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去哪?

马来西亚东马的婆罗洲,就是住着这么一群人,他们和这高原融为一体,以农耕和猎狩为生。外国人道这里是世外桃源,而大众普遍上认识的,是这些地方盛产好吃又有营养的高原米。

一直以来,在我心里,对高原人的钦佩,不亚于在大海讨活的人。若说大海涨退潮变幻莫测,森林里更是危机四伏;若说遇海要熟水性,进森林更是要知性。在我的认知当中,高原生活的人们,除了体能要好,还要有一定的荒野求存技能,如果你质疑这番话,进一趟森林,你就知道必须将自己在这大自然当前,姿态要放得如何的谦卑。

马来西亚东马的婆罗洲,就是住着这么一群人,他们和这高原融为一体,以农耕和猎狩为生。外国人道这里是世外桃源,而大众普遍上认识的,是这些地方盛产好吃又有营养的高原米。除此之外,对于一些我们无法知道的事,比如:高原米是怎么种出来的?高原人如何面对多变的气候,甚至水灾?为何高原人对树木和草药的认知那么丰富?此外,狩猎者又是如何和大自然相互交融的生存?传说中的猎头族又为何猎头?这些,蕴藏着我们还未能理解的文化。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婆罗洲|深藏热带雨林里的高原文明

从 Sipitang 出发,六辆四轮驱动车载着18位参加者,前往 Long Pa’ Sia。(这是全程最美的路段)

Heart of Borneo 高原走廊

我对于此文化甚是惊叹,几次到婆罗洲内陆,曾和高原人接触,深知高原人笃信基督,在巴里奥(Bario)和当地原住民 Kelabit 人相处和交谈,更是觉得这族群深藏不露。可惜当时我身心处于旅游状态,更胜其他考究心态,我只是知道,他日如果有机会,我想好好地再度进这山来,好好地去体会这高原文化。

当我知道这 Heart of Borneo 高原行时,我几乎立刻就决定要报名参加。坦白说,能有一次十天,横跨二国(印尼和马来西亚)和二州(沙巴和砂拉越),在高原行走和体会这高原文化,真的没有多少人能做到。既然有人主办,一切得以妥善安排,我为何不紧抓这个机会?深知这路程不简单,我还特地在事前好好操练自己,除了跑步,还试着小登山。然而,我这自觉是“在月球的一小步”的努力,不过是他们平日的速度。我还是被照顾的那个,幸而得向导和团员们细心照料,这趟高原行对我来说是惊险之余,又得以“大步跨过”的旅途。

那我到底对高原文化又了解了多少呢?

坦白说,我在每个村庄所逗留的时间,最多两个晚上,能和“Pak angkat” “Mak angkat”(领养父母)聊天的时间也不多。其中有一个领养家庭,她二岁半的小孙女才刚刚愿意让我抱,我就得离开这个家了。有说:除非你能住上一两个星期,乃至一两个月,和当地人生活一段时间,不然,你无法深入理解一个文化。我不过在这婆罗洲高原用十天时间轻舟划过,真的无法自称自己理解高原文化多少,这么短的时间不过让我知道,这里的文化,这里的自供自给其实足以构成一种文明,外来的影响,反而障碍。我们外来人,能给他们带来如何的影响?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婆罗洲|深藏热带雨林里的高原文明

新鲜的 Manuk Pansor。

高原文化的共同点

从 Long Pa’ Sia(红河村意思)到 Long Samadoh,中间隔了一座山。山的这边是沙巴,山的另一边是砂拉越,我们一组18人,其中掺杂像我那样从城市飞来的菜鸟,得花上两天一夜才能走完,然而这山隔不开两村人的联婚,以及所有的文化交集。 当地人用一天时间走才能抵达的路途,我可以想象古代如果说有女儿嫁到隔壁村去,当母亲的应该会哭成个泪人。

高原人有几个族群,沙巴称作 Lun Dayeh,砂拉越称作 Lun Bawang,印尼加里曼丹也有一个 Long Bawan 村,住着 Lun Bawang人,巴里奥的高原人属于 Kelabit,轮廓却稍有偏差。然而,他们都说着几乎一样的语言,或许语音不同但彼此听得明白。这大多因为此处地缘性是那么地接近,大家的饮食习惯都也变得那么的相同,我们在这村吃着竹笋和野菜,那村端上来的食物也大同小异。然而,这里出产的米和黄梨,美味得让人难忘。

