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如果你真的亲身走进伊朗,你会因为接触了世界上最友善的人民而内心震撼,这股震撼会深深影响你往后的生命,如何温柔地看待这个世界。

我曾经在旅途上听过一个关于海洋的漂流故事。那时刚踏入伊朗,在初秋开始寒冷的夜晚,在某个俯瞰德黑兰(Tehran)城市夜景的高山上,从沙发客主人 Babas 口中传来的一个故事。

Babas 说,他曾经遇见一个法国旅人,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走在伊朗这片土地上。他在自己快乐的旅途上,躺在日本海岸上的沙滩悠闲享受生命,然后海面向他送来一个漂流瓶,是世界向他开启另一条路的讯号。那是一个承载着来自伊朗的渴望,漂流瓶里面的纸条上画着一个地球,各种肤色的人类手牵着手。歪歪斜斜的 “希望世界和平” 的字眼解放在他眼里,字条尾端的地址是命运留给他的线索。于是他买下飞向伊朗的机票,然后开始在这片土地不断寻觅那个漂流瓶的主人。

当我身在伊朗时,他已经在此穿梭了七个月的时光。我不太记得结局是怎样,也不记得是否有结局,但我想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我清楚记得 Babas 说,法国旅人已经爱上这片土地不愿离开。那个命运航向于他的漂流瓶把他带往另一条轨道,通往一个被多数人误会的世界,一个被西方媒体抹黑的国度。如果你真的亲身走进这里,你会因为接触了世界上最友善的人民而内心震撼,这股震撼会深深影响你往后的生命,如何温柔地看待这个世界。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设拉子|遇见古波斯的温暖灵魂

伊斯法罕(Esfahan)著名的 “三十三孔桥”。

从北方逃亡至南方

伊朗比预期中提早进入我的生命。在中亚生活了数个月,逐渐寒冷的北方让拥有热带身体的我,萌生逃亡南方的念头。和旅伴颂原先想从哈萨克斯坦(Kazakhstan)的港口城市阿克套(Aktau)等待那一艘从没拥有过时间表的渡轮,过渡世界上最大的湖——里海(Caspian Sea),到对岸的阿塞拜疆(Azerbajian),再陆路进入伊朗。然而,繁琐的签证手续与费用最终让我们错过了等一艘船的浪漫,最后以触不及里海的姿态飞进伊朗的首都德黑兰。

在进入伊朗之前,时常听人说最能感受这国度的生活风情,是住进当地人的家里和他们一起生活。有些旅者是透过沙发冲浪的方式,而有些则是在路上被伊朗人邀请入住自己的家。时常听见一些旅者分享的说法:很多伊朗人都知道祖国在国际上的污名,为了让愿意前来的旅者改变世俗的偏见看法,他们以自身行动去热情款待那些在自己国度的外国人。如果稍微对穆斯林教义有些了解,会知道对穆斯林教徒而言,每个在旅途上的修行者都是先知派来你身边的礼物,必须礼遇与招待他们。从中亚走到伊朗,一路上和颂一起被无数穆斯林信徒热情款待与给予帮助,有时候即使碰见生活物质匮乏的游牧民族,他们也尽自己所能把身上的粮食赠于我们,让我们的路能走得更远。这一点至今我们始终心存无限感激。

和颂从德黑兰(Tehran)、伊斯法罕(Esfahan)、亚兹德(Yazd)一路穿越直到设拉子(Shiraz),在那之前我们一直以中规中矩的沙发冲浪方式生活在几个当地家庭,但这种必须要有固定路程时刻表的旅途姿态时常让我们感觉痛苦。我和颂是那种无法拥有时间表的旅人。我们身携帐篷住无定所,漂泊地生活在路上,走到什么地方,顺风车把我们的身体和灵魂航向何处,那便是世上最温暖的家。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设拉子|遇见古波斯的温暖灵魂

大家都是直接在面包店捧着一堆面包回家。

那一双将我们拉往温暖家庭的手

而我想说一个关于伊朗女孩 Ziba 的故事,虽然至今仍无法以文字去完整呈现她的存在,总觉得过于庸俗的话语无法衬托这位拥有美丽纯洁灵魂的十八岁女孩。在这充满独立想法和无畏勇敢的十八岁之龄,她在那个归家的夜里撞见邋遢的我们,坐在路旁那张茫然而疲惫的脸孔,Ziba 没有选择走掉,而是走向我们伸出那双温暖的手,将我们带回家。在她出现以前,我们原本以为设拉子的巴士站就是我们当晚的归宿。

