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最能夠看出個人心理素質的時候,往往是在身心疲憊的登山路途中。在累得不像話的時候,有些人會默念佛經、可蘭經、聖經和梵文。本人覺得最有效的非三字經莫屬。激勵心靈的同時,還兼具了與現實接軌和減輕疲憊的療效。

打從小學起,上地方研究課時都會朗朗地背誦:

“大漢山,馬來西亞半島最高峰,位於彭亨,半島面積最大的州屬。”

大漢山(Gunung Tahan),小時候總覺得它很遠、很高、很大,大得非普通人所能及。長大後,登過的山峰漸漸增加。慢慢地,對祖國的大漢山起了一個念頭:我要征服它。

想要挑戰大漢山的火焰足足燒了半年。這半年裡,我拉了老弟和另四位友人組成六人爬山隊。當時的心態里只有一個:“不是沒輸過,只是沒怕過”。經過一番諮詢,經驗豐富的登山友人們一致認為,爬過大馬神山(亞庇京那巴魯山)並不代表有能力征服大漢山,因為山的高度並不是決定一切難度的主因。

“連神山都得退讓幾步的大漢山,我們……能嗎?” 當初篤定的念頭開始有點動搖。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風速出發。

忐忑出發

出發那天,表面篤定得不得了,心裡卻特忐忑,當然也超期待。希望前半年的訓練能為團員:日成、姜生、蘿蔔頭、夏天、阿妹,還有我帶來攻頂成功的碩果。近十五公斤的背包甩上山導的四輪驅動後,我們風速出發。

來到大山的入口,迎接我們的是一條寬八米的河。本來還天真地認為第一天無需濕身的我們,一下子就被接踵而來的河水給沖醒了。第一天,我們就渡了五、六條大大小小的河。

第一天的行程雖不急不緩,但對隊友——夏天而言,已額有難度。幸好路途較短,天黑前我們都已聚到了晚上紮營的 Relau 河邊。略有餘力的大夥們趁還有些日照的時候溜到河邊嬉戲玩水。透心涼的河水,緩緩流過,彷彿在為我們這些城市的孩子進行一場洗禮,以接受隔天大山的考驗。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第一天的河床有些低。

輕裝上路

隔天一早醒來,迎接我們的也是水,是毛毛的細雨水。

拖着睡意,我們被逼出了帳篷,冒着雨整理營地。毛雨輕細地打在水衫上,煤氣爐子里的小麥粥開始冒起了白煙。我們捧着溫熱的早餐,默默吃着。山導利用機會詳細地向我們講解這幾天將走過的路徑,而且再而三地警惕我們,過重的背包將會是當天和第三天路程的噩夢。經過討論,我們決定將第三天和第四天的配備和食物用黑黑的大垃圾袋打包起來,然後用拉菲雅繩直掛在一棵大樹上。

好幾個圓環,一個結;好幾個圓環,再一個結,然後“咻!” 看着山導熟快地將補急品懸掛起來的那一刻,我的心情也跟着背包輕了一點。

好,出發吧!雖然天氣濕陰陰的,但大夥們的心情都還不錯。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小心,別一失足成千古“濕”。

爬山也“拉山”

出發不到一個小時,我在河中央一塊布滿鮮苔的大石頭上一滑,“噗通”,我帶着背包一齊倒跌入河裡。河床不淺,但多虧大石頭把急流給斬斷,不然我真的“恰是一江春水向東流了”。爬回岸邊,背包確實沉重了好一些,但心裡還是有點小確幸自己沒有受傷,也沒有被河水沖走。

當心裡還困惑於是否該感恩還是埋怨的當兒,不知覺的,我們已徒步到山導口中的“奪命石梯”。迷霧中一眼望去,大大小小的樹根盤繞着呈六十度的石梯,一路直上。至於一路直上的石梯將帶領我們到達的是天堂還是地獄,我們心裡無數。

