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海角天涯就在我的腳下,它並沒有老師說的那麼遠。我的旅途還沒有結束,我的路還很長,所以我沒有舊物可焚燒,更沒有鞋子可遺留。

我從沒想過自己會在某一年的冬季抵達西班牙這片國土,更不敢想自己會用上好幾個星期的時間踏上朝聖之路,而那段日子裡的每一天,我居然不是旅者的身份,而是膽敢當一位朝聖者。

抵達聖地亞哥大教堂 Santiago de Compostela 並領取證書以後,心裡有種落寞,也許是我已經習慣天天上路趕路的行程,有個剎那……希望這段路沒結束,我還能繼續走。

突然覺得隔天起床的自己,不知道能做什麼?有種被掏空的思緒。

“如果覺得自己還沒得到結束,不如去一趟海角天涯吧。” 這一席話來自荷蘭的朝聖者。

BIgfoottraveller.com|西班牙菲尼斯特拉|在世界盡頭告白

生鏽的大鐵錨像是種指標,是種象徵,彷彿告訴朝聖者可以停港靠岸。


BIgfoottraveller.com|西班牙菲尼斯特拉|在世界盡頭告白

停泊的是船隻,還是流浪的心?

往日的盡頭

小學老師說過,海角天涯是指很遠很遠的地方。

那我是不是去的不夠遠,所以心裡有個疙瘩,感覺一切還沒有結束呢?

我應該再出發,去看一看那個海角天涯。

其實,那是距離聖地亞哥大教堂約90公里一個叫菲尼斯特拉(Finisterra)的地方。也是在哥倫布還沒發現新大陸以前,西班牙人以為這裡便是世界的盡頭(The End of the World)。

沿着海岸線兜兜轉轉,從高處低望這小鎮,一會兒覺得它像是天海色的長紗,一會兒又覺得它似釘上五顏六色扣子的襯衫。直到抵達那一刻,才確實了它是一個大衣櫃,形形色色的衣裝打扮都掛在它身上。

矗在海港圍欄邊,遠望碧藍海洋上漂浮的船隻,每一艘船都擁有獨一無二的色彩,各個不遑多讓,自信地躺在海洋上炫耀。我的目光卻被一個巨型銹色的鐵錨吸引,它的存在似乎為了見證朝聖者的腳印,告訴朝聖者該停泊靠岸。

停泊的是船隻,還是,那一顆流浪的心?

BIgfoottraveller.com|西班牙菲尼斯特拉|在世界盡頭告白

要不是冬天,我正想飛奔直投大海的懷抱。


BIgfoottraveller.com|西班牙菲尼斯特拉|在世界盡頭告白

也許是因為冬季所以家家餐廳都門可羅雀。

心無旁鶩

絲絲縷縷的海風中摻雜着淡淡的腥味,我沿着餐館餐廳抵達海鮮市場,看見漁家與買家們正進行買賣,我很是驚訝怎麼會有個市場能如此乾淨而又不喧嘩?他們像是在觀賞一件件藝術品,細挑慢選,慢條斯理。這一幕幕慢動作,我欣賞不到十分鐘便按耐不住離開了。

彎彎曲曲的長提指引我到鮮少人的沙灘,海浪雖不澎湃,但寒烈冷風的呼嘯讓我打冷顫,我根本沒有勇氣玩赤腳踢海水這浪漫的遊戲。抱緊厚外套繼續往黃色箭頭指標的方向前進,還有三公里,只剩下三公里,我便能找到刻有零公里的朝聖者貝殼石碑。

在那貝殼石碑身後有座菲尼斯特拉燈塔 Faro de Fisterra,也就是世界的盡頭。

這裡是過去的盡頭,也是朝聖者結束過去之後的起點。

Bigfoottraveller.com|西班牙菲尼斯特拉|在世界盡頭告白

過去需要一個盡頭來揮別,而未來需要一個開始去進行。


Bigfoottraveller.com|西班牙菲尼斯特拉|在世界盡頭告白

帶不走的是過去,陪你走下去的是未來。

我不停步

岩石上殘留斑斑焦黑是朝聖者焚燒舊物的印跡,這彷彿是埋葬過去的一種儀式,也有朝聖者在岬角留下鞋子告別過去,讓往事就此停步。

海角天涯就在我的腳下,它並沒有老師說的那麼遠。

我的旅途還沒有結束,我的路還很長,所以我沒有舊物可焚燒,更沒有鞋子可遺留。

對於過去,我只有幾句話留在眼前這片大西洋里。

“親愛的自己,走到這裡足以證明往後的你會越愛越愛自己。過去的那些不可能還有不敢想的事情,現在可以大膽一點有勇氣一些,去想去做。請跟曾經不勇敢的你說一聲再見,然後,跟未來勇敢的自己說句,真的好愛你。”

笨女人

沒念過大學更看不懂地圖GPS,在旅途永遠屬於留級的笨女人。喜歡躲在文字里遊戲,也喜歡在世界裡找自己,不必是完美,但願漸漸完整。在新加坡《我報》寫遊記,也在《聯合早報-四方八面》寫專欄。筆名:路痴芬,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