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途中有个来自福建的女生问:“你们是不是第一次出来旅游啊?逃票是很正常的!” 。老实说,后来我们也学坏了,不过都还有分寸,不至于太过分。只觉得,出来旅游也是要带着良心。

文接中国婺源上一堂中国文化课

1.  我是广州人

那是我第一次去中国。出发前听朋友说,广州的人比较没礼貌,自己身在广州时也有了切身的体验。奈何,到了中国的其他地方,由于口音的缘故,别人都以为我来自广州。想说当个外省人应该比当个外宾安全,所以就将错就错,承认自己来自广州。导游兼司机带了我两天,开始怀疑我的身份。他一猜就猜到我来自马来西亚,可能是因为我那“十分健康”的肤色,他也说,南方人很少长得像我这么高。

2.  为什么不逃票?

当年,思想还很单纯,没想过要逃票。在婺源,途中有个来自福建的女生和我们一起走了一段时间。我们原本觉得还可以的车费,她却很贵很不值得,还被她教训说我们怎么不叫导游帮我们逃票?“你们是不是第一次出来旅游啊?逃票是很正常的!” 她说。老实说,后来我们也学坏了,不过都还有分寸,不至于太过分。公共交通车票还是不会逃。只觉得,出来旅游也是要带着良心。

这门无论如何就是无法关紧。为什么呢?因为这里未有人当官,所以“官不到”(关不到)。

3.  在婺源需要导游吗?

我个人觉得,在婺源有导游陪同和讲解是比较好的,因为那些建筑、摆设真的更深远的意义。不经解释,根本不会懂;经过解释,就会开始佩服当年那些人的想法和做法。比如说,有些门是永远关不紧的,那就表示那家人未有人当官,因为关不到是“官不到”的谐音。为什么金家井是长方形的?为什么有些墙角会有一个银币在哪?为什么要有天井?余庆堂的麒麟石雕,为什么麒麟的三只脚均踏在古钱上,另一只脚下的金钱却作为地漏刻在青石板上?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4.  未被开发的溪头

从理坑出来,去了簧村,司机兼导游问我们想不想去一个未开发的景点,叫溪头,那里有瀑布和峡谷。我们说好。开始走进去时,他的一句“手提电话在这里接不到讯息”惊醒了我们,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做了错误的决定?导游不会私底下计划了什么坏事吧?那些骑电单车,说是他的兄弟的男人们,还历历在目。后来事实证明,他真的是纯粹要带我们去那里而已,他自己也很享受跳进瀑布游泳的时刻。我的两位驴友,因为得攀石又差点跌下水,觉得有点受苦。不过那里的水真的很清澈及凉快。间中我的其中一只拖鞋被湍急的瀑布冲走,导游还赶紧狂奔去帮我拾拖鞋,对此我非常感激。我们之前确实是小人之心了,但某程度的防人之心,在旅途上还是不可缺的。

理坑位于婺源县最北部的沱川乡,是个偏僻的山间村落,最初名为“理源”,有“理学渊源”的意思,因为那里出了好多文人学士。

5.  最喜欢的婺源景点

“景点”这个词,可能不太恰当,因为在婺源,很多东西都很自然地存在着,只是多了些探访的访客。在到过的地方当中,我本身最喜欢理坑。由于那里有“理坑”和“李坑”,读音一样,所以大家称理坑为“大理坑”,把李坑成为“小李坑”。理坑这偏僻山村,百年来秉承勤学苦读之风,人才辈出。事先已经跟导游说我们想住小姐楼*,拜托他为我们安排,他也没有令我们失望,而且还吩咐小姐楼的人给我们弄了3张半票(全票的半价),说我们都是学生。点了菜、洗了澡,晚餐准备好了,我们在天台吃,别具风味。隔天,聘了一个余老先生当导游。在理坑,粉墙黛瓦的古建筑吸引了不少学生去那写生。

6.  非法客运司机兼导游

最后一天,虽然已经是傍晚5点半,巴士站的售票柜台应该是关了,他还是很愿意载我们去碰碰运气。他把我们送到婺源县的最后一站(靠近巴士车站的住宿)、替我们讲价成功得到10块钱的折扣,我们就把剩余的钱付给他。他说,之前给他的赌博都输光了。哎,那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们不预付,那你就没输那么多?无论如何,说到钱,服务结束之前是不可以付完的,不然,就不要怪他人奸诈啦,只能怪自己太天真。

*小姐楼——此屋的主人只有一个女儿,因为舍不得把女儿嫁到外面受苦,所以盖了这个楼,抛秀球招亲。小姐楼建于清末,距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外观建筑和普通民居没什么差别,但室内布局严谨,雕刻精美细致。房梁下花板上左右刻有“琴、棋、书、画”,正中梁上一排是八仙手中拿着的八宝“暗八仙”。宅院内设有小花园,上有一排美人靠,是供待嫁小姐学习女红的地方。在封建礼法的约束下,富家小姐未出阁之前,只能呆在楼上,不可越雷池一步的。(摘自“自游派”)

mm

Haan

喜欢不确定所带来的刺激,也喜欢刺激的不确定。年纪越大,心境却越来越年轻。逐渐摒除心里的许多所谓原则,期待开拓更多的可能性。生活的哲学很简单:follow your heart。潜水、旅游、摄影、写作都是她生活的养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