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須知深鎖其中的曼妙風景往往如嬌羞的小姑娘,從不輕易向旅人展露笑顏。若想親眼一窺峻岭攝人的真實面貌,唯有耐得住寒風,吃得起苦頭的人,才能以汗水與毅力換得。

畢業後工作了三年,首次放長假。人家常說,放假就該休息,我卻選擇去尼泊爾的安娜普娜(Annapurna)徒步旅行。因為那片猶如英國作家希爾頓筆下《消失的地平線》中的“藍月谷”般白雪皚皚、冷傲孤絕的世外桃源,應該趁年輕去。老骨頭可能不勝負荷。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前往 Birentanti 途中。

旅行之開始

加德滿都(Kathmandu)市狹窄的街道上,人群車輛如川涌,叫賣聲不斷,是視聽覺上的一種超負荷。登山貨物、紀念品,一應俱全。

進入國家公園後就不同了:空氣清爽度飆升,四周寧靜且瀰漫薄薄的霧。小巴載着徒步團隊,順着崖邊的車道蜿蜒而上,六小時後抵達某段竹林邊。我背起行囊,沿着芳草和綠溪前往首站—— Birentanti。復行數十步,就慣性地掏出口袋裡的手機,讀了公司經理在幾小時前給我發的短訊,想乖乖回復時卻已然發現與外界隔絕。我《桃花源記》般的旅程就此開始。

徒步生活

缺乏鍛煉的城市人,在高海拔徒步, 體力不支是很自然的事。停下拍照是借口,一路幾千個梯級,可都是喘着氣蹣跚爬上的。途中巧遇的孩子們,猜是趕着上學的緣故,半跑帶跳着上下陡坡,超越徒步團隊絲毫不費勁,連攬着三十多公斤行囊的搬運工人,雖是同時啟程但不一會兒功夫就不見了蹤影。團友走累了,每十幾分鐘便問一次:“Mohan,前面是不是沒上下坡了?”

“Ali ali ukalo, Ali ali uralo!”

“一點點起,一點點落,” 多忠懇的一句話,我想人生也是這樣吧。感嘆尼泊爾山民比自己堅韌太多!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Dal Bhat 是少肉多菜的高熱量主食。住在山裡的人幾乎餐餐吃它。

徒步的日子,早上六點用早餐,八點啟程,每小時小休片刻。午飯後,休息一小時,再走三小時左右,五點以前抵達領隊 Pimba 預先安排好的村莊過夜。人煙如空氣稀薄的山間,生產力低,食材多數是當地人種植的。也許就這緣故,尼泊爾的傳統主餐 Dal Bhat 里飯多肉少,也以時蔬為主。雞蛋、咖啡和熱檸蜜成了徒步期間的奢侈品,售價也會隨海拔漲高。

晚飯後眾圍爐邊閑聊,八點便鑽入冷冰冰的睡袋裡合上雙眼。此般同寒共苦,讓團隊成員混熟了。領隊教會了我們當地流行的撲克牌遊戲,和大夥一起,以茶水咖啡為賭注,圍着暖爐邊玩邊聊打撲克牌。驚覺最年長的搬運大叔 Sitharam 已經六十一歲了,依舊健步如飛;十六歲的副領隊 Payma(領隊的侄兒)教我們古卡里(Gurkhali)語里如“嘔吐”(chhdiyo)、“很冷”(dheri chiso)、“山”(himal)、“美女”(Sundari)等等的趣味單詞,相當逗趣。徒步登山雖是考驗個人體力和意志的活動,但路上有歡聲笑語做伴,再嚴峻的考驗也能克服。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與我們隨行的搬運工與副團領隊。

觀風景變換

安娜普娜,梵文名,通譯為 “哺育萬物之母,永恆且萬能之灶神”。選擇挑戰安娜普娜徒步路線,純粹是慕其美名而來。然而,須知深鎖其中的曼妙風景往往如嬌羞的小姑娘,從不輕易向旅人展露笑顏。徒步旅程的起頭,總覺得缺少了嚮往的壯麗風景。其實,若想親眼一窺峻岭攝人的真實面貌,唯有耐得住寒風,吃得起苦頭的人,才能以汗水與毅力換得。

安娜普娜之美,是多層次的。從 Ulleri 到 Gorepani,途中藏着數不清的泥梯階,和地圖上見不着卻又翻不盡的小山嶺。想同上百人齊登上名聞遐邇的潘恩山(Poon Hill)一窺360度山川相連,令人嘆為觀止的日出景色,Gorepani 便是攻頂前最佳的驛站。

再往海拔較低的 Tadapani 前進,沿途有冰雪溶解而成的小溪和小瀑布點綴幽幽河谷,如同懸在翡翠晚裝上的銀色項鏈。村莊里的矮房,齊刷上粉紅色的漆,與無雲長空相映成趣。魚尾峰(Machhapuchre)矗立在驛站的東北面,歡迎登山客的到來。山峰清晰、婀娜、壯麗,這即是全程中風景最漂亮的村莊了。

Chhumrong 是鑲嵌在露台農田間的石屋村莊。我們午後抵達時,恰好趕上中學生上課時間。簡樸的學院偶爾傳來朗朗讀書聲,打破一往的平靜。二十幾歲的自己,能在山中聽着孩子們以陌生的語言朗誦着不知名的課本,心生莫名悸動。祖國的小學生,是否也那麼熱衷於學習?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疲累的雙眼望見雲霧裡的 MBC,彷彿瞧見海市蜃樓一樣。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轉過頭來,抬眼回望走過的路,才感覺曾經的艱辛,換來這片山谷之中野草離離的絕佳風景都是值得的。

