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別因為執着而錯過了彼此了解的機會,唯有放下,你才可以學習包容彼此的不同。

我喜歡遠距離欣賞布達拉宮,從旅館的天台望去,到處是五彩經幡,隨風飄揚。到了日落時分,夕陽餘暉不偏不倚打在矗立於山丘的白宮牆上,顯得雄偉而孤傲。

當然,布達拉宮已經不再神秘,半個世紀以前,達賴喇嘛出走布宮之後,這裡再也不是政教之地。而今,這裡已成為為遊客熙攘,爭相到訪的旅遊景點,社交網絡平台上的打卡地標。

對很多嚮往西藏的旅人來說,布達拉宮,就好像是拉薩的大門。既然來到,就算不想與內地來的遊客擠個像沙丁魚一樣,我還是會願意不厭其煩地帶着初訪的朋友前往參觀,因為這處處有玄機的達賴冬宮,幾乎概括了西藏的前身今世。

布達拉宮,早已失去政教合一的意義,對許多前來拉薩的遊客來說,那是一個非去不可的指標,也是一個可以了解西藏前世今生的歷史博物館。

布達拉宮,早已失去政教合一的意義,對許多前來拉薩的遊客來說,那是一個非去不可的指標,也是一個可以了解西藏前世今生的歷史博物館。

乘坐了四十二小時的青藏火車來到拉薩,行前已經被告知由於尼泊爾發生嚴重地震,前往珠峰大本營的進口,基於安全理由,暫時關閉一陣子。E先生難掩失望之情,因為此趟旅程,是為了世界最高峰而來,至於沿途的景點,他似乎興緻缺缺,隨團的成員,無不聽過他私下的嘮叨。堅貞的基督信仰,讓他自我隔離於充滿藏傳佛教色彩的景點之外。這些景點,幾乎是宗教場所,所以大部分時間,他都選擇待在外等候,往往一等,可能就是好幾個小時。

沿途參觀的廟宇,本身就是具有濃厚藏傳佛教色彩的建築藝術,更是一座座瞭解西藏文化的博物館。來自世界各地,尤其是歐美國家的旅人,本身就是抱着好奇和學習的心態,前來藏傳佛教聖地。大家放下各自對信仰的執着,走訪各個寺廟,聆聽當地導遊鉅細靡遺地解說,豎起耳朵,希望能更多地瞭解這個神秘的青藏高原文化。

虔誠的信徒,從各地千里迢迢來大昭寺朝聖,磕了無數次的長頭,額頭都沾滿了灰土,但那份毅力叫人動容。

虔誠的信徒,從各地千里迢迢來大昭寺朝聖,磕了無數次的長頭,額頭都沾滿了灰土,但那份毅力叫人動容。

不同宗教信仰的旅人們,如果因為信仰不同,而堅持選擇過門不入,那你可能錯失了更多瞭解西藏文化的機會。E先生是一位熱心的人,然而堅定不移的信仰,卻成了他與這片土地之間的隔閡。我想來西藏傳福音,他說,那是上帝給予他的一份功課。

然而,我無法想像,此趟行程的功課,對方學到什麼。很多時候,我看到的,僅僅是徘徊在當地人家門前的他,等到的是一次又一次的落空,和不斷地自我救贖。難得千里迢迢前來,克服了高原反應,卻無法包容彼此信仰的異同,缺少了平等的交流,那會是一份怎樣的功課呢?

自己無法想像,只能尊重對方的選擇,但總是暗自替他感到可惜。

在西藏,所到之處都可以見到扎堆的五彩經幡,隨風飄揚,空氣中也瀰漫著祝福。

在西藏,所到之處都可以見到扎堆的五彩經幡,隨風飄揚,空氣中也瀰漫著祝福。

拉薩乃至西藏各地的寺廟,本身就是一本西藏地方史書,那是最快瞭解地方文化的方式,在深入瞭解地方文化之後,才有一個公平的平台,去促進彼此對於信仰與文化的交流。藏族文化,與宗教密不可分,我們在瞭解當地風土民情的同時,不可能跳過宗教信仰這一塊;從當地人的生活習慣中,我們依然可以感受到他們對於信仰的虔誠,而無不動容。

信仰,成了生活在那片土地上人們的精神支柱。

撇開宗教色彩,納木措的景色已足以讓人驚艷。

撇開宗教色彩,納木措的景色已足以讓人驚艷。

然而,我們身邊也有許多執着於自己想法的旅人,為了給別人灌輸自己的觀念,而忘了做到登門拜訪這最基本的禮儀。縱使主人家不介意,但來客也做了一個不好的示範。我不是藏傳佛教徒,但對於各種宗教信仰,我們可以嘗試學習,而深入了解彼此的方式,就是放開胸懷,走進別人的家裡,與別人真誠地交流。

我記得在一次採訪工作中,認識一位禮儀師,對方曾說過一句話,讓我記憶深刻至今。他說,人生沒有什麼忌諱,因為本來就是這麼一回事。忌諱這些東西,只是一個阻礙自己往前的力量而已。別因為執着而錯過了彼此了解的機會,唯有放下,你才可以學習包容彼此的不同。

雷昇傑

前上班一族,全職打雜,遊走設計、影像、文字與旅行之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