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仅仅是香宫的一顿午饭,已是高潮迭起,到扬州,真的得要到香宫好好体验淮扬菜的精彩啊!

未到过扬州之前,对于扬州的第一概念总是“韦小宝的故乡”——显然地,看武侠小说中毒太深暂时无药可解。事实上,扬州是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的故乡,在当地有个这样的说法:江泽民在位时,为了竭力保护家乡的秀丽景色,“低调”地处理了这里的工业发展。这个说法虽不可考,但是,踏入扬州的土地,看见不受污染的蔚蓝天空飘荡一朵朵白云、市容美观又整洁等等良好印象,已觉得这个说法不无根据。

展现淮扬菜刀功的文思豆腐羹。

展现淮扬菜刀功的文思豆腐羹。

在扬州下榻于市内唯一的国际品牌五星酒店香格里拉Shangri-la Hotel YangZhou),抵步的第一餐正是在酒店的中餐厅香宫用膳。在扬州吃的自然是正宗淮扬菜,淮扬菜系素以刀功精细闻名,来到扬州,当然要见识鬼斧神工般、最能展现淮扬菜刀功精髓的“文思豆腐羹”(上图)。由清朝文思和尚所创的“文思豆腐羹”,本来是切成火柴棒大小的条状,十多年前,郑礼朋师傅在北京工作时,产生一个念头:是不是能把豆腐切得更幼细一点?怀着自我挑战的心情,郑师傅开始把豆腐切得细一点、再细一点……经过反反复复的练习和突破,最后,比起纤细发丝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文思豆腐产生了,顿时引来跟风者众,革新了这道菜的面貌,定型为现在均把豆腐切成发丝般的文思豆腐羹,以展现淮扬菜的刀功。

而郑礼朋师傅是谁呢?正是香宫的总厨!既然开创极致版的始祖在此,香宫的文思豆腐羹自是做得比起别人更为细腻,除了豆腐,还有笋丝、木耳丝、香菇丝等配料,全部切成发丝般幼细,比例上只有那么一点,乍看几乎不察觉,吃在嘴里有另一层口感才能发现,含蓄却又高章无比。

银牙酿火腿吃的不止是手巧的功夫,也是吃厨师把这道菜入味的厨艺。

银牙酿火腿吃的不止是手巧的功夫,也是吃厨师把这道菜入味的厨艺。

广东顺德有一道近乎失传的名菜“鸡丝酿芽菜”,原来淮扬菜也有类似的“银芽酿火腿”(上图),金华火腿人手拔丝,然后在芽菜中心穿针捅出个孔洞,接着把火腿酿进去,再拿去烹煮,即成。材料毫不稀奇,矜贵的是手艺和耐心,也反映了粤菜与淮扬菜均有“化平庸为神奇”的精髓。

来到扬州,怎能不吃最正宗的扬州炒饭?香宫做得又是一绝,炒得镬气浑厚不止,鸡蛋更是炒得细碎如花粉,媲美天女散花,细细金黄小点缀附在饭粒上,就跟粤菜中的“桂花翅”有异曲同工之妙,这碗炒饭是午餐的尾声,但是再饱也能吃得下!万分精彩的美味菜色尚有:万福闸猪头肉、榄菜豆米江白虾、吴一山香炒豆腐……仅仅是香宫的一顿午饭,已是高潮迭起,到扬州,真的得要到香宫好好体验淮扬菜的精彩啊!

榴莲炖鸡汤,够特别,爱吃榴莲的你,会想要一尝吗?

榴莲炖鸡汤,够特别,爱吃榴莲的你,会想要一尝吗?

另一个晚上,到了著名的“卢氏盐商古宅”去吃私房菜。古代,扬州的发展,跟盐商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是以扬州市内至今保存了许多盐商的大宅作为游览景点,或者有的已被收购用来作私房菜——“卢氏盐商古宅”便是其中一家。

说是家宅,其实也太谦逊了,这占地6100平方米的地方,根本就是青砖瓦黛的古代建筑群,可以一窥明清时期建筑设计的精髓。在这里用餐,环境气氛实在是无懈可击,特别是一盏盏吊起的灯笼,点亮整个房子的轮廓之际,古韵幽幽,美轮美奂。这里的菜单是套餐制,有八、十、十二道菜的配套作为选择,并以人头计费。吃的也是经典的淮扬菜,水准只能说是普普通通,最有特色的是一道“榴莲炖鸡汤”,令我这个来自榴莲国度的女子也不禁啧啧称奇。问起扬州朋友这道菜的缘由,原来是扬州人爱吃榴莲,所以也研发了这道菜。做法其实简单,用榴莲、红萝卜和土鸡一起炖成汤,汤味偏甜,相信是榴莲的糖粉都融入汤中所至。朋友看了我面书上的照片问:味道会不会很怪?其实还可以接受,只是好吃是未至于,只能当作一次特别的体验!

Agnes谢嫣薇

饮食专栏作家、食评人、人物专访和旅游专题特约、编剧。饮食和旅游文章散见于中港台新马主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