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美麗的東西不能太多,過量就成了庸俗。但是,在鋼骨森林林立的,我們熟悉的環境裡頭,會不會,偶爾你也想出走,去貼近這些簡單就讓你微笑的藝術作品?

如果你是一個古迹區的管理人,請問,你會採取怎麼的行動?

A.抄一個一模一樣的讓人參觀。原有的古迹不開放,或只供研究用途。

B.發展古迹周邊的土地,高樓林立,名品牌滿目,吸引企業家或投資商。

C.鼓勵片商來取景(但如果拍古裝戲就要修一修了),讓古迹的名聲廣傳

D.製造一些話題(鬼怪論也好,美食論更好),讓人們因為好奇心而前來。

問題還真的問得有點白痴。不過,如果您正管理着一個古迹區,還懇請您好好打理,因為,您任道重遠啊。除了讓之揚名並促進旅遊業以外,您還肩負着一個——為更過的未來一代保護上一代遺產的使命,比守護家業還要更加的悉心照料。

古迹除了需要好好的管理以外,也要好好的保護。以上的問題,答案除了提供的 A,B,C,D,當然還可以有其他的方案,但是,宗旨也只有大大的一個,就是,再怎樣的吸引人潮揚名海外,也要好好的照顧和保護。

其中,馬來西亞的檳城就用了 D 的方式來管理喬治市古迹區(George Town)。這次製造的話題都寫在牆上。這些牆上的藝術作品呈現以後,讚美的聲音不少,但也有反對的聲浪,這些牆上的作品,到底是比塗鴉還高雅?是破壞還是美化?或者,結果真的如下圖所說的——Sorry about your wall?

攝于吉隆坡某一道牆。

藝術品破壞古迹?

不過,無論如何,筆者還是慕“姐弟倆”畫作之名,走了喬治市老街一趟。果然,遊走喬治市的心情如同尋寶,而犒賞嘛,大概就是站在這些讓人動容的藝術作品前,好好的以攝影來創作。喬治市所呈現的街頭藝術,除了用鐵線纏出一幅介紹該街道或繪出歷史文化的漫畫以外(詳文),就是這幾幅在面子書上讓人廣傳開來的壁畫了。而這種利用一個道具加一幅壁畫的方式,不盡讓我佩服來自立陶宛的創作者——Ernest Zacharevic 的心思。據說作者還畫了副“小男孩釣鈔票”的圖片藏於喬治市某角落,鈔票是真的,唯獨地點不詳。不過,無論如何,這些創作還真成功的製造了一些話題。

也有些反對聲浪說畫像破壞了古迹,但是,如同上圖所看見的,筆者在八個月前到喬治市所拍下的老牆壁,加上了畫,確實有點不一樣了。至於反對聲浪從何而來?我和一位掌館子的老闆聊天,談及此事,他坦白的說:“我不是店家,我無從反對。但如果我是店家,我也不會反對,因為這些藝術作品確實了吸引人流。或許,不方便還是有的,試想想每個人都跑到你店來照相。但也不是每個人都介意的。” 確實,每幅創作(無論是鐵線漫畫還是道具壁畫)在開始之前,有關當局都會先徵求店家的同意,才置放藝術作品。

或許,不方便還是有的。姐弟倆的壁畫的位置正在轉角處,路過的車輛,儘管不方便還是很有禮貌的停下讓人拍照才駛過去。而這姐弟倆的壁畫還真火紅着,無論早上,下午,傍晚和晚上,筆者在各不同時段經過時,都看見排隊的人潮。

阿貴街之前和之後。恐龍是後來有人惡搞畫上的,作者再加了一個小孩拴住了恐龍。 還有另外一隻恐龍,孤獨的躲在角落,戚戚然的望這裡。

古迹真正的破壞者

筆者找到了第一個壁畫後,在巷子內毫無目的穿梭着,遇見了一位婦人,她看我一副外來人的模樣,知道我正尋找着壁畫,逐問我:阿貴街的去了嗎?我說我還沒遇見。她更熱心的為我指路了起來。藝術作品的出現,給當地人帶來,是喜悅,還是不方便?我想,這還是因人而異的事情。

至於第二個問題:畫像到底會不會破壞古迹?根據畫者的論述,他用上了價值不菲,屬於水溶性的顏料,為的就是不會讓牆壁上的石灰脫落。確實,經過了筆者的觀察,顏料是會隨着日子的洗刷而淡去。像《篆刻老人》的畫像(下圖),經過半年再多一點地時光,老人的輪廓已經淡去(Ernest Zacharevic 最近為重新為這幅畫上了色)。這也是促成筆者儘快的去壁畫前拍照的原因。真正的破壞者,並不是畫像,也不是惡搞開個小玩笑的人,而是對畫像丟擲材料或塗鴉的人。

位於本頭公巷的篆刻老人畫像,八個月前,八個月後。

當然,美麗的東西不能太多,過量就成了庸俗。但是,在鋼骨森林林立的,我們熟悉的環境裡頭,會不會,偶爾你也想出走,去貼近這些簡單就讓你微笑的藝術作品?Ernest 的畫像,除了以上說的這幾幅,還有兩個必須要“仰望”才能尋見的“功夫女孩”和“三輪車老人”,或者“走出海”才遇見的“船家兩兄妹”。除了他的作品,還有一些之前的人留下來的畫作,它們就藏在喬治市某角落的某副牆上。因為用腳走,筆者無意間發現了這些讓人會心一笑的光景。而這麼一走,我發現我好像聯合國的監察員,拚命的在找牆壁上的壁畫或鐵線的當兒,看見了美麗的牆,我也會想,啊,這幅“畫布”不錯啊。

旅遊貼士:

交通

除了飛機和巴士,另外一條可供選擇的旅遊路線是從中央吉隆坡(KL Sentral)乘搭馬來西亞的跨洲火車(KTM)。前往Butterworth(北海站,北線的最後一站)。然後轉搭渡輪,渡輪往前走一點就是喬治市了。和渡輪同一條海岸線是姓周橋,您的尋寶活動可以從哪兒開始。 渡輪站旁是巴士總站,哪兒有檳島各主要市鎮的路線。

如果乘搭夜班火車,渡輪操作到凌晨一點,唯獨入夜後,渡輪班次會稍減,大約半小時才一班。美中不足的是,從渡輪站走到火車站路途雖然不遠,但偏暗。

欣賞藝術品

Ernest Zacharevic創作的“喬治市的魔鏡系列”(Mirror George Town)藝術作品,就藏在交錯的小巷處。除了那個到現在鮮少人發現的“釣鈔票的小男孩”外,其他的範圍,藏在走路能抵達的範圍內。如果不能走,就租一輛腳車吧!喬治市將於每個周日關閉海濱路(Jalan Pantai,當地人稱Beach Road),只供人行或腳車道。喬治市裡民宿林立,有些甚至有提供租借腳車服務。不過,為了安全起見,還得戴上腳車安全帽。

檳城的食物,無論是小食還是館子里的精緻餐點,應該都不會讓您失望。如果您有當地的朋友,由他們介紹更好。如果沒有,你看見那裡人群集聚的,就往哪裡擠吧!

Ernest Zacharevic 創作《篆刻老人》的過程全記錄:

Ringo王筠婷

雙子和金牛,兩種極端性格交集在一身的女生。喜歡一切美麗的事物,因為太投入的關係,所以,只能喜歡美麗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