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們向餐車買了一杯咖啡,在第比利斯的至高點眺望這座城市,庫拉河把城市分為東西兩塊。我們一時興起,說起想在歐洲開餐車。

我們在格魯吉亞的第比利斯(Tbilisi)相遇,十小時以上的飛行耗費了我大部分的精力。凌晨的市中心燈光閃爍,行人寥寥無幾。距離上一次見面已經是九個月前,現在 Yuu 已經結束帕米爾的旅行,最令我提心弔膽的一段結束了。一覺醒來,迎接我的是四小時時差的高加索地區。

高加索人種高鼻樑,藍眼睛,白皮膚,任何一個亞洲人都會被居民有意無意地眼神掃視。不稀奇,正如一張歐美臉孔在中國二線城市被目不轉睛地打量。杭州的工作暫告一段落,我是一個難得放假的上班族悠哉度假,自然醒後到咖啡廳閑坐,午飯時間到了就挑評價最好的餐廳吃飯。最喜歡的是逛當地的超市,買喜歡的食材回住宿自己動手。Yuu 也和我一樣放鬆,如果說騎行是他的 “職業”,此時在第比利斯,也算得上是他的 “度假”,他把自行車留在了 Udabno。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眺望第比利斯。

生活在第比利斯

Yuu 常說,第比利斯是最適合和家人一起旅行的地方之一。物價低廉,交通也算方便,夏天是葡萄盛產的時候,冬天有高加索的雪景。我們向餐車買了一杯咖啡,在第比利斯的至高點眺望這座城市,庫拉河把城市分為東西兩塊。我們一時興起,說起想在歐洲開餐車。

這裡的飲食以麵包為主,經常可以看到路上的行人手拿長形麵包,只用紙包住麵包握在手裡,我們打趣稱它是 “麵包時尚”。在長形麵包中間加個蛋,就是有名的 “kachapuri”,在餐廳都能輕易點到。最叫我們心花怒放的當屬砂鍋料理,肉類和蔬菜在陶土的保溫下滋啦滋啦作響,牛小排咬下去多汁彈牙,就連白蘑菇都可以這樣料理。飯後的 “chacha”(格魯吉亞的伏加特)是地道美食的重要環節,可以看見鄰座的客人舉杯致辭共飲,格魯吉亞人的餐桌上絕對少不了酒。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伊朗乾貨市場。

初見德黑蘭

兩周後我們經停巴庫(Baku),飛往德黑蘭(Tehran)。下機時所有女乘客自覺裹好頭巾入境,唯獨我沒有任何可以包裹頭部的東西。Yuu 很慌張,擔心冒犯當地人。

海關大廳很簡陋,需要落地簽的人士排成一列,馬來西亞護照免簽,我們到賣保險的櫃檯,職員對我沒戴頭巾表示問題不大,我的擔憂減了一半。儘管如此,離開機場直到抵達了住宿的地方,我被無法忽視的外來眼光盯得不自在。德黑蘭的沙發客主人 Arezoo 送了我一條頭巾,每天出門都裹得嚴嚴實實才安心。

Arezoo 和丈夫待我們很友善,我們交談甚歡。他們是茶包收集愛好者,整廚一列列的茶盒看得人心情大好,後來我回到杭州也依樣畫葫蘆,買了一大堆茶包,每天下午茶都是甜蜜的選擇時刻。他們還是登山愛好者,聊了幾些登山裝備的牌子,感覺與伊朗人的距離更近了,也就寬心不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伊朗美食。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水煙館。

在德黑蘭看見馬來西亞

一開始走在德黑蘭街頭,我們連照相機都不敢拿出來。也不知道這種緊張氣氛是我們倆相互影響,還是環境作用。不過,在路邊搭訕我們的行人,還有石榴汁攤販的微笑,都是伊朗人真實的樣子。後來 Yuu 和哥哥在伊朗徒步搭車,遇見更多熱情的人,伊朗就成了 Yuu 心目中最和善的國家。

幾天後,我道別這個國家回馬來西亞過春節,飛機晚點超過一個小時。Yuu 和家人一年一度重逢了。顯然,伊朗相比格魯吉亞,與家人一起旅行要不自在得多。

伊朗的水煙管就像馬來西亞路邊的 “嘛嘛檔” 一樣多,也有一樣的社交環境。人們在這裡看電視、玩手機、聊天,Yuu 說,你在嘛嘛檔看見人們在做什麼,伊朗人就在水煙館裡做什麼。Yuu 和哥哥在水煙館裡喝熱騰騰的紅茶。“水煙配紅茶?”,他惺惺地說,“難道你去嘛嘛檔不會喝茶嗎?” Yuu 在大大小小的水煙管里喜歡找人挑戰 Backgammon(雙陸棋),他一直對這個棋盤遊戲很自信,說他只輸過兩回。

而伊朗的清真寺就更加四處可見了,彷彿這個地方的風景都是由不同花紋的七彩小磚拼湊起來。他們走訪大大小小的清真寺,最為我印象深刻的是莫克清真寺(Nasir ol Molk Mosque)。在那裡,陽光繽紛地充斥,遊客也充斥,讓人懷疑它是宗教聖地還是觀光景點。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兄弟倆,於 Udabno。

兄弟情

他們一路走走停停,終於從伊朗西北邊進入亞美尼亞(Armenia)。首都埃里溫(Yerevan)很安靜,人很少。這時候的亞美尼亞是白皚皚的冬天。他們租車開到塞凡湖(Lake Sevan),這座高加索地區最大的高原湖泊早已被冰霜覆蓋住了湖面。邊上的城堡也像有女巫的童話故事裡被幽暗封印。就在他們開車去塞凡湖的路上,車子在結冰的地面滑胎,原地旋轉幾圈後停下,兄弟倆怔住,開口第一句是 “真好玩”,隨後他們檢查汽車,只怕搞壞了車還要賠償。

亞美尼亞旅行之後,他們乘火車向北,重回 Udabno。唯一生還的貓依舊,小狗長成大狗,冬天的冰雪開始化了。他終於又要重拾自行車出發,繼續向西,曼徹斯特在西邊。

Yuu  Shinn 已在亞美尼亞再度重逢。除了一起騎行外,他倆也在籌備着新書。新書詳情,請留意黑螞蟻面書專頁

*《大腳印》是 Yuu 騎行計劃的夢想推手。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Bigfoottraveller.com|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四)|重逢

mm

Yuu & Shinn

Yuu:大學時期愛上騎自行車,曾騎行環島台灣,也騎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從杭州出發,準備騎行歐洲。

Shinn:大學時期愛上背包旅行,曾背包從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東南亞。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亞,和Yuu一起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