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去哪?

马儿听见我的“啾啾啾”便开始慢跑,这样的起步燃起我的兴致,暖着我的心情。享受着马背上所见的风景,让自己与景色里融为一体。

在中亚背包游走少说也有四个月,切换的风景如走马灯,很快也很绚烂,让人头晕目眩,却舍不得合上双眼,直到离开的那一刻才真正停歇。

吉尔吉斯斯坦(Kyrgyzstan)是我踏入中亚的第一个穆斯林国家,一个没有烟酒却让我醉的地方。

有人问我:“嘿,吉尔吉斯斯坦哪里最好玩?” 我哑口无言。因为在这里,你可以拥有很多方式去进行,而大部分的美景并不难找寻,它们都在湖旁扎营。

像是颂湖(Song Kol),不但湖色如画,周边的绵绵山丘更如仙境般梦幻。

而我这个路痴,在 Kochkor 的旅社里,想:既然我不识路,不如就请识途的老马为我引路,瞬间便决定要骑马代步走入风景。

没想到这个新尝试,不但让我认结识了当地的朋友,还实践我多年以来想驰马奔腾的梦境。

Bigfoottraveller.com|吉尔吉斯斯坦颂湖|啾啾啾

又开始使坏,“啾啾啾”我们去追它们吧!

三人成团

一开始以为三天的骑马游湖,多半是将马儿用绳索拴着彼此以便减速,缓缓地一噔一噔前进。然而并不,这一百三十美金的骑马团,除了包括了导游和马儿,还有食宿。最重要的是,整个队伍也只不过是三人成行,我和我的伙伴还有导游。

九月中旬,幸亏赶上牧游季节的末班车,要是牧游季节结束,那就表示冬天来临,政府和牧游民族便会封山禁止所有登山活动。

没有机械式的行走模式,每一个的动作都属于自由奔放。

准备就绪,我跟马儿便先行一步,只是,没过一会儿,马儿便不走了。

也许是我看太多古装戏所产生的幻觉,我以为在马背上的自己会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会是那种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优越。那首《当》的歌词:“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的形容,似乎都是我一厢情愿的错觉。

因为不管我怎么叫唤马儿,它始终低头吃草,完全无视马背上的我。

Bigfoottraveller.com|吉尔吉斯斯坦颂湖|啾啾啾

或许是马儿在这段路已走上百回,所以,我完全可 … 这路痴驾驭马儿,恐怕连老马也被搞糊涂。

对马啾啾

导游是位半工读的大学生,名叫 Tilek,是位勤勤恳恳的牧游小伙子。他执鞭一挥便从后头追赶到我身边。他教我,若想要让马儿走,须喊:“啾啾啾!”

要不是经 Tilek 一提,我还在学着周杰伦《牛仔很忙》里的那句“嘻哈”!

马儿听见我的“啾啾啾”便开始慢跑,这样的起步燃起我的兴致,暖着我的心情。享受着马背上所见的风景,让自己与景色里融为一体。

九月的天气,冷飕飕的疾风里,有我和马儿勇闯的痕迹。

Bigfoottraveller.com|吉尔吉斯斯坦颂湖|啾啾啾

星空下的蒙古包,虽不比星光璀璨,却比阳光温暖。

星空为被

一大清早便出发,中午便能抵达当地人的蒙古包,与当地牧游民住在同个屋檐下,甚至一起吃喝是我的惊喜也是我的感动。他们的热情不在言语里,也不是一盘馕或是一碗马奶酒,而是,他们站在你的位置感受你的饥寒,时时为你准备热茶还为你掏粪土烧火取暖。

平均每一天绕湖得骑五个小时以上的马,尽管腰酸背痛,甚至双腿麻痹,到了晚上,躺在星空下便是最好的治愈。

看着北斗七星慢慢上升再缓缓下沉,数着浩瀚星空的闪亮,盯着似有似无的流星,怀疑着自己眼睛,想着到底什么时候才是许愿的最佳时机。

没有滑手机的夜晚,原来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容易入睡到天明。

Bigfoottraveller.com|吉尔吉斯斯坦颂湖|啾啾啾

我是误入丹霞地貌吗?怎么在这里也有如此多彩的山峦啊?

骏图中有我

在这三天行程里,从荒芜的山坡到遍地绿野的山丘,再穿过溪流到霜叶如花的树林,眼珠尽是缤纷。马儿时快时慢的节奏,像是在跟我玩着刺激游戏,让我紧抓马绳,踩着脚蹬,不敢松懈。

虽然我没见识过蒙古的大草原,但在这颂湖的边缘竟是牛羊成群。当我骑的马儿看见万马从高原奔腾直下颂湖,它也激昂地追逐。那一刻的自己仿佛也成了一匹脱缰的野马紧紧追随,活脱脱的百骏图也有我在其中。

短短的三天,每一张面孔,每一草一木,每一只牛羊,甚至每一句“啾啾啾”,都成了日后最深刻与快乐的思念。

人生的旅途比这三天还漫长,偶尔奢望能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有着一天的放浪不羁,用那一天填补其余三百六十四天的枯燥无趣,也不算贪婪啊!

yuu-shinn-banner_980x400

笨女人

没念过大学更看不懂地图GPS,在旅途永远属于留级的笨女人。喜欢躲在文字里游戏,也喜欢在世界里找自己,不必是完美,但愿渐渐完整。在新加坡《我报》写游记,也在《联合早报-四方八面》写专栏。笔名:路痴芬,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