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去哪?

若说旅行的代价,除了金钱,那便是搭长途飞机的煎熬了。煎熬难免,但事在人为,带上有助你舒服上路的“法宝”,把煎熬留在家。

我记得母亲得知我即将出发前往厄瓜多尔(Ecuador)后,以方言说:“比伦敦更远?屁股要坐平了!”

母亲去过最远的地方是伦敦,一万公里/12小时的飞行时间让她体验了“屁股坐平”的苦滋味。从新加坡飞往厄瓜多尔首都——基多(Quito)的航班在阿姆斯特丹中转,总飞行时间超过24小时。龙尾骨长时间承受躯体的压力导致麻痹,坐立不安时得紧抱着双脚呈胎儿姿势,方得以舒服片刻。

若说旅行的代价,除了金钱,那便是搭长途飞机的煎熬了。煎熬难免,但事在人为,带上有助你舒服上路的“法宝”,把煎熬留在家。

Bigfoottraveller.com|搭长途飞机这八件法宝一定要带

市面上的面部保湿喷雾选择多,但记得只有不超过 100ml 的方可带上飞机。(照片:Trilogy

1. 保湿滋三宝:手霜、唇膏、面部保湿喷雾

由于机上空气极度干燥,纵使你在上机前已做好保湿功夫,但几小时后双手、唇和脸部也会变得很干。有些人会在飞机上敷面膜,如果你不介意身旁那位乘客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你,这也不失为一个保湿方法。保湿最方便的方法,是携带100ml的面部保湿喷雾,随时随身为肌肤补水。

有些人会因为空气太干燥而流鼻血,这时候你的保湿喷雾亦可派上用场。在纸巾上洒些矿泉水或喷上保湿喷雾,然后再把湿纸巾放进口罩里从而增加鼻腔内空气湿度,或是请空姐给你一杯热水吸蒸气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Bigfoottraveller.com|搭长途飞机这八件法宝一定要带

耐热的环保水瓶为更佳选择。(照片:memobottle

2. 环保水瓶

保湿要内外兼备,所以大家要多喝水补充水份。一、两杯水又怎会足够?旅游搜寻网站 Skyscanner 的专家建议,若坐超过10小时以上的飞机,宜喝超过 1500ml 的水。不想频频劳烦机舱服务人员的话,就自己带上一个空水瓶,请他们为你装温水吧!由于机上温度较低,喝温水能令身体温暖,也能帮助入睡。

3. 梳子、橡筋、帽子

不论你有没有在机上睡觉,你的头总会算着椅背吧,到洗手间照照镜子时恐怕会被自己憔悴的容貌和凌乱发型吓着!女生们若不想头发扁塌塌的话,不妨带把梳子和橡筋,把头发梳成丸子头或简简单单一条马尾吧,想再方便一些就用个头箍吧。男生们更简单,一顶帽子便可解决!

Bigfoottraveller.com|搭长途飞机这八件法宝一定要带

带上眼罩,旁人任何不雅动作,眼不见为净!(照片:Bedtime Bliss

4. 薰衣草精油+眼罩

商务舱和头等舱那又大又宽又能直躺的座位,我们只能隔着布帘羡慕一番。天然薰衣草精油有助睡眠和舒缓晕机不适,闻闻令人心矿神怡,回到酒店更可以用来泡澡纾压。另外,眼罩更是不可或缺的重要随身物品,想睡个好觉,就要靠眼罩了。旁人任何不雅动作,也好眼不见为净!觉得机舱内太吵导致你无法入眠的话,可向机舱服务人员索取耳塞。

Bigfoottraveller.com|搭长途飞机这八件法宝一定要带

市面上的压力袜已越来越时尚,非常吸睛。(照片:Prime Compression

5. 防水肿压力袜

坐足10个小时,双脚无法适时活动的时候,容易导致血液不流通而出现深层静脉血栓,水肿现象接踵而来。压力袜是你防水肿的良伴!压力袜有助静脉血液能从脚底回流到大腿,减少腿酸、肿胀,预防静脉曲张和恶化。传统的压力袜以功能为主,但如今市面上的压力袜已越来越时尚,非常吸睛。

6. 外套/披肩

搭长途飞机,舒适最重要,紧身裤是大忌!建议大家挑选轻便舒服的衣服,休闲服或棉质类宽松衣物最为合适。不想穿着“睡衣”在机场内走动的话,可把此类舒服的“睡衣”带上机舱,待飞机起飞后可走动的时候,到卫生间更换。飞机降落前,再换上那身漂亮的衣服,靓靓丽丽抵达目的地!由于飞机上温度偏低,外套或披肩可避免受寒,也可提高穿着体面程度。

Bigfoottraveller.com|搭长途飞机这八件法宝一定要带

带着颈枕或小枕头上机吧,免得落枕。(照片:Kickstarter

7. 枕/枕头

我可不管别人怎么看,我舒服最重要!若是运气不好,若被安排到中间座位,会周公的时候不小心靠到隔壁大叔的肩上,多尴尬呀! 带着颈枕或小枕头上机吧,免得落枕。若想轻装上路,可带充气颈枕。

另外,飞机座椅的 C 型弧度设计真不适合人类的 S 型脊柱,长时间坐着的话会令我们后背和脖子痛。不睡觉的时候,在飞机座椅凹下去的部分放一个小枕头会令你坐得更舒适。

8. 自娱物品

乘搭廉价航空(亚航即将飞往美国)是没有免费机上娱乐的。部分飞往欧洲的全服务航空也不提供视频娱乐。因此,带本好书(或电子阅读器)、杂志或扑克牌好充实机上的时光吧!

你的旅行法宝又是什么?欢迎留言分享。

主图提供:Boeing

DK 林道锦

梦想家,数字游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脚印》创办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笔记本电脑和不断切换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