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秋盆河映着河畔朱閣青樓的如星燈火,幾艘雅緻的小艇悠蕩在河中,明亮的紅燈籠懸掛兩旁,艇里人們正在把酒言歡,極具雅趣。

一個舟車勞頓,歷經長途跋涉的風塵旅人,臨至會安古鎮,乍然心生懷疑自己遇上的只是一座海市蜃樓。那裡朱閣青樓,飛檐翹角,燈籠處處,光輝璀璨,讓人目眩神馳,以為闖入了謠言里的夢地仙境。

Bigfoottraveller.com|越南會安這是一場燈會嗎?

若非為何個個所見之人皆顯出節慶般的神色,眉宇間流露着輕鬆愜意的歡欣,神彩飛揚。路上一些身穿奧黛,姿態曼妙的女子,三三兩兩不疾不徐地攜伴散步於古拙街道,細語談笑,完全不在意路人的眼光,陶醉在自己的話匣子里。旅人感到相當好奇,忍不住凝神傾聽,然而他一句話也沒聽明白,只覺得她們的語調輕柔溫婉,猶如歌唱般醉人。由於旅人投向她們的目光過於凝滯,不免顯得唐突無禮,女子不經意間與之對視,立刻羞澀躲開,垂首輕笑而去。

Bigfoottraveller.com|越南會安依稀聽見從巷弄的角落裡傳來一種優雅且帶點憂傷的琴弦聲,那種琴聲是如此飄忽,難以捉摸,音域卻顯得單調,但當剛回過神來,它又在不覺間遊離到另一種境地,令人充滿遐思綺想。只見一個老人非常專註的陶然在他的奏樂里,琴聲在狹隘的巷道里來回回蕩,形成音色的自然潤劑,優柔的琴音似乎溶化到風裡,飄散遠揚,極其動聽,尤其身在那樣醉人的夜色里。

秋盆河映着河畔朱閣青樓的如星燈火,幾艘雅緻的小艇悠蕩在河中,明亮的紅燈籠懸掛兩旁,艇里人們正在把酒言歡,極具雅趣。小艇行駛得非常緩慢,在河面形成波光粼粼,搖搖晃晃的倒影,構成一幅幻得幻滅的畫卷。艇上雅客喝得醉醺醺了,早已分不清那個是真景,那個是假象。

Bigfoottraveller.com|越南會安旅人沿着河畔信步而行,河邊吹上來的晚風異常清爽。不遠處有一盞大燈籠亮着“茶”字,旅人自自然然地拖着疲憊的腳步往茶樓走去。來到茶樓的跟前,雖然茶樓不大,但是雕樑畫棟,木製窗扉的雕花雅緻,鏤空的花飾圖案精美,兩根門前的大柱子刻着對聯,門內正中懸掛着一個大牌匾,四個金色的字體堂正威嚴。走進內里,樓內高朋滿座,座賓除了當地人之外,也有各色人種,如白人、印度人、日本人等,各個奇怪的方言語音全都攙雜進喧嘩之中,形成一種奇異的和諧。茶樓的夥計招呼殷切,當地的道地小菜佳肴非常美味可口,飯後再加上一杯又一杯的酒,一時喝得忘形。

Bigfoottraveller.com|越南會安走回出去到街道上,旅人感到些許醉醺醺,那種感覺恰到好處,本來酸痛疲憊的身軀,一時間一掃而空。這時鎮上的燈火似乎愈加燦爛,路上行人好像越夜興緻卻越是盎然。走着走到一座廊橋,是為“來遠橋”,優美的拱弧橫跨在秋盆河上,一樣燈火通明,照得橋的構建結構更顯風韻。橋上有間小廟,面向秋盆河,對往來的商船賜於庇佑。廟裡供奉的顯然是中國道教神明,神明前方一個長形香爐,寫着“來遠橋”三個字,兩旁佇立着仙鶴,神龕兩邊有對聯,內有鮮花,顯然香火依然鼎盛。這座廊橋也被稱為“日本橋”,因據說為日本人所建,橋將兩個街區分割,一邊為中國街區,另一邊為日本街區。

旅人走得有點累了,畢竟來這之前已經趕了超過一天的路程,於是在街上找了一家旅棧下榻。躺倒在舒適的床上,腦袋裡酒意依然未退,朦朦朧朧腦海中似乎還漂蕩着古鎮的浮光倩影,就如剛剛在某個街角看見一棟古樓廊檐前掛着的一盞大大的走馬燈,走馬燈上有船隻,有跳舞的人兒,有奔跑的動物,不停悠悠地轉啊轉,無休無止,不斷循環旋轉,沒有盡頭。

雖然會安港埠榮景已逝,秋盆河上往來的商船,早已猶如河面逐漸盪開退去的過痕,形成淡化的印記,遁入歷史與追憶之中,然而會安古鎮的燈火,依然燦爛如昔,即使再過百年,也不會熄滅。

《燈 LIGHT》:

mm

耳東熊

本名陳奕勤,音樂人/自由撰稿人,曾為丁當、梁靜茹、言承旭、楊冪、王傑等歌手寫歌,文字作品散見於一些雜誌與報章。熱愛旅遊,認為旅遊是將日常生活切換到不同地點背景,注重每段旅程的“生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