食物以外,将这几个族群作连贯的,大概就是分别在各个地方发现的各种或各组奇形怪状的大石或石器。这些大石头,不管是被劈开,或是被搬运,被雕刻,都和有一号人物有关。在东部和加里曼丹北部,这传说人物的名字是 Upai Semaring,石头在西部的高原,有着另外一个版本的故事。共同点是,两个人物都是相传中的庞然大物。同样的主角到了汶莱,又成了另一个传说。在科学考究成立给这些石头写历史之前,这些高原“古魂”和传说已率先将高原民族完好地做了一个连贯。

如果这山和山之间的隔阂可以打通,婆罗洲高原(Highlands of Borneo)能自成一个“高原走廊”,当然,这“走廊”绝对不是想象中的康庄大道。或许这些人曾经血脉相连,但是,政治和国情上的差异,也确实让一切看起来有所不同。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婆罗洲|深藏热带雨林里的高原文明

马来西亚和印尼的交界处,必须在这里向军警报到。

高原文化的差异

最大的差异,大概就是在其国情。

有国家,就有关卡,就有军警。然而一座山那么大,我们应该依什么而划出国界?

从 Long Layu (印尼) 走到 Pak Dalih (砂拉越)的路程,我们经过许多“貌似关卡”的分界线——它可以是以一条河,也可以是一个牌匾,更可以是一块大石。一开始,我们还兴奋地拍照。我从来没那么“爱国”地想马上滚回自己的家乡去。然而,后来见了一关再一关,直到遇见了有印尼森林警察驻扎的营地,报到了,也在此用了午餐,我们才算真正的离开了印尼国土,回到了自己的祖国。

虽然马币在 Long Bawan 和 Long Layu 这一带的村子通用,但是,从细节上来说,比如口操的马来文,比如孩子们的校服,比如举手投足眉目神情,大略还是看出不同。我们抵达印尼的时候,正值他们准备国庆,Long Bawan 的人以一场又一场的足球赛来庆祝。足球是高原人酷爱的运动之一,Long Pa’ Sia 出了一个足球国手。这里又曾举办过马印两国国际足球赛事,参赛者有不少高原人。于是我在想,呼喊着彼此心爱的球队,挥着自家国旗的高原人,几百年前,大家是不是曾经也是兄弟。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婆罗洲|深藏热带雨林里的高原文明

从 Long Pa’ Sia 到 Long Samadoh 森林道之据闻 Upai Semaring 只是用手指在石头上雕刻,由此猜想他是一个威扬神武的庞然大物。

高原祖先英勇的故事

很多年前的高原人,并非我们所见到的如此。在 Long Samadoh 负责接待我们的 Mr. Balan 说:“一年有365天,我们的祖先就醉足150天,醒来的时候,身边的搂着的伴可能也就换了人。” 当时的高原人凶悍、 酗酒、 好斗,连白人拉惹*也不敢靠近。

Mr.Balan 站在用泥土堆出来,堪称“鳄鱼墩”之上,这么跟我们解释,这些面向河畔的鳄鱼墩,都是他们英勇的祖先堆出来。对以前的高原人来说,鳄鱼是最凶猛的动物,所以也以鳄鱼为傲。能堆鳄鱼墩的人,都是村子里的厉害人物。“能做出这些鳄鱼墩的人,他们有资格要求他们的准女婿去取两个敌人的人头,完成任务才能娶自己的女儿。” 有个来自 Long Pa’ Sia 的导游 Yakub 这么告诉我。

到了印尼的 Lombawang,当地人 Pak Alex 告诉我们有关 Upai Semaring 的英雄史:“这村子里的人不曾被拿下人头,因为 Upai Semaring 有着顺风耳和庞大的身躯,要是有人要想干坏事,他远远就知道,然后通知居民。”

差异归差异,听了几天的故事,不难发现,这些拿着不同国籍的兄弟,毕竟也同承一脉。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婆罗洲|深藏热带雨林里的高原文明

