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思溪与毗邻的延村,堪称“儒商第一村”,两村至今仍完好保存的百多栋明清商宅为中国建筑之瑰宝。在这里,既可领略徽商曾经的辉煌,又可感受自然与文化的魅力。

去婺源的路程,真的很不简单。首先是搭了十多小时的夜火车从广州到南昌,然后再从南昌乘小型巴士到婺源。一路上颠簸不断,司机一边驾驶,一边不时响笛、横冲直撞,还不停往车窗外吐痰。抵达婺源的时候,天气依然炎热,睡眠不足的我和两名旅伴,只剩下半条人命……

婺源拥有“中国最美的乡村”之美誉,是位于江西省的一个农村地区,散落了不少古村庄,而且都保留得十分完好。婺源历史上属于安徽管辖,所以此地的古建筑很有徽派建筑的风格。

婺源拥有“中国最美的乡村”之美誉

当地人夹攻卖地图

初抵婺源,一下车,还没来得及拿各自的背囊,就有一群手握地图的当地人围过来,连一个“先去比较不晒的地方才开始讲”的机会都不给我们。没办法,我们要说不是游客也不行。那几个背囊经已把我们出卖。况且,我们确实需要他们的帮忙,因为还没有预定住宿,没有下榻的地方。虽然人们还是很典型的中国人作风,蜂拥上来推销地图,问你要不要包车、住宿,但不知为何,他们身上也散发出一点点亲切,让我们不会退避三舍。难道这就是婺源的魅力?

当时,分别有人向我们推销“摩的”(电单车)和“面包车”(货车),收费不相上下。要游婺源,包车比乘公共交通更省时、方便。两者之间,我们选择了后者,因为我们有三人,要坐车才能一起,而且想到如果下雨,也不会太狼狈。

面包车司机回避公安

那时基本上没有和面包车司机聊到太多细节。只是说,他先带我们去旅馆,然后给我们当一个旅游点的免费导游。我们累垮了,“迫切需要”个落脚的地方,而且想说,看看他当导游当得怎样才再打算。

就在我们选了面包车,司机要带我们上车时,他突然叫我们止步。为什么呢?因为有公安在附近出没,原来他的面包车是非正式的客运。我们就在比较远的地方等待,他说让他先把车驾走,回避公安。在马路旁等待时,之前那些“没被我们选中”的摩多骑士就往我们三个女生围了过来,叫我们上摩多,说他们免费把我们载到 “另一个地方”,才与面包车司机会合。

我们犹豫了好一段时间。毕竟如果三个人各自上了三辆摩多车,别人就可以轻而易举把我们分散,而且人生地不熟,他们说他们不是抢生意,而且和面包车司机是兄弟,大家只是互相帮忙,我们对那些话半信半疑,怎么可能上一刻是竞争者,下一刻又是所谓的兄弟?奈何,在马路边纠缠也不是办法,当时的情况看起来好像一群摩多车骑士想要“围攻”我们似的(确实把我们围着了)。后来,不懂在什么的驱使下,我们真的上了他们的摩多车。一人上一辆,内心默默祈求着不要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就谢天谢地了。

隐喻寓意终生(钟声)平(瓶)静(镜)的客厅摆设。这家的摆设,怎么少了“镜”?

在思溪认识中华文化

我们在婺源的第一站是思溪。它的名字,隐喻着“鱼/俞儿思念溪水”。由于电视连续剧《聊斋》于1987年在这里拍摄,所以这里也被称为“聊斋影视村”。思溪与毗邻的延村,堪称“儒商第一村”,两村至今仍完好保存的百多栋明清商宅为中国建筑之瑰宝。在这里,既可领略徽商曾经的辉煌,又可感受自然与文化的魅力。砖雕、石雕、木雕在思溪延村景区俯拾皆是。这儿儒风独茂,处处渗透着“诚、信、义、仁”的儒家文化精髓和博大精深的徽商理念。

我们看了房、问了价钱、把行李放在“水上人家”那里,就随导游出去了。在这里随处踩动一块石头,就会触动一个朝代,信步走进一座老屋,就会揭开一段风尘的历史和传奇。老实说,若没有导游带我们并给予解释,确实会错过很多细节。比如说,古徽州民居中正厅的一种常见的摆设总会有钟、瓶子和镜子,寓意终生(钟声)平(瓶)静(镜)。这样的摆设,在婺源几乎每一家都存在。

在许多的建筑当中,敬序堂是思溪村较大的古民居,建于雍正年间(1723-1735年)。由于主人贡举出身,自然比一般上宅优越、气派。电视连续剧《聊斋》和《青花》中的大量镜头曾在这里拍摄。

文化神髓让人眼花缭乱

在婺源,厕所有个优雅的称号:舒园。聊斋小屋那里,在离舒园不远的墙壁上有一个“敬惜字纸” 龛,据说是让人焚烧有字的纸张的。古人认为文字是很神圣的东西,凡是写了字的纸都不能随便乱弃,必须集中起来,选良辰吉日,放到“字龛”中焚化,以示对祖上传统的尊敬。

步入村中,随处可见粉墙黛瓦、巷贯街连、层层叠叠的飞檐、突兀多姿的马头墙。村里的村民,尤其是老人,总是尽量回避摄影的镜头。我在想,对于被人拍摄,他们有着什么想法呢?不悦、陌生、惊奇、习惯了,还是根本没有选择?

木雕精细完美,展现出婺源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和技艺

在思溪,不得不提百寿花厅,那是书法与雕刻的完美结合,蕴藏了雕刻的精华。百寿花厅原为“承志堂”的迎宾客馆,门面精美的木雕图案,令人叹为观止。人们一直只能在这里找到99个“寿”字而已,第100个,到底在哪里?这深藏的玄机,历经几百年,无人能解,最后竟被香港凤凰卫视不经意间破解了这困扰多少人的秘密。他们的直升机在空中飞行时偶然发现,原来第一百个“寿”,就是院子的平面布局。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决定接下来的几天都包导游的车游婺源,所以大概和他讨论了我们要去的地方、路线、价钱,并约了隔天相间的时间。晚上,就在住宿那里吃农家菜。江西人也蛮能吃辣的,到处可见辣椒、青椒。导游说过:江西人喜欢辣、四川人不怕辣、湖南人辣不怕。不懂有没有骗我们,还是他自己乱掰而已?

晚餐的时候,老板年介绍了我们吃当地有名的小河鱼。不吃还好,一入口也就只能感受到咸而已。后来去到婺源别处,别人再介绍,我们都不敢恭维了。那晚,我们也要了些迎客松啤酒,为离开混乱的广州,来到迷人的婺源而干杯。

餐后,无比的疲累和少许酒精的混合,让我们睡得特别甜、特别香。

*更多婺源小故事下星期登场。

mm

Haan

喜欢不确定所带来的刺激,也喜欢刺激的不确定。年纪越大,心境却越来越年轻。逐渐摒除心里的许多所谓原则,期待开拓更多的可能性。生活的哲学很简单:follow your heart。潜水、旅游、摄影、写作都是她生活的养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