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去哪?

我站在纳粹集会场遗址上方一个长长突出的玻璃瞭望台上,似乎还可以感受到那股遗留在空气中澎湃汹涌的情绪,朦胧之中似乎还有呼喊声残留回荡于有如罗马斗兽场般的巨大半圆形赭红色的峭壁之中。

当时的纽伦堡(Nuremberg),当时整个德国全体德意志民族,陷入的到底是怎样一个精神状态,我看着在1935年摄下的纪录片《意志的胜利》(Triumph des Willens),不无困惑地用力思考着。

Bigfoottraveller.com|纽伦堡末班车那是一个没有网路的时代,交通不甚发达,就算道路建设健全,一般百姓也不见得可以负担得起旅行的费用。况且一战刚结束不久,人民仍然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许多建设都在战火下毁坏不少,整个社会还在复苏当中,不难想见,外在的资讯并不容易渗透进来。在纳粹极权的统治下,平民百姓只能吸收纳粹政府所灌输的资讯,一切舆论均被排除在外,反对的知识分子不是被迫害,就是被驱逐,书籍被焚烧,本质上跟焚书坑儒没什么两样。因此,当时人民被纳粹所制造出来的所有假象欺骗蒙蔽在鼓里,是可想而知的事情,况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得到了工作,得到了温饱,得到了社会的认同感,得到了民族的优越感,稳定的社会现象是真实的。战争、大屠杀、剥夺、毁灭,对他们似乎是非常遥远的传言,只不过是道听途说,那么抽象,那么模糊,那么不切实际,食物送进胃里的暖意,才是贴身切实的真谛。“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就像米尔顿 . 迈也(Milton Mayer)的著作书名一样。

他们仍未察觉,大浩劫正在隐处蛰伏,随时扑上狠狠肆孽。

Bigfoottraveller.com|纽伦堡末班车1935年,一派欣欣向荣,镜头里的广大民众,平民百姓,充满活力的青年军兵,个个真心流露出美好幸福的狂喜,那是打从心坎处流泻出来的情感,尤其当他们面朝他们的领袖希特勒时,那种真诚的爱戴与尊崇,是不容置疑的。那种狂热的眼神表情就如我看披头四演唱会的影片里歌迷歇斯底里对偶像嘶喊的情景,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希特勒是他们的希望,纳粹给予他们力量,在这样的大环境的氛围之下,很难不会被挑起高昂激动的情绪,陷入这股洪流之中,为自己身为德国人而感到无比自豪与满足。当这种幸福感超出脑袋一般所能认证的程度,人就会一时间脱离现实体制,而导致无意识性失去理智,就如吸毒一样,只是这种是慢性的,更难以察觉的,因此更为危险。

成千上万的士兵集合在纽伦堡壮阔的全国党代会集会场(Reichsparteitagsgelände),凌然有序,阵容整齐,应该安静时落针可闻,应该喝彩是震耳欲聋。当领袖们在高台上发表演说,个个聚精会神,听得如痴如醉。我站在纳粹集会场遗址上方一个长长突出的玻璃瞭望台上,似乎还可以感受到那股遗留在空气中澎湃汹涌的情绪,朦胧之中似乎还有呼喊声残留回荡于有如罗马斗兽场般的巨大半圆形赭红色的峭壁之中。纳粹集会大广场如今变成了纳粹资料博物馆,当时这里是纳粹的大本营,一年一度在此举办大型集会,阅兵仪式,是国家非常盛大的头等大事。当二战结束,这里也是著名的纽伦堡审判的地点,审判纳粹的战争罪犯,这对纳粹来说,无疑是种讽刺。

一组又一组的军队,井然有序用力地迈着军步,在老城区坚硬的中世纪石子路面踩出最坚定不移的意志,发出勇往直前的“咯噔咯噔”之声,他们当时可知道,前方未来等待着他们的可是战乱与死亡。或许他们是知道的,只是崇高的理念与梦想,早已让他们超越了恐惧的黑暗面,人格与肉身已升华至神的跟前,没有战死反而是种耻辱,因为古人有云,能够死于战场是最幸福的死亡。然而当死亡真正降临时,他们是否可曾顿然从狂喜的幻象中醒悟,惊觉自己其实最希望的,是拥抱刚刚才拼命厮杀的敌军痛哭,能够各自回到各自的家园亲人身边。

Bigfoottraveller.com|纽伦堡末班车我看着影片里老城区的街道上、教堂前、广场、石桥、四周建筑物的屋顶、窗口、露台、灯柱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每当军队操步而过,全都用力鼓掌喝采,争相探头观看。当希特勒所乘的军车行经,个个斜斜将右臂笔直平掌伸出,献上最真挚崇高的敬意。那些都是我走过的街道,参观过的教堂,跨过的石桥,看过的风景,很难想象,在差不多一个世纪以前,竟是这般光景。如今这里依然人头攒动,喧哗热闹,然而替代的却是无数的游客和当地出来逛街的居民。

碰巧在纽伦堡之时接近圣诞节,老城区张灯结彩,仰头处处可见闪闪发亮的小天使,一派节庆欢乐气息,空气中飘荡着姜饼和香料酒(Glühwein)的味道,人人神色轻松惬意,似乎和纳粹时代毫无关联,宛如那只是另一个空间所发生的史事。二战期间,这里变成了废墟,几乎整个纽伦堡被夷为平地,如今眼前所见的,几乎都是重建维持旧貌的新建筑,难怪我总是觉得那些建筑少了一些什么,也许是历史的灵气之类的东西。走在老城区似乎瞥眼还可看见军装笔挺的军人操步而过,想到这背脊不禁生出一股寒意。快步走过,见其他行人依然有说有笑,完全没有一回事,人总是善忘的,只好喟叹离去。

《Last Train to Nuremberg》:

yuu-shinn-banner_980x400

耳东熊

本名陈奕勤,音乐人/自由撰稿人,曾为丁当、梁静茹、言承旭、杨幂、王杰等歌手写歌,文字作品散见于一些杂志与报章。热爱旅游,认为旅游是将日常生活切换到不同地点背景,注重每段旅程的“生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