牵我走了两天山路的向导——Welson。

宗教和文明

“当我们改信主后,我们就不再杀人。要是杀人,会在地狱里被烧的。”这是牵着我走了两天的森林向导 Welson 说的,一脸戆直的他,可以说救了我一命。

在森林走到太阳消失的那个晚上,我一度因为过累而产生幻觉,如果不是他拉着我,我已经依着自己的幻觉往山上走去。就是因为遇见这些友善的高原人,我们才不再害怕走进属于他们森林,还被他们的单纯和热情感动了。宗教如何影响高原人痕迹处处,其中,以坟墓和安葬方式可见一斑:爷爷奶奶辈的,安葬在盦(Tajau)里;到了第二代,父母辈,一半的坟有十字架,另一半没有。来到了这一代,全部都是十字架的坟。在这里,我们可以听见用当地语言传导的圣经和祈祷文。我和旅伴虽然不是教徒,却入乡随俗的出席了早晨的祷告,和当地人一起听着 Lun Dayeh 语的祷文,未几,贴心的牧师掏出手机,将被翻译成马来文的圣经念给我们听。仿佛马来西亚国文版本的经文是专为游客而设。由此可见,宗教对高原人的影响,远远超出我可以想象。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婆罗洲|深藏热带雨林里的高原文明

用煮干天然盐水的方式来提炼食盐。

走向文明之道

你不能说他们没有文明,高原人的祖宗能发展自己的语言和立足方式,从大地拉出青葱的野菜和金黄的稻米,再用大地养出牛只和猪群,养出的猎狗又能帮忙狩猎,还找出盐泉来提炼食盐。这些知识,都不是我们这些城市人的书本上能读到的,说开了,我们只是用我们的认知来断定文明。

看起来我这一路似乎是从荒野走向文明。从简朴开始,完全和外界失去联系地走进森林,走进他们的村庄,再走出来。然而,如果我们所认知的文明定义在——“有线路,能上网,可以在面子书打卡写帖文”的状态,那也未免太狭隘了。相反的,从简朴的村庄走去世界许多人眼底的天堂——巴里奥,恰逢巴里奥举行了年度的“美食节”(Pesta Nukenen),随处可见外国人、摆卖着登得上国际台面包装精美的肥皂、村子里有喝酒和卡拉OK的地方,听着他们用英文高唱来自国外的民谣,我见到的是冲击,谈不上文明交流。

驱车进巴里奥,一路上所见的都是被砍伐光的山丘,年轻的树才正要努力的飚高。我静静地感慨。我认识巴里奥认识得太迟——我应该早点来目睹她更纯朴的风采;我也认识高原文化太迟——这些交通难以抵达,步行也需要一两天时间才能找到的村庄才是最美的风景。我之前为之着迷,说要去理解去体会的高原文明,正正是那些已经被逐渐忽略的文化。

*婆罗洲曾在1841-1946年被来自英国的 Brooke 家族管辖,故此被称为“拉惹”(Rajah),皇上的意思。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婆罗洲|深藏热带雨林里的高原文明

与印尼 Krayan 高原的小孩合照。

旅游资讯:

关于 Heart of Borneo Eco Challenge

  • Heart of Borneo Eco Challenge婆罗洲高原原住民联盟FORMADAT)举办,并由世界自然基金会WWF) 协办,旨在用环保旅游(eco tourism)的方式,将高原中央地带,以文化走廊的方式,让游客认识高原历史和文化,理解高原人是如何和着大自然共处。
  • 今年的 Heart of Bornoe Eco Challenge II 乃第二届。路线开展到沙巴和印尼。主办当局共创六条路线,但只有两条是用脚走的,其他的,都是用四轮驱动车。莫要以为开车就会好一点,行驶在四处都是窟窿的路况中,偶尔还是沿山而行,望下去就是深渊,除了晕还是晕。“这是最好的路了”开车的司机们都这么说,若是雨季,车子随时“轮”陷,还要人拉出来呢。一路的困难,没有几分耐力,也无法完成。
  • Heart of Borneo Eco Challenge II 有三条路线供选择。第一条路线(五天四夜):从亚庇开始,由Long Pa’ Sia(沙巴)走森林道前往 Long Samadoh(砂拉越),再从 Lawas 离开。价钱RM1799。第二条路线(六天五夜):前段同上,Long Samadoh(砂拉越)后前往 Ba’ kalalan,再从 Lawas 离开。价钱RM1999。

