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僅僅是香宮的一頓午飯,已是高潮迭起,到揚州,真的得要到香宮好好體驗淮揚菜的精彩啊!

未到過揚州之前,對於揚州的第一概念總是“韋小寶的故鄉”——顯然地,看武俠小說中毒太深暫時無葯可解。事實上,揚州是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的故鄉,在當地有個這樣的說法:江澤民在位時,為了竭力保護家鄉的秀麗景色,“低調”地處理了這裡的工業發展。這個說法雖不可考,但是,踏入揚州的土地,看見不受污染的蔚藍天空飄蕩一朵朵白雲、市容美觀又整潔等等良好印象,已覺得這個說法不無根據。

展現淮揚菜刀功的文思豆腐羹。
展現淮揚菜刀功的文思豆腐羹。

在揚州下榻於市內唯一的國際品牌五星酒店香格里拉Shangri-la Hotel YangZhou),抵步的第一餐正是在酒店的中餐廳香宮用膳。在揚州吃的自然是正宗淮揚菜,淮揚菜系素以刀功精細聞名,來到揚州,當然要見識鬼斧神工般、最能展現淮揚菜刀功精髓的“文思豆腐羹”(上圖)。由清朝文思和尚所創的“文思豆腐羹”,本來是切成火柴棒大小的條狀,十多年前,鄭禮朋師傅在北京工作時,產生一個念頭:是不是能把豆腐切得更幼細一點?懷着自我挑戰的心情,鄭師傅開始把豆腐切得細一點、再細一點……經過反反覆復的練習和突破,最後,比起纖細髮絲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文思豆腐產生了,頓時引來跟風者眾,革新了這道菜的面貌,定型為現在均把豆腐切成髮絲般的文思豆腐羹,以展現淮揚菜的刀功。

而鄭禮朋師傅是誰呢?正是香宮的總廚!既然開創極致版的始祖在此,香宮的文思豆腐羹自是做得比起別人更為細膩,除了豆腐,還有筍絲、木耳絲、香菇絲等配料,全部切成髮絲般幼細,比例上只有那麼一點,乍看幾乎不察覺,吃在嘴裡有另一層口感才能發現,含蓄卻又高章無比。

銀牙釀火腿吃的不止是手巧的功夫,也是吃廚師把這道菜入味的廚藝。
銀牙釀火腿吃的不止是手巧的功夫,也是吃廚師把這道菜入味的廚藝。

廣東順德有一道近乎失傳的名菜“雞絲釀芽菜”,原來淮揚菜也有類似的“銀芽釀火腿”(上圖),金華火腿人手拔絲,然後在芽菜中心穿針捅出個孔洞,接着把火腿釀進去,再拿去烹煮,即成。材料毫不稀奇,矜貴的是手藝和耐心,也反映了粵菜與淮揚菜均有“化平庸為神奇”的精髓。

來到揚州,怎能不吃最正宗的揚州炒飯?香宮做得又是一絕,炒得鑊氣渾厚不止,雞蛋更是炒得細碎如花粉,媲美天女散花,細細金黃小點綴附在飯粒上,就跟粵菜中的“桂花翅”有異曲同工之妙,這碗炒飯是午餐的尾聲,但是再飽也能吃得下!萬分精彩的美味菜色尚有:萬福閘豬頭肉、欖菜豆米江白蝦、吳一山香炒豆腐……僅僅是香宮的一頓午飯,已是高潮迭起,到揚州,真的得要到香宮好好體驗淮揚菜的精彩啊!

榴蓮燉雞湯,夠特別,愛吃榴蓮的你,會想要一嘗嗎?
榴蓮燉雞湯,夠特別,愛吃榴蓮的你,會想要一嘗嗎?

另一個晚上,到了著名的“盧氏鹽商古宅”去吃私房菜。古代,揚州的發展,跟鹽商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是以揚州市內至今保存了許多鹽商的大宅作為遊覽景點,或者有的已被收購用來作私房菜——“盧氏鹽商古宅”便是其中一家。

說是家宅,其實也太謙遜了,這佔地6100平方米的地方,根本就是青磚瓦黛的古代建築群,可以一窺明清時期建築設計的精髓。在這裡用餐,環境氣氛實在是無懈可擊,特別是一盞盞吊起的燈籠,點亮整個房子的輪廓之際,古韻幽幽,美輪美奐。這裡的菜單是套餐制,有八、十、十二道菜的配套作為選擇,並以人頭計費。吃的也是經典的淮揚菜,水準只能說是普普通通,最有特色的是一道“榴蓮燉雞湯”,令我這個來自榴蓮國度的女子也不禁嘖嘖稱奇。問起揚州朋友這道菜的緣由,原來是揚州人愛吃榴蓮,所以也研發了這道菜。做法其實簡單,用榴蓮、紅蘿蔔和土雞一起燉成湯,湯味偏甜,相信是榴蓮的糖粉都融入湯中所至。朋友看了我面書上的照片問:味道會不會很怪?其實還可以接受,只是好吃是未至於,只能當作一次特別的體驗!

mm

Agnes謝嫣薇

飲食專欄作家、食評人、人物專訪和旅遊專題特約、編劇。飲食和旅遊文章散見於中港台新馬主要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