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米其林二星大廚Michel Rostang,為了讓普羅大眾能以親民價格享受美食,所以另外開了這家餐廳。

吃在巴黎,除了米其林餐廳,當然不可錯過五步一小間、十步一大間的小酒館(bistro)了。說起Bistro的由來,其實頗為有趣。最近參與了德國呂根島的媒體團,從一位來自瑞士的旅遊作家Bernard Piccho口中得悉,法文中並無“bistro”這個字,而是19世紀,巴黎被俄軍佔領的時候,許多軍人晚上到酒館喝酒吃飯,一進門就會大喊:“Bystro!Bystro!”,在俄語就是“快點”的意思,催促侍應快點拿酒來。久而久之,這叫法就不脛而走,巴黎人也把小酒館一律稱作“bistro”了。

巴黎街頭常見的Bistro景色。(DK攝)
巴黎街頭常見的Bistro景色。(DK攝)

在巴黎,坐café是為了享受“To see and to be seen”的樂趣:點一杯咖啡,悠然地坐在那裡,看來來往往的行人——巴黎男女的穿着打扮,已是賞心悅目的流動風景。 對於吃稍微有講究的饕客,都會往地道的bistro鑽,享受各有特色的吃食。

說到《紐約時報雜誌》發表的文章,抨擊近年法國菜的水準如同江河日下,主要針對的就是這些街頭巷裡的bistro,烹調沒誠意,食材素質也不好。有時候,身處一個遊客太多的城市便難免要面對食肆濫竽充數的問題,就好像香港,在尖沙嘴地帶吃茶餐廳,是很容易中招的。對於逗留時間有限的旅客,吃東西的配額有限,碰運氣的成本太高,如有當地人介紹最好不過!

餐廳就是取名自以此能令人產生幻覺曾經被禁的烈酒苦艾酒,為了稀釋酒的烈性,會有這種特別的飲用方法:冷水滴在特製的方糖匙上,讓方糖逐漸溶解於酒內。(DK攝)
餐廳就是取名自以此能令人產生幻覺曾經被禁的烈酒苦艾酒,為了稀釋酒的烈性,會有這種特別的飲用方法:冷水滴在特製的方糖匙上,讓方糖逐漸溶解於酒內。(DK攝)

6月的巴黎行收穫滿滿,其一便是在巴黎朋友的帶路下,對於地道bistro有更深入的認識。其中一家位於旅客必到的購物聖地Saint-Honore,有一家叫做L’absinthe、三層樓高的bistro,地點方便、價格適中,適合推薦給海外遊客。

這家bistro,客似雲來、人潮絡繹不絕,全因老闆是米其林二星大廚Michel Rostang,為了讓普羅大眾能以親民價格享受美食,所以另外開了這家餐廳。

先說L’absinthe這店名,典故可豐富了!L’absinthe就是大名鼎鼎的苦艾酒(上圖),因為酒色帶天然幽綠,所以又被稱為“綠精靈”。19世紀流行於法國,是許多藝術家喜好的杯中物,梵谷和畢加索就是“綠精靈”的擁躉。苦艾酒的成份備受爭議,曾經被認為其毒性會帶來精神幻覺和造成毒癮,法國政府將之列為禁酒。到了90年代,禁令解除,苦艾酒復興,至今已有兩百多個苦艾酒品牌。

L’absinthe非常有名的酥皮肝醬派,有鵝肝和豬肝,醇香滑溜,賣相層次精細。(DK攝)
L’absinthe非常有名的酥皮肝醬派,有鵝肝和豬肝,醇香滑溜,賣相層次精細。(DK攝)

L’absinthe取價公道,三或四道菜晚餐收費不過是介於40-50歐元,食材優質、廚工紮實,對於米其林餐廳卻步,但又想一嘗法式料理的旅客來說,是個不錯的選擇。當然,來到這裡,怎能如入寶山空手回?一定要點苦艾酒來嘗嘗!店家沿用傳統方式呈上,這點見識已十分過癮!

mm

Agnes謝嫣薇

飲食專欄作家、食評人、人物專訪和旅遊專題特約、編劇。飲食和旅遊文章散見於中港台新馬主要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