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们向餐车买了一杯咖啡,在第比利斯的至高点眺望这座城市,库拉河把城市分为东西两块。我们一时兴起,说起想在欧洲开餐车。

我们在格鲁吉亚的第比利斯(Tbilisi)相遇,十小时以上的飞行耗费了我大部分的精力。凌晨的市中心灯光闪烁,行人寥寥无几。距离上一次见面已经是九个月前,现在 Yuu 已经结束帕米尔的旅行,最令我提心吊胆的一段结束了。一觉醒来,迎接我的是四小时时差的高加索地区。

高加索人种高鼻梁,蓝眼睛,白皮肤,任何一个亚洲人都会被居民有意无意地眼神扫视。不稀奇,正如一张欧美脸孔在中国二线城市被目不转睛地打量。杭州的工作暂告一段落,我是一个难得放假的上班族悠哉度假,自然醒后到咖啡厅闲坐,午饭时间到了就挑评价最好的餐厅吃饭。最喜欢的是逛当地的超市,买喜欢的食材回住宿自己动手。Yuu 也和我一样放松,如果说骑行是他的 “职业”,此时在第比利斯,也算得上是他的 “度假”,他把自行车留在了 Udabno。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十四)|重逢

眺望第比利斯。

生活在第比利斯

Yuu 常说,第比利斯是最适合和家人一起旅行的地方之一。物价低廉,交通也算方便,夏天是葡萄盛产的时候,冬天有高加索的雪景。我们向餐车买了一杯咖啡,在第比利斯的至高点眺望这座城市,库拉河把城市分为东西两块。我们一时兴起,说起想在欧洲开餐车。

这里的饮食以面包为主,经常可以看到路上的行人手拿长形面包,只用纸包住面包握在手里,我们打趣称它是 “面包时尚”。在长形面包中间加个蛋,就是有名的 “kachapuri”,在餐厅都能轻易点到。最叫我们心花怒放的当属砂锅料理,肉类和蔬菜在陶土的保温下滋啦滋啦作响,牛小排咬下去多汁弹牙,就连白蘑菇都可以这样料理。饭后的 “chacha”(格鲁吉亚的伏加特)是地道美食的重要环节,可以看见邻座的客人举杯致辞共饮,格鲁吉亚人的餐桌上绝对少不了酒。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十四)|重逢

伊朗干货市场。

初见德黑兰

两周后我们经停巴库(Baku),飞往德黑兰(Tehran)。下机时所有女乘客自觉裹好头巾入境,唯独我没有任何可以包裹头部的东西。Yuu 很慌张,担心冒犯当地人。

海关大厅很简陋,需要落地签的人士排成一列,马来西亚护照免签,我们到卖保险的柜台,职员对我没戴头巾表示问题不大,我的担忧减了一半。尽管如此,离开机场直到抵达了住宿的地方,我被无法忽视的外来眼光盯得不自在。德黑兰的沙发客主人 Arezoo 送了我一条头巾,每天出门都裹得严严实实才安心。

Arezoo 和丈夫待我们很友善,我们交谈甚欢。他们是茶包收集爱好者,整厨一列列的茶盒看得人心情大好,后来我回到杭州也依样画葫芦,买了一大堆茶包,每天下午茶都是甜蜜的选择时刻。他们还是登山爱好者,聊了几些登山装备的牌子,感觉与伊朗人的距离更近了,也就宽心不少。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十四)|重逢

伊朗美食。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十四)|重逢

水烟馆。

在德黑兰看见马来西亚

一开始走在德黑兰街头,我们连照相机都不敢拿出来。也不知道这种紧张气氛是我们俩相互影响,还是环境作用。不过,在路边搭讪我们的行人,还有石榴汁摊贩的微笑,都是伊朗人真实的样子。后来 Yuu 和哥哥在伊朗徒步搭车,遇见更多热情的人,伊朗就成了 Yuu 心目中最和善的国家。

几天后,我道别这个国家回马来西亚过春节,飞机晚点超过一个小时。Yuu 和家人一年一度重逢了。显然,伊朗相比格鲁吉亚,与家人一起旅行要不自在得多。

伊朗的水烟管就像马来西亚路边的 “嘛嘛档” 一样多,也有一样的社交环境。人们在这里看电视、玩手机、聊天,Yuu 说,你在嘛嘛档看见人们在做什么,伊朗人就在水烟馆里做什么。Yuu 和哥哥在水烟馆里喝热腾腾的红茶。“水烟配红茶?”,他惺惺地说,“难道你去嘛嘛档不会喝茶吗?” Yuu 在大大小小的水烟管里喜欢找人挑战 Backgammon(双陆棋),他一直对这个棋盘游戏很自信,说他只输过两回。

而伊朗的清真寺就更加四处可见了,仿佛这个地方的风景都是由不同花纹的七彩小砖拼凑起来。他们走访大大小小的清真寺,最为我印象深刻的是莫克清真寺(Nasir ol Molk Mosque)。在那里,阳光缤纷地充斥,游客也充斥,让人怀疑它是宗教圣地还是观光景点。

Bigfoottraveller.com|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十四)|重逢

兄弟俩,于 Udabno。

兄弟情

他们一路走走停停,终于从伊朗西北边进入亚美尼亚(Armenia)。首都埃里温(Yerevan)很安静,人很少。这时候的亚美尼亚是白皑皑的冬天。他们租车开到塞凡湖(Lake Sevan),这座高加索地区最大的高原湖泊早已被冰霜覆盖住了湖面。边上的城堡也像有女巫的童话故事里被幽暗封印。就在他们开车去塞凡湖的路上,车子在结冰的地面滑胎,原地旋转几圈后停下,兄弟俩怔住,开口第一句是 “真好玩”,随后他们检查汽车,只怕搞坏了车还要赔偿。

亚美尼亚旅行之后,他们乘火车向北,重回 Udabno。唯一生还的猫依旧,小狗长成大狗,冬天的冰雪开始化了。他终于又要重拾自行车出发,继续向西,曼彻斯特在西边。

Yuu  Shinn 已在亚美尼亚再度重逢。除了一起骑行外,他俩也在筹备着新书。新书详情,请留意黑蚂蚁面书专页

*《大脚印》是 Yuu 骑行计划的梦想推手。

Yuu & Shinn

Yuu:大学时期爱上骑自行车,曾骑行环岛台湾,也骑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从杭州出发,准备骑行欧洲。

Shinn:大学时期爱上背包旅行,曾背包从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东南亚。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亚,和Yuu一起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