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有些风景让人有种想去窥探的奢望,会萌生想亲自去感受的贪婪……直到自己走进风景后才愿意承认,那只不过是一成不变的自己渴望的叛逆,想要走不同的行径,做一个不曾看过的自己。

赶在牧游季节结束前抵达吉尔吉斯斯坦(Kyrgyzstan),是为了能够到以北的卡拉科尔(Karakol)参加一些登山远足活动。

9月的吉国大约摄氏17度,北方捎来的徐徐寒风,使我的脚步犹豫着是否坚持登高望远?阵阵寒意轻抚着耳珠,像是在怂恿着自己,放弃步行的决定。

最终,所有的怯意敌不过谷歌 Ala Kul 照的吸引。

撑起了沉重的背包,搭上苏式小巴前进。

为期4天的 Ala Kul 湖徒步路线,除了得自己背帐篷,还须准备4天的粮食上山。所幸的是我可以饮用沿途的河水,才不至背囊过于负担。

原来,有个自己是位强大的挑夫,可以担起自己的衣食住行。

Bigfoottraveller.com|吉尔吉斯斯坦 Ala Kul 湖

路虽远,心却越来越靠近自己。

平均每一天步行20公里的路程,前两天是上坡,后两天则是一路下坡。

先是要从海拔1900公尺到海拔2800公尺的高低扎营,不巧的是有一道桥梁被急流冲毁,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只好绕道穿过丛林,越过泥沼,翻过丘陵,必要时还须划过横躺的枯树。远边的山河壮丽,脚边的荆棘惊心。

原来,有个自己是位武夫,能飞檐走壁和翻山越岭。

每一天都得很早出发,在日落以前抵达营地。趁天色未暗到河边盛水,趁尚有光线到树林里捡干松果和枯柴。一旦入夜,温度只剩5度以下,这时候便能生火煮水取暖。

原来,有个自己是位樵夫,能取于森林,适应着大地。

Bigfoottraveller.com|吉尔吉斯斯坦 Ala Kul 湖

捡枯枝和松果是我扎营后的生火游戏。

记得有个中午,在前往 Ala Kul 湖途中,天空在没有预警下,降下豆般大的冰雹。我只能苦中作乐,披上蓝色雨衣,头戴着铁锅器皿,蹲在大石间,等待雨过天晴。我像个披着盔甲的守卫,在城门外坚守岗位。

在海拔3500公尺的 Ala Kul 湖旁扎营,是我这次徒步行程中最大的挑战。因为天气的突变,夜里飘来雪花,帐篷被雪霜包围,零下的温度,让我连吸一口气都像吞进一碗冰沙。

隔天一早,拨开帐篷门帘外的积雪,看见碧绿湖镜冒出的缕缕白雾,像是天使洒下的羽花。也许是迷路的云朵,错把湖镜当天空不愿飘走。我没见过仙境,我想大概此景便是仙境的倒影。

Bigfoottraveller.com|吉尔吉斯斯坦 Ala Kul 湖

我需要对风景专注,才能麻醉脚下的酸楚。

沿途的河流千变万化,时而急流,时而缓流,谱出交响乐的音符,即便脚步疲累,精神依然抖擞。

河底的那些五颜六色的鹅卵石在阳光照射下更显得五光十色。有好几次想不顾一切“扑通”跳进河里采集宝石。

翻过海拔3860公尺的 Ala Kul 山峰后,便一路走斜坡。靴下一会儿踩着绿野,一会儿踢着石子。这个弯遇见牛群,那个转角看见驴队。

我勒紧鞋带,抓紧随地捡起的树枝充当拐杖,一步一脚印走到也称为黄金温泉的阿拉善(Arashan)村庄。这古早式的温泉屋外还置放一轮水车,即便破旧不堪,仍是风景里的点缀。

刺鼻的硫磺味抵挡不了旅人想一洗疲惫的心,我憋着呼吸,沉浸在温暖的水池里,久久不愿离去。

原来,有个自己可以是位渔民,生在陆地,活在水域。

有些风景让人有种想去窥探的奢望,会萌生想亲自去感受的贪婪……直到自己走进风景后才愿意承认,那只不过是一成不变的自己渴望的叛逆,想要走不同的行径,做一个不曾看过的自己。

有人说,风景让人改变。我想,改的是决定,变的是心境。

Ala Kul 湖健行视频:

笨女人

没念过大学更看不懂地图GPS,在旅途永远属于留级的笨女人。喜欢躲在文字里游戏,也喜欢在世界里找自己,不必是完美,但愿渐渐完整。在新加坡《我报》写游记,也在《联合早报-四方八面》写专栏。笔名:路痴芬,笨女人。