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如果你真的親身走進伊朗,你會因為接觸了世界上最友善的人民而內心震撼,這股震撼會深深影響你往後的生命,如何溫柔地看待這個世界。

我曾經在旅途上聽過一個關於海洋的漂流故事。那時剛踏入伊朗,在初秋開始寒冷的夜晚,在某個俯瞰德黑蘭(Tehran)城市夜景的高山上,從沙發客主人 Babas 口中傳來的一個故事。

Babas 說,他曾經遇見一個法國旅人,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走在伊朗這片土地上。他在自己快樂的旅途上,躺在日本海岸上的沙灘悠閑享受生命,然後海面向他送來一個漂流瓶,是世界向他開啟另一條路的訊號。那是一個承載着來自伊朗的渴望,漂流瓶裡面的紙條上畫著一個地球,各種膚色的人類手牽着手。歪歪斜斜的 “希望世界和平” 的字眼解放在他眼裡,字條尾端的地址是命運留給他的線索。於是他買下飛向伊朗的機票,然後開始在這片土地不斷尋覓那個漂流瓶的主人。

當我身在伊朗時,他已經在此穿梭了七個月的時光。我不太記得結局是怎樣,也不記得是否有結局,但我想這些都不重要,因為我清楚記得 Babas 說,法國旅人已經愛上這片土地不願離開。那個命運航向於他的漂流瓶把他帶往另一條軌道,通往一個被多數人誤會的世界,一個被西方媒體抹黑的國度。如果你真的親身走進這裡,你會因為接觸了世界上最友善的人民而內心震撼,這股震撼會深深影響你往後的生命,如何溫柔地看待這個世界。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伊斯法罕(Esfahan)著名的 “三十三孔橋”。

從北方逃亡至南方

伊朗比預期中提早進入我的生命。在中亞生活了數個月,逐漸寒冷的北方讓擁有熱帶身體的我,萌生逃亡南方的念頭。和旅伴頌原先想從哈薩克斯坦(Kazakhstan)的港口城市阿克套(Aktau)等待那一艘從沒擁有過時間表的渡輪,過渡世界上最大的湖——裏海(Caspian Sea),到對岸的阿塞拜疆(Azerbajian),再陸路進入伊朗。然而,繁瑣的簽證手續與費用最終讓我們錯過了等一艘船的浪漫,最後以觸不及裏海的姿態飛進伊朗的首都德黑蘭。

在進入伊朗之前,時常聽人說最能感受這國度的生活風情,是住進當地人的家裡和他們一起生活。有些旅者是透過沙發衝浪的方式,而有些則是在路上被伊朗人邀請入住自己的家。時常聽見一些旅者分享的說法:很多伊朗人都知道祖國在國際上的污名,為了讓願意前來的旅者改變世俗的偏見看法,他們以自身行動去熱情款待那些在自己國度的外國人。如果稍微對穆斯林教義有些了解,會知道對穆斯林教徒而言,每個在旅途上的修行者都是先知派來你身邊的禮物,必須禮遇與招待他們。從中亞走到伊朗,一路上和頌一起被無數穆斯林信徒熱情款待與給予幫助,有時候即使碰見生活物質匱乏的游牧民族,他們也盡自己所能把身上的糧食贈於我們,讓我們的路能走得更遠。這一點至今我們始終心存無限感激。

和頌從德黑蘭(Tehran)、伊斯法罕(Esfahan)、亞茲德(Yazd)一路穿越直到設拉子(Shiraz),在那之前我們一直以中規中矩的沙發衝浪方式生活在幾個當地家庭,但這種必須要有固定路程時刻表的旅途姿態時常讓我們感覺痛苦。我和頌是那種無法擁有時間表的旅人。我們身攜帳篷住無定所,漂泊地生活在路上,走到什麼地方,順風車把我們的身體和靈魂航向何處,那便是世上最溫暖的家。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大家都是直接在麵包店捧着一堆麵包回家。

那一雙將我們拉往溫暖家庭的手

而我想說一個關於伊朗女孩 Ziba 的故事,雖然至今仍無法以文字去完整呈現她的存在,總覺得過於庸俗的話語無法襯托這位擁有美麗純潔靈魂的十八歲女孩。在這充滿獨立想法和無畏勇敢的十八歲之齡,她在那個歸家的夜裡撞見邋遢的我們,坐在路旁那張茫然而疲憊的臉孔,Ziba 沒有選擇走掉,而是走向我們伸出那雙溫暖的手,將我們帶回家。在她出現以前,我們原本以為設拉子的巴士站就是我們當晚的歸宿。

