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当时我们可是步步为营,费了多少的劲才不至于让你们误入歧途。我们没受过太多的教育,为人父母的学问,我们也是边做边学。没有人传授我们什么高超的驯马术,我们只知道拉紧捆绑着你们的缰绳,免得你们脱缰而去。

这里比想象中来得寒冷,原以为将平时上高原时穿的外套带上,就足以抵御外国的冬天,这些都已是衣柜里最厚重的衣物,然而却还是不合时宜,只怪自己的孤陋寡闻和缺乏经验,低估了国外的冷,这可让年轻人给见笑了。别怪我,毕竟我到了这个年纪,才有机会到外国去看看这个世界,我没有你们对世界认知的经验老道,一年里到处飞,世界在你们眼中就只不过像是个包在壳里的牡蛎。我年轻时候的世界,只不过是来回于工作和家庭的范围内,我眼里的世界,早已经全都寄望到了你们身上。幸好你往我的行李一看,就知道这些衣服根本不够保暖,带我多买了保暖衣服,还借了我围巾。

Bigfoottraveller.com|野马这里的夕阳看起来和家乡的不一样,是照射的角度,抑或是绽放出来的色调不同呢?总之就是看起来特别柔和美丽,那投映在湛蓝海面上的金灿波光,粼粼起舞,天地中的各种色彩都如梦幻一般,不知不觉看得痴了。似乎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认认真真地看过夕阳,这让我想起了青春时期,当时看什么都觉得特别柔和美丽。

我不知道现在所伫立的地方在地图的那个角落,我只知道我站在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一个靠着宽阔海洋的山崖边,山崖的另一边是绵延起伏的山坡,绿草如茵,不时还有袋鼠在草丛间跳跃。那真是个可爱的动物,听说澳大利亚人会吃袋鼠肉,真难以想象这么可爱的动物他们怎么可以忍心吃掉。上午还看过了树熊,可不是布娃娃,而是货真价实的活树熊,虽然它们懒得几乎如布娃娃般一动不动。除此,还看了企鹅,成群成群的企鹅在我脚边神态滑稽地摇摇摆摆而过,我笑得合不拢嘴,人无论到了什么年纪,还是会保存着一颗童稚之心,纯真无邪的一面。

Bigfoottraveller.com|野马Bigfoottraveller.com|野马你们问我这段旅行开心吗?我当然开心,其实无论去那里都开心,无论是遥远的西方,或是邻近的东方,我并不是非要到昂贵的欧洲才觉得无憾,就算只是去台湾我也感到非常满足了。你们带我去葡萄园红酒庄去品尝红酒,我浅浅尝了一口,一股刺鼻的酸苦味涌上,好不容易才把它咽下去,这味道可真难喝。酒庄的职员看了一阵难为情,还以为自己的酒出了什么问题,连忙换过另一瓶倒入另一个杯子让我尝试,吓得我连连摇手,又没法用英语跟他说明白,他只好无趣地走开。只见你们喝得津津有味,真是摸不着头脑。我知道你们是好意想让我尝试我没尝试过的东西,然而我已经就这样活了多少个年岁,现在要我追上你们的世界,这谈何容易,你们跑得多快,我早已无力赶上。

Bigfoottraveller.com|野马你们在我的前面走着,步伐显得多么自信,当时你们可像是一匹野马,怎么管都管不着,纵使现在还是一样。然而你们已经有能力走出自己的路,且在前面引领着我,当时我们可是步步为营,费了多少的劲才不至于让你们误入歧途。曾经我们之间存有如此多的争执和磨合,这也是在所难免的,毕竟两代之间的观点还是存在着隔阂,越是让你们接受越多的学问,那个鸿沟就越是庞大。我们没受过太多的教育,为人父母的学问,我们也是边做边学。没有人传授我们什么高超的驯马术,我们只知道拉紧捆绑着你们的缰绳,免得你们脱缰而去。

如今我们已老,再也拉不住缰绳。你们自由了,现在我们反而需要由你们领着,没有你们领着,我们竟像是变成没有了双脚,那里都去不了。认了吧,我现在只不过是个年迈的老骑士,跟你们对换了角色,甘心做个被动的被领者,只要你们不把我推下马就好。

《The Tallest Man On Earth - Leading Me Now》

耳东熊

本名陈奕勤,音乐人/自由撰稿人,曾为丁当、梁静茹、言承旭、杨幂、王杰等歌手写歌,文字作品散见于一些杂志与报章。热爱旅游,认为旅游是将日常生活切换到不同地点背景,注重每段旅程的“生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