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去哪?

保留千年古迹的布哈拉会让旅人错以为穿越时空回到过去,里里外外一百四十余座的遗迹的矗立,没有画蛇添足的修缮,土色的城池融合在单色的环境里,仿佛时间遗忘了布哈拉。

走上丝路,走进乌兹别克斯坦(Uzbekistan)的布哈拉(Bukhara),我住在里亚比豪兹广场(Lyabi-Hauz)附近的客栈。这广场环抱着石池,建于十七世纪,所以,Hauz 在塔吉克语里是指水池的意思。

在以前,布哈拉石池的用途极广,人们除了会围绕在石池边聚会闲话家聊,还会饮用池水、利用池水洗衣和做饭。由于池水常年不流通的关系,造成布哈拉在几世纪以前以瘟疫闻名,所幸,之后布尔什维克(俄国共产党的一个分支)改善系统,帮助当地人延长了寿命。

而今的里亚比豪兹石池已是城内著名的景点之一,周围种有的桑树已有上百年树龄,池里倒映着三三两两的柳树叶垂,偶尔还能听见池里水鸭的嘎嘎声,使广场增添了几分闲雅。

Bigfoottraveller.com|乌兹别克斯坦|被时间遗忘的布哈拉

闲来无事可到里亚比豪兹广场(Lyabi-Hauz)周围的茶馆餐厅吃茶,欣赏池景。

广场的另一侧有尊雕像,不管白天黑夜都不乏旅客与它合照,那便是著名童话故事里传神的人物——阿凡提,那位誉为“聪明的傻瓜”。

保留千年古迹的布哈拉会让旅人错以为穿越时空回到过去,里里外外一百四十余座矗立的遗迹,没有画蛇添足的修缮,土色的城池融合在单色的环境里,仿佛时间遗忘了布哈拉。

就连躲在胡同小巷间的门户也都没有刻意的装潢,扇扇雕木刻画的木门,栩栩紧贴着围墙,我像是走进一所巨大的艺术坊,观赏着岁月的名画。

Bigfoottraveller.com|乌兹别克斯坦|被时间遗忘的布哈拉

别具一格的那迪尔迪万别基神学院。

城里许多让人大开眼界的景点,如:神学院、宣礼塔、清真寺、城堡……让我长见闻的是那迪尔迪万别基神学院。据知早期的那迪尔迪万别基神学院(Nadir Divanbegi Medressa)是一家商队旅舍,但由于可汗认为是座神学院,于是在1622年,坐实成了神学院。有别于其他神学院的是它的外饰瓷砖,高高的穹顶上有着一对孔雀,羽翼下还拥着羊羔,孔雀的中央还堆砌一个人脸太阳,这种的装饰违反了穆斯林教禁止描绘生物的教规,也经由这里才让我意会过去所忽略神学院和清真寺的共同特点。

Bigfoottraveller.com|乌兹别克斯坦|被时间遗忘的布哈拉

停放的交通工具与布哈拉古城拼凑在一起,形成格格不入的画面。

现今的大部分古迹里已用作他途,成了兜售手工艺品和地毯的市集。在这些工艺品中最常见的图样是一颗颗石榴,当地人相信石榴能带来好运。

相传,帖木儿陵前有个大缸,每当帖木儿出征前必在此缸灌满石榴汁并与将士们共饮,鼓舞士气。直到战胜归来,也会添满石榴汁大肆庆祝。

要不是夕阳西下,天色转换,我还真以为布哈拉的时间不会走动。我攀上咖啡馆的顶楼欣赏着古城的落霞。

俯瞰着塔高四十七米的喀龙宣礼塔(Kalon Minaret),幻想着当年成吉思汗与它的对话。当时的百将行军,悠悠征伐,万马蹄下是否踩着一样的细沙?

------------------------------

*更多有关笨女人浪迹天涯的故事,收录在她的新书《游迹可寻》里。欲购买者可透过此 Facebook 专页联络作者。

笨女人

没念过大学更看不懂地图GPS,在旅途永远属于留级的笨女人。喜欢躲在文字里游戏,也喜欢在世界里找自己,不必是完美,但愿渐渐完整。在新加坡《我报》写游记,也在《联合早报-四方八面》写专栏。笔名:路痴芬,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