當天的路途,不僅稱得上“爬山”,還可被歸納為“拉山”吧!十步當中,有八、九步是不符合人體工程學的。石梯的運行面不止小得擺不下雙腳,階級的上升也格外的大。除了得依靠大小腿的肌肉把接近百斤的體重和背包向上撐,上半身的肌肉超過一半的時間都沒有閑着。大小腿和手臂的肌肉群,在核心肌組的收縮帶領下,一撐、一拉、一頂、一蹬地把我們拉拔到山腰。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山裡的雲霧變化難測。

考驗意志力

爬着爬着,本來毛毛的細雨已悄悄轉為大雨。汗水、河水、泥水、雨水、霧水,已分不出誰是誰了。心裡只能忙着盤算前方的路途還有多遠。漫長的路途同時也放大了彼此之間體力的懸殊。我們每人之間,至少相隔了三十分鐘的路程,所以很多時候都是前望無人,後等無煙。同處一深山中,周遭的事物大致上都一樣。雨一樣的大,山一樣的陡,石一樣的滑,汗一樣的流。但,大家心裡清楚得很,我們各自都必須面對的心理戰。

由於嚴重缺乏訓練,夏天辜負眾望越走越慢。連走帶拖地走着,走着……淚水不知覺地和身上的汗水和雨水混落入稀爛的黃泥巴里。礙於她每況愈下的戰鬥力,我們吩咐山導留在後方陪她。如有任何不測,她至少還有山導的照應。其餘的隊員按着明確的路標,繼續自個兒地往當天的營地前進。

最能夠看出個人心理素質的時候,往往是在身心疲憊的登山路途中。在累得不像話的時候,有些人會默念佛經、可蘭經、聖經和梵文。本人覺得最有效的非三字經莫屬。激勵心靈的同時,還兼具了與現實接軌和減輕疲憊的療效。慶幸的是,在攀爬大漢山的路途中,我還用不上三字經。但我猜想同隊的夏天和阿妹使用三字經的頻率,應該衝破五年的使用額了吧。罪過,罪過啊!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攻頂之前最後一個營地。

準備攻頂

為了方便隔天的攻頂,我們打算在離大漢山頂只有四十五分鐘的空地紮營。由於海拔已近兩千米,營地滿滿是硬邦邦的大石,迎面刮來的風勁也不是蓋的。這對紮營的我們來說,不是件好事。但,即來且安之吧。

走了整整八小時,日成和我終於抵達了第二天的營地。率先抵達的蘿蔔頭在遠處的大石上日光浴,我們倆都看傻了眼。老外果然對大太陽情有獨鍾。放下了背包,我們也坐在石坪上享受那短暫的日光。日成歇了一下,便沿着走來的路走回去。他言說對夏天的狀況放不下心,還是回頭幫她拎背包吧。一個小時後,姜生和阿妹也到了。大夥們趁着還有些日照,提前將帳篷架起,然後開始準備晚餐。

當晚,日成、夏天和山導摸黑抵達營地。簡快地梳洗並用過晚餐後,大家躲入四角綁上大石頭的帳篷。我猶然記得當晚的風颳得呼呼作響。凝望着時而猛晃,時而搖曳的帳篷頂端,漸漸昏睡了過去。是風呼聲,是雨滴聲,還是隔壁帳篷的睡呼聲,我已不覺曉。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無需多言,無盡的山脈就是答案。

成功登頂

隔天,我們把背包丟在營地,帶了一些補給的食物,輕裝攻頂。也許身體已經習慣了沉重的背包,突如其來的輕裝上陣感覺身輕如燕,攻頂之計也如期地在一小時內輕鬆達成。烏漆麻黑的山頂,頭燈隱約的照到了大漢山峰的注釋牌。

“兩千一百八十七米高,大漢山”。

看着大漢山的牌子,心情並沒有想象中的感動,反而開始擔心待會兒折返的路。

“木公,快來!太陽快出來啦!”