視覺饗宴

繼 Dhoban 往 Machhapuchre Base Camp(MBC),和隨後位於海拔4130米處的 Annapurna Base Camp(ABC), 不見樹木,只見原上野草離離,長在冰冷的溪邊。由於高山症風險提高,到處貼着告示牌,提醒人們若氣喘嘔吐、頭痛難忍,立即回返低海拔處。我借藥物克服病症和疼痛,慶幸自己能堅持繼續往 ABC 的冰川前進。痛楚換來的風景太值得了。一些旅人幾度舊地重遊,幾度不畏寒冷,忍痛挨餓,只為在冷風中握着相機守候日出,再次近距離感受群山被紅日點燃的嘆為觀止。

有一名旅客在驛站的牆上,留下了以下的感言:

“如果你愛上某個地方,又不確定的話,那麼試着去忘記,就會發現答案。”

安娜普娜哺育了誰?她的美又從何說起?我想安娜普娜贈於世人的,是視覺的饗宴,心靈的釋放。是一種經苦其心志,空乏其身後無價的靈魂之美。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離開人間仙境,好像美夢蘇醒一般。

旅遊資訊:

安娜普娜徒步旅行

  • 這次登山聘用了 Divine International Explore & Treks (新加坡),還算滿意,不妨試一下。此公司事先替我們安排好了進入國家公園徒步旅行的准證。
  • 十天的徒步路線是旅行社為如我這般初級登山客規劃的,行程如下:

出發日: Kathmandu 至 Birentanti,適應高海拔

第一天: Birentanti 至 Ulleri

第二天: Ulleri 至 Gorepani

第三天: Gorepani 經 Poon Hill(3210m)至 Tadapani

第四天: Tadapani 至 Chhumrong

第五天: Chhumrong 至 Dohban

第六天: Dohban 至魚尾峰(Machhapuchhre Base Camp,MBC,3700m)

第七天: MBC 至 Annapurna Base Camp(ABC,4130m)

第八天: ABC 至 Dohban

第九天: Dohban 至 Jihnu 泡溫泉

第十天: Jhinu 至終點,搭車前往 Pokkahra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暫別 MBC,前往終點 ABC。

徒步配套費用

  • 配套包含在尼泊爾的每日三餐以及住宿、出租車、搬運工、嚮導、登山證,價格接近新幣1,900元。不包括額外如激浪漂流,跳滑翔傘等活動費用,以及小費,機票,和着抵達尼泊爾後的旅客簽證。

出發前準備

  • 只要平時稍加鍛煉,啟程登山之前記得吃預防高山症的藥丸(建議向醫生詢問),多注意身體狀況。

簽證

  • 除了印度國民外,任何人到尼泊爾旅行皆須簽證。Visa On Arrival(美金30元 / 15日)須在過關卡時自行支付。
  • 欲了解簽證詳情,可瀏覽尼泊爾移民局網站

貨幣

  • 盧比(Rupee,RS),100RS 可換約1美金。
  • 盧比別換多了,帶着美金小鈔,須要時才換,否則回國後難再兌換。

 安全

  • 加德滿都的交通混亂得可怕,但在旅遊區走動,對於一小團人來說是相當安全的。

氣候

  • 雖說九月到11月是徒步旅行是最佳的季節,但12月比較晴朗,登山客少,山石又穩固,不容易雪崩。然而,12月氣溫較低,海拔最高處氣溫在零下左右。若颳風會更冷,所以得做足準備功夫。

探索活動

  • 我們也到 Swayambhunath 和 Durbar Square 參觀。可惜好多古迹在2015年大地震時遭受嚴重破壞,至今(2017年)仍然無法回復原有風貌。
  • 我們也嘗試了降落傘滑行、激浪漂流等刺激活動,可向當地旅行社詢問。

溫馨提醒

  • 徒步時該如何穿?網上看過的穿着口訣“內薄軟,中保暖,外防風”,經我親身體驗後,覺得是相當有效的。但也還需要保暖手套與豆瓣帽的加持才能舒舒服服地登山。我本身使用 DriFit 運動襯衫,外加 Triclimate 夾克即可,但怕冷的朋友,不妨外加一件羽絨外套,更暖和。
  • 途經的村莊規模小,熱水供應不充足。尼泊爾山民靠太陽能和水力發電,所以電力和食水供不應求。充電、買水,價格都提高了。充電收費 RS150 ——RS200,熱水每壺約 RS100。畢竟山裡的供應如食材,都是靠人力或驢子運上山來的。我偶爾會想念都市裡的便捷舒適,但山間徒步還是有他獨有的吸引力。
  • 因為仿造品很多,除了書本超便宜外,最值得買的是沉香、茶和布料。香與茶,試過後可自行決定,但我只因為跟着對布料挑選在行的印度朋友才敢買米色的克什米爾(cashmere)圍巾給母親,另外買了天藍色暈染的派士米呢(pashmina)給朋友。

尼泊爾視頻: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Bigfoottraveller.com|尼泊爾安娜普娜|我何嘗不是試着去忘記

mm

小熊

長期處蝸居冬眠狀態,被動,也不愛改變;不時會對巢穴外的風景產生好奇,所以也偶爾會跨步外出,去見識花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