第三条路线(10天九夜):从亚庇开始,由Long Pa’ Sia (沙巴)走森林道前往Long Samadoh(砂拉越),乘车前往Ba’ kalalan,再越境到 Long Bawan(印尼),从 Long Layu(印尼)开始走半森林的弃用路道,跨河,再越境回到 Pak Dalih(砂拉越),乘车前往 Bario。价钱RM2999。我们这一团,18人开始,到最后,有8人完成完整的路线。

气候

  • 此活动不适合在雨季主办。除了森林道因为下雨成了烂泥巴难以成行,车道也会因为下雨而路况变得危险。最好的时候就是在七-八月份,这时候,婆罗洲处于旱季当中,森林道水蛭也会少一点。然而,旱季的时候,当地居民也极可能会闹水荒,因此,节省用水为佳。
  • 某些走道,尤其是印尼回到砂拉越的弃用路道,或者村庄和村庄之间,会让你暴晒,别小觑高原的紫外线,防晒功夫还是得做足,再不然,记得带上雨伞。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婆罗洲|深藏热带雨林里的高原文明

从 Long Pa’ Sia 到 Long Samadoh 森林道之露宿森林,左边是临时搭出来供我们睡觉的帐篷。

准备功夫

  • 建议参加之前,还是先锻炼锻炼脚力,尤其是登山,如果你有登山经验,那就更好。虽然有当地人同行兼照顾,但是,人一进了森林,最好还是放下城市的习气和要求,学习在野外求存,学习谦卑。

必带用品

  • 护照、身份证,同时务必向主办单位确认出境、入境事宜。
  • 森林里,主办当局多会雇用当地人帮我们被背包,一人扛最多20公斤,可以共用一个 porter。建议谨慎收拾行囊,只带须要用到的用品。如果有两个晚上逗留在同一个地方的安排,争取机会洗衣,或直接晾干脏衣再穿。森林里气候潮湿,衣服受潮会加重负担。
  • 在此列出主办当局建议携带的物品,经过笔者整理出来的清单列表:
  1. 御寒用具:森林里,或高原的气温偏低。故此,御寒衣物/用具不可缺乏:保温袜子,寒衣,外套等衣物。
  2. 野外用品:在森林里过夜,随处皆睡床。故此,需准备:吊床(加覆盖蓬)或睡垫睡袋或小帐篷。沙龙布(洗澡或换衣或解手时候用)。雨衣。雨伞。手电筒或头灯。打火机。幸得向导帮忙煮食,故此,参加者无需自备炊具,但还是得自备餐具。保温瓶也是相当管用的物品。
  3. 走森林用品:防水蛭用品如防水蛭袜子,盐/醋。适合的登山鞋、拖鞋(平时行走时穿)。登山杖。防蚊虫剂。
  4. 私人用品:简单盥洗工具(坦白说只能进行简单洗刷)、毛巾、帽子、干/湿纸巾(别将垃圾留在森林里,建议带回来城市丢)。胶袋若干。冲饮饮料和轻便食物。
  5. 药物或急救用品:蚊虫叮咬的膏药或茶树油、醋(舒缓蜜蜂叮咬)、激烈运动后或防抽筋用的盐(含 K+ potassium 或 Mg2+ Magnesium 最佳),大量的胶布,简单止血用品。

温馨提醒

  • 节省用电。村子里以发电机发电,早前用太阳能发电,然而,太阳能发电只供简易家居实用。城市人进森林,难免会需要找地方充手机或相机的电池。建议多带几个备用电池。切勿在村子里充 power bank。如果可以进森林前将一两个 power bank 充好,那就不需要耗损居民的储存的电用量。
  • 记得剪指甲。尤其是腳指甲。长期步行会让腳趾磨损。
  • 携带足够的水在身边。

Heart of Borneo Eco Challenge 视频:

Ringo王筠婷

双子和金牛,两种极端性格交集在一身的女生。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因为太投入的关系,所以,只能喜欢美丽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