Ziba 亲切而温暖的父母在初见我们那一刻,露出灿烂而温柔的微笑,仿佛在迎接着久未归家的女儿们。他们以幸福的家庭温暖,热腾腾的食物以及舒适的主人房,招待着我们这两个在路上被捡回来的陌生人。不谙英文的 Ziba 母亲总是以丰富的肢体语言以及灿烂的笑容来消除我们之间的隔阂,而 Ziba 那才华洋溢的英俊父亲随手拿起身旁的吉他,以迷人的旋律吟唱着波斯语,为我们歌颂着伊朗民谣,母亲与 Ziba 也随着吉他声一起随唱。简单几个主旋律与随口吟唱,竟是我平生听过最感动而美丽的声音,泪腺因这感动的颤抖而几乎沦陷。在那个意外被捡回家的夜晚里,这个亲切的伊朗家庭以最温暖的善良接纳着陌生的我们成为他们的一份子,毫无保留地。

年轻漂亮的 Ziba 是个对世界与生命充满疑问好奇、愿意不断去追求知识来填补空白的少女。她继承着父亲的艺术才华,将自己的少年才情注入各种吉他诗歌画作等创作里,探索着生命自身的各种状态。Ziba 的十八岁之龄拥有超越同龄人的智慧、胆识、远见,她可以和你侃侃而谈对政治宗教各种沉重议题的想法,也可以向你分享自己钟爱的文学音乐等。她聪明与无畏的灵魂时常会让我觉得,她往后的人生必然会对其他人做出某种或强大或深厚的改变与影响。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设拉子|遇见古波斯的温暖灵魂

和 Ziba 在哈菲兹之墓里的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设拉子|遇见古波斯的温暖灵魂

哈菲兹之墓里一隅。

诗意的国度与人们

Ziba 说,每个伊朗人的一生会阅读两本书籍,一本是可兰经,一本是伊朗最伟大的波斯诗人哈菲兹的诗集。生于十二世纪的波斯诗人哈菲兹,在传统波斯文学上占据着永恒无法被超越的地位。有人说每当伊朗人遇上任何的生命疑问时,他们就会开始在哈菲兹的诗集寻求答案和方向,让这位充满智慧的诗人在遗留下不朽的诗作里,去为迷惘的人们导航。

哈菲兹之墓是设拉子闻名的旅游景点,这里凝聚着伊朗人对生命深邃的深思,许多伊朗人都会在这座墓园里呆上半日时光,让自己的灵魂游走在哈菲兹永恒的文字里寻找生命的解答。那日阳光明媚里,我和颂坐在墓园一隅,聆听着 Ziba 饱含情感的波斯语言朗诵着哈菲兹的诗歌。而那短暂的数十秒却成为我生命里一场精彩的永恒。我对霎那的感动无解,也许当时正阳光明媚,波斯诗歌过于温柔触摸人心,或是沉醉在诗歌里的 Ziba 过于迷人美丽。过后很长的日子里我都无法忘怀当下震撼着心灵而久久无法自我的霎时感动。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设拉子|遇见古波斯的温暖灵魂

古波斯帝国波斯波利斯。

离开设拉子以前,唯一的愿望就是想去亲眼一睹古波斯帝国最灿烂辉煌的文化首都——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也是伊朗最吸引旅人的世界文化遗产。

波斯波利斯距离设拉子约五十公里,为了让我和颂省却搭公共交通的麻烦,即使 Ziba 的父母已经到过那里数次,但他们却在周末的休息日里决定来一场家庭同游,带着 Ziba 和我们前往波斯波利斯,让我们在那遗留下的断垣残壁里见证千年以前曾经拥有过的辉煌文明,并在那之后来一场家庭野餐聚会。野餐文化在伊朗极为普遍,大家喜欢在青葱的草地上铺上地席,把常年放在车后厢的小型烤炉带上,在静谧的大自然里席地而坐,享受一场简单而丰富的盛宴。

直到我们终将离去之际,Ziba 的母亲像是送行初次远门的闺女,为我和颂准备一桌丰富的晚餐,以及在路上充饥的粮食。Ziba 的父母以及亲戚们在巴士副手打电话来催促之后,竟比我们这两位巴士乘客还紧张,匆忙地拉着我们在家门口拥抱送别,然后把我们往车里塞,七八个人挤在五人小轿车一路飞奔去巴士站,在急促的时间把我们推上那正准备离去的巴士。整个家庭对我们深厚的关爱,让我和颂受宠若惊,在开始缓慢移动的巴士上,望着窗外正在挥手的 Ziba 和她家人,眼泪从各自的眼眶里安静涌出。我们都知道这一别也许会是永远,而我们不知何时能够回报他们那么深切的关爱。我们不过只是路上的漂流过客,他们却让我们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像是拥有了一个亲密家庭的温暖。这份生命给予的礼物过于丰盛美丽,超越了我们能够平静以待的状态。

在行驶的巴士上,我和颂默默地牵着彼此的手掌,让两份悸动而无法恢复平静的灵魂,播着在手机里录下那一夜 Ziba 和她父亲的歌声里静谧过渡。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设拉子|遇见古波斯的温暖灵魂

清真寺内的某个角落。

我们拥有的也都是侥幸

在路上受过的恩惠过多,会质问自己何德何能,遇上如此美好的事。然而,偶尔想一想,生命里美好的人事物其实一直存在,是什么导致我们不太愿意去相信人性本善的本质呢?