Ziba 親切而溫暖的父母在初見我們那一刻,露出燦爛而溫柔的微笑,彷彿在迎接着久未歸家的女兒們。他們以幸福的家庭溫暖,熱騰騰的食物以及舒適的主人房,招待着我們這兩個在路上被撿回來的陌生人。不諳英文的 Ziba 母親總是以豐富的肢體語言以及燦爛的笑容來消除我們之間的隔閡,而 Ziba 那才華洋溢的英俊父親隨手拿起身旁的吉他,以迷人的旋律吟唱着波斯語,為我們歌頌着伊朗民謠,母親與 Ziba 也隨着吉他聲一起隨唱。簡單幾個主旋律與隨口吟唱,竟是我平生聽過最感動而美麗的聲音,淚腺因這感動的顫抖而幾乎淪陷。在那個意外被撿回家的夜晚里,這個親切的伊朗家庭以最溫暖的善良接納着陌生的我們成為他們的一份子,毫無保留地。

年輕漂亮的 Ziba 是個對世界與生命充滿疑問好奇、願意不斷去追求知識來填補空白的少女。她繼承着父親的藝術才華,將自己的少年才情注入各種吉他詩歌畫作等創作里,探索着生命自身的各種狀態。Ziba 的十八歲之齡擁有超越同齡人的智慧、膽識、遠見,她可以和你侃侃而談對政治宗教各種沉重議題的想法,也可以向你分享自己鍾愛的文學音樂等。她聰明與無畏的靈魂時常會讓我覺得,她往後的人生必然會對其他人做出某種或強大或深厚的改變與影響。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和 Ziba 在哈菲茲之墓里的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哈菲茲之墓里一隅。

詩意的國度與人們

Ziba 說,每個伊朗人的一生會閱讀兩本書籍,一本是可蘭經,一本是伊朗最偉大的波斯詩人哈菲茲的詩集。生於十二世紀的波斯詩人哈菲茲,在傳統波斯文學上佔據着永恆無法被超越的地位。有人說每當伊朗人遇上任何的生命疑問時,他們就會開始在哈菲茲的詩集尋求答案和方向,讓這位充滿智慧的詩人在遺留下不朽的詩作里,去為迷惘的人們導航。

哈菲茲之墓是設拉子聞名的旅遊景點,這裡凝聚着伊朗人對生命深邃的深思,許多伊朗人都會在這座墓園裡呆上半日時光,讓自己的靈魂遊走在哈菲茲永恆的文字里尋找生命的解答。那日陽光明媚里,我和頌坐在墓園一隅,聆聽着 Ziba 飽含情感的波斯語言朗誦着哈菲茲的詩歌。而那短暫的數十秒卻成為我生命里一場精彩的永恆。我對霎那的感動無解,也許當時正陽光明媚,波斯詩歌過於溫柔觸摸人心,或是沉醉在詩歌里的 Ziba 過於迷人美麗。過後很長的日子裡我都無法忘懷當下震撼着心靈而久久無法自我的霎時感動。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古波斯帝國波斯波利斯。

離開設拉子以前,唯一的願望就是想去親眼一睹古波斯帝國最燦爛輝煌的文化首都——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也是伊朗最吸引旅人的世界文化遺產。

波斯波利斯距離設拉子約五十公里,為了讓我和頌省卻搭公共交通的麻煩,即使 Ziba 的父母已經到過那裡數次,但他們卻在周末的休息日里決定來一場家庭同游,帶着 Ziba 和我們前往波斯波利斯,讓我們在那遺留下的斷垣殘壁里見證千年以前曾經擁有過的輝煌文明,並在那之後來一場家庭野餐聚會。野餐文化在伊朗極為普遍,大家喜歡在青蔥的草地上鋪上地席,把常年放在車後廂的小型烤爐帶上,在靜謐的大自然里席地而坐,享受一場簡單而豐富的盛宴。

直到我們終將離去之際,Ziba 的母親像是送行初次遠門的閨女,為我和頌準備一桌豐富的晚餐,以及在路上充饑的糧食。Ziba 的父母以及親戚們在巴士副手打電話來催促之後,竟比我們這兩位巴士乘客還緊張,匆忙地拉着我們在家門口擁抱送別,然後把我們往車裡塞,七八個人擠在五人小轎車一路飛奔去巴士站,在急促的時間把我們推上那正準備離去的巴士。整個家庭對我們深厚的關愛,讓我和頌受寵若驚,在開始緩慢移動的巴士上,望着窗外正在揮手的 Ziba 和她家人,眼淚從各自的眼眶裡安靜湧出。我們都知道這一別也許會是永遠,而我們不知何時能夠回報他們那麼深切的關愛。我們不過只是路上的漂流過客,他們卻讓我們在這個陌生的國度里像是擁有了一個親密家庭的溫暖。這份生命給予的禮物過於豐盛美麗,超越了我們能夠平靜以待的狀態。

在行駛的巴士上,我和頌默默地牽着彼此的手掌,讓兩份悸動而無法恢復平靜的靈魂,播着在手機里錄下那一夜 Ziba 和她父親的歌聲里靜謐過渡。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清真寺內的某個角落。

我們擁有的也都是僥倖

在路上受過的恩惠過多,會質問自己何德何能,遇上如此美好的事。然而,偶爾想一想,生命里美好的人事物其實一直存在,是什麼導致我們不太願意去相信人性本善的本質呢?

