒庄去品嘗紅酒,我淺淺嘗了一口,一股刺鼻的酸苦味湧上,好不容易才把它咽下去,這味道可真難喝。酒庄的職員看了一陣難為情,還以為自己的酒出了什麼問題,連忙換過另一瓶倒入另一個杯子讓我嘗試,嚇得我連連搖手,又沒法用英語跟他說明白,他只好無趣地走開。只見你們喝得津津有味,真是摸不着頭腦。我知道你們是好意想讓我嘗試我沒嘗試過的東西,然而我已經就這樣活了多少個年歲,現在要我追上你們的世界,這談何容易,你們跑得多快,我早已無力趕上。

Bigfoottraveller.com|野馬你們在我的前面走着,步伐顯得多麼自信,當時你們可像是一匹野馬,怎麼管都管不着,縱使現在還是一樣。然而你們已經有能力走出自己的路,且在前面引領着我,當時我們可是步步為營,費了多少的勁才不至於讓你們誤入歧途。曾經我們之間存有如此多的爭執和磨合,這也是在所難免的,畢竟兩代之間的觀點還是存在着隔閡,越是讓你們接受越多的學問,那個鴻溝就越是龐大。我們沒受過太多的教育,為人父母的學問,我們也是邊做邊學。沒有人傳授我們什麼高超的馴馬術,我們只知道拉緊捆綁着你們的韁繩,免得你們脫韁而去。

如今我們已老,再也拉不住韁繩。你們自由了,現在我們反而需要由你們領着,沒有你們領着,我們竟像是變成沒有了雙腳,那裡都去不了。認了吧,我現在只不過是個年邁的老騎士,跟你們對換了角色,甘心做個被動的被領者,只要你們不把我推下馬就好。

《The Tallest Man On Earth - Leading Me Now》

mm

耳東熊

本名陳奕勤,音樂人/自由撰稿人,曾為丁當、梁靜茹、言承旭、楊冪、王傑等歌手寫歌,文字作品散見於一些雜誌與報章。熱愛旅遊,認為旅遊是將日常生活切換到不同地點背景,注重每段旅程的“生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