如果稍微去了解在国际上一直被形容为恐怖分子的伊朗,会明白那其实又是一个国际政权与利益斗争之间的无辜牺牲品。曾经有个伊朗沙发客主人说过:“我其实也渴望到世界各地去旅行,就像每个来到我国度的旅者们,但我是伊朗人,我的护照在国际上并不管用,我帮助过世界各地许多旅人,但是欧洲移民局却因为我的伊朗护照而不批准申请,这就是我们身为伊朗人的命运。” 只能在他的无奈里对这些向往自由的无辜生命感到唏嘘。

在这个对许多人而言仿佛什么都能随手可得的时代里,太多人把身边拥有的当作是理所当然。其实,生活在舒适环境的我们,不更应该感谢生命给予的幸运吗?感谢我们不是生长在一个战火连天的国家?感谢我们能够拥有比更多人来去自由的护照权利?并没有什么人拥有比其他人高人一等的权利与地位,我们拥有的都是命运的侥幸与世界的慷慨,而既然我们比更多人拥有着这份幸运,我们是否能为世界做些什么,去回报它呢?比如,放开世俗偏见与无知去认识伊朗这个国度,从认知上的改变对他们而言已经是一种最有力量的无形帮助。

Bigfoottraveller.com|伊朗设拉子|遇见古波斯的温暖灵魂

古波斯帝国波斯波利斯。

旅游资讯:

关于伊朗

  •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简称伊朗,前身是辉煌强大的波斯帝国,如今是个由什叶派主导的穆斯林国家。美国自1979年开始对伊朗实行经济上的封锁与制裁,后来伊朗在政治与军事上无法与西方国家达成共识,制裁范围陆续扩大至今。虽然2016年1月份欧美解除对伊朗的制裁,但随后美国又决定继续延长对伊朗的制裁。
  • 世俗对伊朗的印象是“落后、保守”的穆斯林国家,连看个电影都要男女分开坐,但事实并非完全如此。在一般大城市看到男女在街头牵手不是稀奇的事情,据伊朗的朋友说,在大城市,几乎所有年轻一辈暗地里会在自己家里举行派对,私底下的开放风气犹如西方。伊朗是个非常注重高等教育的国家,比起其他穆斯林国家,伊朗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比例非常高。然而,政府对女性也有太多保守的要求,规定女性必须戴头巾,女性一律不可在公共场合跳舞歌唱骑机车甚至脚车等。
  • 还有一点是在伊朗政府禁止摇滚乐,大概是认为摇滚乐是西方妖魔人心的东西,不过还是有很多年轻人偷偷地在玩地下乐团,而且也有许多不错的伊朗摇滚乐团

签证

  • 请向各地伊朗大使馆询问。
  • 伊朗对大马公民开放的签证似乎不断变化。几年前听说伊朗对大马公民开放免签三十天,后来又被取消,而后又再开放免签十五天。笔者这一趟原本想从阿塞拜疆(Azerbajian)陆路进入,但海路与陆路进入的一律需要申请签证,只有空飞才能有十五天免签。请在决定出发伊朗前去伊朗大使馆官网寻求最新的消息。

货币

  • 伊朗货币有点复杂,官方货币是 Rial,但民间口头上用的是 Toman(但 Toman 只是口头用语并非真实货币),10Rial 等于 1Toman。比如,如果你在买东西老板说 1000Toman,其实就是要付一张印有10,000Rial 的钱币给他。

该注意的穿着打扮

  • 伊朗政府规定所有进入国境的女性都必须戴头巾、身穿长袖与遮掩双腿的衣服,衣服长度一定要盖过臀部。男性则不能穿短裤。

气候

  • 四季国家,北方比较寒冷和下雪,南方还是属于比较炎热。很多造访的女性会避开炎热的7、8月,因为不想在炎热的天气里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

温馨提醒

  • 由于受到整个西方经济制裁,在伊朗几乎所有的国际信用卡、国际银行提款卡都不适用。因此请多准备美金在身边。
  • Taarof,是伊朗一种比较奇特的待客文化。Taarof 是指一般伊朗人为了体现自己的好客,一般你给钱他们(如买东西或是给德士司机钱时),他们会客气婉拒你,但实际上他们并非真的要婉拒你,那只是文化的必然动作,你必须反复问上三次对方才会收你钱。据说如果你真的不给钱就走,对方会认为你没有礼貌。
  • 伊朗是笔者第一个到过连门牌都找不到的国家。伊朗一般采用波斯数字,包括门票、车牌、巴士票和火车票,所以去伊朗前请先自学一到十的波斯数字。

《A journey through Iran: Shiraz to Tehran》视频:

马红绫

前影视工作者,后沦为无业游民四处浪荡,生活在路上实验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