如果稍微去了解在國際上一直被形容為恐怖分子的伊朗,會明白那其實又是一個國際政權與利益鬥爭之間的無辜犧牲品。曾經有個伊朗沙發客主人說過:“我其實也渴望到世界各地去旅行,就像每個來到我國度的旅者們,但我是伊朗人,我的護照在國際上並不管用,我幫助過世界各地許多旅人,但是歐洲移民局卻因為我的伊朗護照而不批准申請,這就是我們身為伊朗人的命運。” 只能在他的無奈里對這些嚮往自由的無辜生命感到唏噓。

在這個對許多人而言彷彿什麼都能隨手可得的時代里,太多人把身邊擁有的當作是理所當然。其實,生活在舒適環境的我們,不更應該感謝生命給予的幸運嗎?感謝我們不是生長在一個戰火連天的國家?感謝我們能夠擁有比更多人來去自由的護照權利?並沒有什麼人擁有比其他人高人一等的權利與地位,我們擁有的都是命運的僥倖與世界的慷慨,而既然我們比更多人擁有着這份幸運,我們是否能為世界做些什麼,去回報它呢?比如,放開世俗偏見與無知去認識伊朗這個國度,從認知上的改變對他們而言已經是一種最有力量的無形幫助。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古波斯帝國波斯波利斯。

旅遊資訊:

關於伊朗

  • 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簡稱伊朗,前身是輝煌強大的波斯帝國,如今是個由什葉派主導的穆斯林國家。美國自1979年開始對伊朗實行經濟上的封鎖與制裁,後來伊朗在政治與軍事上無法與西方國家達成共識,制裁範圍陸續擴大至今。雖然2016年1月份歐美解除對伊朗的制裁,但隨後美國又決定繼續延長對伊朗的制裁。
  • 世俗對伊朗的印象是“落後、保守”的穆斯林國家,連看個電影都要男女分開坐,但事實並非完全如此。在一般大城市看到男女在街頭牽手不是稀奇的事情,據伊朗的朋友說,在大城市,幾乎所有年輕一輩暗地裡會在自己家裡舉行派對,私底下的開放風氣猶如西方。伊朗是個非常注重高等教育的國家,比起其他穆斯林國家,伊朗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比例非常高。然而,政府對女性也有太多保守的要求,規定女性必須戴頭巾,女性一律不可在公共場合跳舞歌唱騎機車甚至腳車等。
  • 還有一點是在伊朗政府禁止搖滾樂,大概是認為搖滾樂是西方妖魔人心的東西,不過還是有很多年輕人偷偷地在玩地下樂團,而且也有許多不錯的伊朗搖滾樂團

簽證

  • 請向各地伊朗大使館詢問。
  • 伊朗對大馬公民開放的簽證似乎不斷變化。幾年前聽說伊朗對大馬公民開放免簽三十天,後來又被取消,而後又再開放免簽十五天。筆者這一趟原本想從阿塞拜疆(Azerbajian)陸路進入,但海路與陸路進入的一律需要申請簽證,只有空飛才能有十五天免簽。請在決定出發伊朗前去伊朗大使館官網尋求最新的消息。

貨幣

  • 伊朗貨幣有點複雜,官方貨幣是 Rial,但民間口頭上用的是 Toman(但 Toman 只是口頭用語並非真實貨幣),10Rial 等於 1Toman。比如,如果你在買東西老闆說 1000Toman,其實就是要付一張印有10,000Rial 的錢幣給他。

該注意的穿着打扮

  • 伊朗政府規定所有進入國境的女性都必須戴頭巾、身穿長袖與遮掩雙腿的衣服,衣服長度一定要蓋過臀部。男性則不能穿短褲。

氣候

  • 四季國家,北方比較寒冷和下雪,南方還是屬於比較炎熱。很多造訪的女性會避開炎熱的7、8月,因為不想在炎熱的天氣里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

溫馨提醒

  • 由於受到整個西方經濟制裁,在伊朗幾乎所有的國際信用卡、國際銀行提款卡都不適用。因此請多準備美金在身邊。
  • Taarof,是伊朗一種比較奇特的待客文化。Taarof 是指一般伊朗人為了體現自己的好客,一般你給錢他們(如買東西或是給德士司機錢時),他們會客氣婉拒你,但實際上他們並非真的要婉拒你,那只是文化的必然動作,你必須反覆問上三次對方才會收你錢。據說如果你真的不給錢就走,對方會認為你沒有禮貌。
  • 伊朗是筆者第一個到過連門牌都找不到的國家。伊朗一般採用波斯數字,包括門票、車牌、巴士票和火車票,所以去伊朗前請先自學一到十的波斯數字。

《A journey through Iran: Shiraz to Tehran》視頻: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設拉子|遇見古波斯的溫暖靈魂

mm

馬紅綾

前影視工作者,後淪為無業游民四處浪蕩,生活在路上實驗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