大夥們聚到了山頂上一片稍微較平坦的石地上。有人席地而坐,有人翹起二郎腿,也有人把身子擺在石地的邊緣,好讓雙腿懸在空中。靜靜地,我們望着原本漆黑的星空慢慢轉為深藍,點點的星茫像燒盡的蠟尾,默默地淡去。極遠的一方,部分的天空開始帶點紫紅色,初醒的雲海也染上了淡淡的腮紅。望着這一切的轉變,心裡好像對物換星移又多了一份理解。當天,雲海當道,太陽始終露不出個臉來。我們就這樣,望着粉紫的雲朵轉為澄紅,再轉為日常所見到的白皙。返回營地後,吃個早餐,我們便沿着走來的路徑下山。當天下山所用的時間感覺比上山時的少,但很肯定的是放下背包的那一刻,整個人便癱瘓似的坐在泥地上,久久爬不上來。幸好當天的營地和第一晚的營地一樣,所以大家有機會把累壞了的雙腳浸泡在河裡,讓它們歇會兒。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我們沿着河進來,也沿着河回去。

深山裡一頓美味自由餐

當晚,印象最深刻的是晚餐,即是前天懸掛在樹上的那袋食物。望着當晚的自由餐,我們的山導難得露出吃驚的眼神。冷當雞、咖喱肉、芝士三文魚意粉、還有味增湯,平日不難見到的食物頓時讓疲憊的我們覺得自己是幸福的。當晚還多了蘿蔔頭的威士忌加持,讓大家睡得額外香甜。

最後一天,大家起得特早,心裡應該迫不及待地想沖回家洗個熱水澡,再睡個柔然的大床吧!整理營地後,我們以最快的速度翻越層層山林,涉過條條不息的河溪。稍過中午,我們全員抵達出發點。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攻頂成功的禮物。

登山貼士

  • 三月到八月是攀爬大漢山最佳時刻。
  • 彭亨國家公園Taman Negara Pahang)於每年的十一月至一月封山,並禁止一切登山活動。
  • 大漢山目前有兩條路線登山,本文撰寫的是較短的四天三夜行:
  1. 美拉坡(Merapoh)-大漢山-美拉坡(四天三夜)
  2. 美拉坡-大漢山-瓜拉大漢(Kuala Tahan)(六天五夜)
  • 彭亨國家公園森林局規定每個隊伍必須安排各自的山導。價格會因山導/公司而異。十人或以下的團隊只需一位山導。一位山導的收費介於RM2000-2500。(只包括國家公園入門費、登山證、四輪驅動接送及紀念證)
  • 對蜂蜇過敏的登山者必須自備藥物,大漢山半山腰的河邊不時會有野蜂出沒。
  • 爬山鞋的種類因人而異,但鞋底必須防滑,鞋身屬於快速瀝乾的材質(quick dry)。
  • 大雨後,河水會快速上漲到及腰。登山者背包里的衣物器材必須時刻都套上多層防水袋。
  • 大致上,山林里的河水都可以直接飲用,但鼓勵登山者們準備殺菌丸或紅紫外線消毒器,以防萬一。
  • 攀爬大漢山之前最好安排負荷量達十五公斤或以上的訓練,並維持三至六個月。

 如何前往

  • 彭亨國家公園有兩大入口:惹勞河(Sungai Relau)和瓜拉大漢(Kuala Tahan)。登山者大多在惹勞河開始登山。
  • 從吉隆坡出發者,可以選擇自駕大約四個小時半到國家公園惹勞河入口處,並把車泊在辦事處。路途中還可以參觀彭亨州大大小小的市鎮,包括:文東(Bentong)、勞勿(Raub)和淡馬魯(Temerloh)等。
  • 沒有私家車的必須安排來回接送的多人乘用車,並且和司機溝通最後一天的接送時間及延時的溝通管道。(山林里有通訊訊號的地點真的不多,推薦登山者們攜帶輕便耐用的諾基亞手機。)
  • 為了保持最佳狀態,登山者們可以在出發的前一晚跨過吉蘭丹州界限,並留宿於話毛生(Gua Musang),然後隔天清早啟程到位於美拉坡(Merapoh)的國家公園入口。

山導推薦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Bigfoottraveller.com|馬來西亞彭亨州|大漢、河谷、山間、四天行

mm

山木公

城市男孩,雖有點高大,卻獨鍾於穿越延綿無際的原野山林,發掘自己的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