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馬兒聽見我的“啾啾啾”便開始慢跑,這樣的起步燃起我的興緻,暖着我的心情。享受着馬背上所見的風景,讓自己與景色里融為一體。

在中亞背包遊走少說也有四個月,切換的風景如走馬燈,很快也很絢爛,讓人頭暈目眩,卻捨不得合上雙眼,直到離開的那一刻才真正停歇。

吉爾吉斯斯坦(Kyrgyzstan)是我踏入中亞的第一個穆斯林國家,一個沒有煙酒卻讓我醉的地方。

有人問我:“嘿,吉爾吉斯斯坦哪裡最好玩?” 我啞口無言。因為在這裡,你可以擁有很多方式去進行,而大部分的美景並不難找尋,它們都在湖旁紮營。

像是頌湖(Song Kol),不但湖色如畫,周邊的綿綿山丘更如仙境般夢幻。

而我這個路痴,在 Kochkor 的旅社裡,想:既然我不識路,不如就請識途的老馬為我引路,瞬間便決定要騎馬代步走入風景。

沒想到這個新嘗試,不但讓我認結識了當地的朋友,還實踐我多年以來想馳馬奔騰的夢境。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又開始使壞,“啾啾啾”我們去追它們吧!

三人成團

一開始以為三天的騎馬游湖,多半是將馬兒用繩索拴着彼此以便減速,緩緩地一噔一噔前進。然而並不,這一百三十美金的騎馬團,除了包括了導遊和馬兒,還有食宿。最重要的是,整個隊伍也只不過是三人成行,我和我的夥伴還有導遊。

九月中旬,幸虧趕上牧游季節的末班車,要是牧游季節結束,那就表示冬天來臨,政府和牧遊民族便會封山禁止所有登山活動。

沒有機械式的行走模式,每一個的動作都屬於自由奔放。

準備就緒,我跟馬兒便先行一步,只是,沒過一會兒,馬兒便不走了。

也許是我看太多古裝戲所產生的幻覺,我以為在馬背上的自己會有種高高在上的感覺,會是那種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優越。那首《當》的歌詞:“紅塵作伴,活的瀟瀟洒灑”的形容,似乎都是我一廂情願的錯覺。

因為不管我怎麼叫喚馬兒,它始終低頭吃草,完全無視馬背上的我。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或許是馬兒在這段路已走上百回,所以,我完全可 … 這路痴駕馭馬兒,恐怕連老馬也被搞糊塗。

對馬啾啾

導遊是位半工讀的大學生,名叫 Tilek,是位勤勤懇懇的牧游小夥子。他執鞭一揮便從後頭追趕到我身邊。他教我,若想要讓馬兒走,須喊:“啾啾啾!”

要不是經 Tilek 一提,我還在學着周杰倫《牛仔很忙》里的那句“嘻哈”!

馬兒聽見我的“啾啾啾”便開始慢跑,這樣的起步燃起我的興緻,暖着我的心情。享受着馬背上所見的風景,讓自己與景色里融為一體。

九月的天氣,冷颼颼的疾風裡,有我和馬兒勇闖的痕迹。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星空下的蒙古包,雖不比星光璀璨,卻比陽光溫暖。

星空為被

一大清早便出發,中午便能抵達當地人的蒙古包,與當地牧遊民住在同個屋檐下,甚至一起吃喝是我的驚喜也是我的感動。他們的熱情不在言語里,也不是一盤饢或是一碗馬奶酒,而是,他們站在你的位置感受你的饑寒,時時為你準備熱茶還為你掏糞土燒火取暖。

平均每一天繞湖得騎五個小時以上的馬,儘管腰酸背痛,甚至雙腿麻痹,到了晚上,躺在星空下便是最好的治癒。

看着北斗七星慢慢上升再緩緩下沉,數着浩瀚星空的閃亮,盯着似有似無的流星,懷疑着自己眼睛,想着到底什麼時候才是許願的最佳時機。

沒有滑手機的夜晚,原來是那麼的平靜,那麼的容易入睡到天明。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我是誤入丹霞地貌嗎?怎麼在這裡也有如此多彩的山巒啊?

駿圖中有我

在這三天行程里,從荒蕪的山坡到遍地綠野的山丘,再穿過溪流到霜葉如花的樹林,眼珠儘是繽紛。馬兒時快時慢的節奏,像是在跟我玩着刺激遊戲,讓我緊抓馬繩,踩着腳蹬,不敢鬆懈。

雖然我沒見識過蒙古的大草原,但在這頌湖的邊緣竟是牛羊成群。當我騎的馬兒看見萬馬從高原奔騰直下頌湖,它也激昂地追逐。那一刻的自己彷彿也成了一匹脫韁的野馬緊緊追隨,活脫脫的百駿圖也有我在其中。

短短的三天,每一張面孔,每一草一木,每一隻牛羊,甚至每一句“啾啾啾”,都成了日後最深刻與快樂的思念。

人生的旅途比這三天還漫長,偶爾奢望能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有着一天的放浪不羈,用那一天填補其餘三百六十四天的枯燥無趣,也不算貪婪啊!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Bigfoottraveller.com|吉爾吉斯斯坦頌湖|啾啾啾

笨女人

沒念過大學更看不懂地圖GPS,在旅途永遠屬於留級的笨女人。喜歡躲在文字里遊戲,也喜歡在世界裡找自己,不必是完美,但願漸漸完整。在新加坡《我報》寫遊記,也在《聯合早報-四方八面》寫專欄。筆名:路痴芬,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