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美丽的东西不能太多,过量就成了庸俗。但是,在钢骨森林林立的,我们熟悉的环境里头,会不会,偶尔你也想出走,去贴近这些简单就让你微笑的艺术作品?

如果你是一个古迹区的管理人,请问,你会采取怎么的行动?

A.抄一个一模一样的让人参观。原有的古迹不开放,或只供研究用途。

B.发展古迹周边的土地,高楼林立,名品牌满目,吸引企业家或投资商。

C.鼓励片商来取景(但如果拍古装戏就要修一修了),让古迹的名声广传

D.制造一些话题(鬼怪论也好,美食论更好),让人们因为好奇心而前来。

问题还真的问得有点白痴。不过,如果您正管理着一个古迹区,还恳请您好好打理,因为,您任道重远啊。除了让之扬名并促进旅游业以外,您还肩负着一个——为更过的未来一代保护上一代遗产的使命,比守护家业还要更加的悉心照料。

古迹除了需要好好的管理以外,也要好好的保护。以上的问题,答案除了提供的 A,B,C,D,当然还可以有其他的方案,但是,宗旨也只有大大的一个,就是,再怎样的吸引人潮扬名海外,也要好好的照顾和保护。

其中,马来西亚的槟城就用了 D 的方式来管理乔治市古迹区(George Town)。这次制造的话题都写在墙上。这些墙上的艺术作品呈现以后,赞美的声音不少,但也有反对的声浪,这些墙上的作品,到底是比涂鸦还高雅?是破坏还是美化?或者,结果真的如下图所说的——Sorry about your wall?

摄于吉隆坡某一道墙。

艺术品破坏古迹?

不过,无论如何,笔者还是慕“姐弟俩”画作之名,走了乔治市老街一趟。果然,游走乔治市的心情如同寻宝,而犒赏嘛,大概就是站在这些让人动容的艺术作品前,好好的以摄影来创作。乔治市所呈现的街头艺术,除了用铁线缠出一幅介绍该街道或绘出历史文化的漫画以外(详文),就是这几幅在面子书上让人广传开来的壁画了。而这种利用一个道具加一幅壁画的方式,不尽让我佩服来自立陶宛的创作者——Ernest Zacharevic 的心思。据说作者还画了副“小男孩钓钞票”的图片藏于乔治市某角落,钞票是真的,唯独地点不详。不过,无论如何,这些创作还真成功的制造了一些话题。

也有些反对声浪说画像破坏了古迹,但是,如同上图所看见的,笔者在八个月前到乔治市所拍下的老墙壁,加上了画,确实有点不一样了。至于反对声浪从何而来?我和一位掌馆子的老板聊天,谈及此事,他坦白的说:“我不是店家,我无从反对。但如果我是店家,我也不会反对,因为这些艺术作品确实了吸引人流。或许,不方便还是有的,试想想每个人都跑到你店来照相。但也不是每个人都介意的。” 确实,每幅创作(无论是铁线漫画还是道具壁画)在开始之前,有关当局都会先征求店家的同意,才置放艺术作品。

或许,不方便还是有的。姐弟俩的壁画的位置正在转角处,路过的车辆,尽管不方便还是很有礼貌的停下让人拍照才驶过去。而这姐弟俩的壁画还真火红着,无论早上,下午,傍晚和晚上,笔者在各不同时段经过时,都看见排队的人潮。

阿贵街之前和之后。恐龙是后来有人恶搞画上的,作者再加了一个小孩拴住了恐龙。 还有另外一只恐龙,孤独的躲在角落,戚戚然的望这里。

古迹真正的破坏者

笔者找到了第一个壁画后,在巷子内毫无目的穿梭着,遇见了一位妇人,她看我一副外来人的模样,知道我正寻找着壁画,逐问我:阿贵街的去了吗?我说我还没遇见。她更热心的为我指路了起来。艺术作品的出现,给当地人带来,是喜悦,还是不方便?我想,这还是因人而异的事情。

至于第二个问题:画像到底会不会破坏古迹?根据画者的论述,他用上了价值不菲,属于水溶性的颜料,为的就是不会让墙壁上的石灰脱落。确实,经过了笔者的观察,颜料是会随着日子的洗刷而淡去。像《篆刻老人》的画像(下图),经过半年再多一点地时光,老人的轮廓已经淡去(Ernest Zacharevic 最近为重新为这幅画上了色)。这也是促成笔者尽快的去壁画前拍照的原因。真正的破坏者,并不是画像,也不是恶搞开个小玩笑的人,而是对画像丢掷材料或涂鸦的人。

位于本头公巷的篆刻老人画像,八个月前,八个月后。

当然,美丽的东西不能太多,过量就成了庸俗。但是,在钢骨森林林立的,我们熟悉的环境里头,会不会,偶尔你也想出走,去贴近这些简单就让你微笑的艺术作品?Ernest 的画像,除了以上说的这几幅,还有两个必须要“仰望”才能寻见的“功夫女孩”和“三轮车老人”,或者“走出海”才遇见的“船家两兄妹”。除了他的作品,还有一些之前的人留下来的画作,它们就藏在乔治市某角落的某副墙上。因为用脚走,笔者无意间发现了这些让人会心一笑的光景。而这么一走,我发现我好像联合国的监察员,拼命的在找墙壁上的壁画或铁线的当儿,看见了美丽的墙,我也会想,啊,这幅“画布”不错啊。

旅游贴士:

交通

除了飞机和巴士,另外一条可供选择的旅游路线是从中央吉隆坡(KL Sentral)乘搭马来西亚的跨洲火车(KTM)。前往Butterworth(北海站,北线的最后一站)。然后转搭渡轮,渡轮往前走一点就是乔治市了。和渡轮同一条海岸线是姓周桥,您的寻宝活动可以从哪儿开始。 渡轮站旁是巴士总站,哪儿有槟岛各主要市镇的路线。

如果乘搭夜班火车,渡轮操作到凌晨一点,唯独入夜后,渡轮班次会稍减,大约半小时才一班。美中不足的是,从渡轮站走到火车站路途虽然不远,但偏暗。

欣赏艺术品

Ernest Zacharevic创作的“乔治市的魔镜系列”(Mirror George Town)艺术作品,就藏在交错的小巷处。除了那个到现在鲜少人发现的“钓钞票的小男孩”外,其他的范围,藏在走路能抵达的范围内。如果不能走,就租一辆脚车吧!乔治市将于每个周日关闭海滨路(Jalan Pantai,当地人称Beach Road),只供人行或脚车道。乔治市里民宿林立,有些甚至有提供租借脚车服务。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得戴上脚车安全帽。

槟城的食物,无论是小食还是馆子里的精致餐点,应该都不会让您失望。如果您有当地的朋友,由他们介绍更好。如果没有,你看见那里人群集聚的,就往哪里挤吧!

Ernest Zacharevic 创作《篆刻老人》的过程全记录:

Ringo王筠婷

双子和金牛,两种极端性格交集在一身的女生。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因为太投入的关系,所以,只能喜欢美丽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